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山山传奇:坎坷认爱 > 第三百七十七章沐天白的行为

第三百七十七章沐天白的行为

    千山山正在思索着,忽然听到窗外传来鸽子叫声。她就知道尹恩遇不会离开,她急忙打开窗户。

    尹恩遇随即跳了进来,她把尹恩遇让进书房,关上房门。尹恩遇立刻给千山山把脉并询问她现在的身体情况。

    千山山不明所以,尹恩遇说道:“刚才沐天白连点了你头颈后侧的几处要穴,那些穴道一旦受到外力会让人变成痴呆,或者变成一副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

    千山山听到尹恩遇如此说,心想沐天白也说过如果这离魂掌练习的不得当会让人变成这样的,所以他才要让自己协助他练功,在自己身上试掌。

    她犹豫了一下说道:“恩遇叔叔,我想沐天白并不会加害于我。他最近在修习离魂掌,只是想要在我身上试试,好掌握正确的运功方式。”

    尹恩遇愣了一下,然后说道:“这种武功我从未听说过,不过听上去不像什么正统武功。你以后不能再让他试了,太危险了!”

    千山山为难地说道:“可是我已经答应他协助他练习,怎么好反悔呢!其实我刚刚只是感觉到头脑一片空白,似乎并没有其它的不适。”

    千山山说着又在想,可是沐天白刚刚所做的,似乎只是影响到自己的大脑思维,并没有影响到自己的灵魂。以前自己灵魂出窍的时候,头脑是异常清晰的。可是沐天白的运功让自己的头脑变得一片混沌,他的方向根本就不对。

    尹恩遇听了千山山的话又说道:“你最近在修炼什么内功吗?”

    千山山说道:“我在我父亲千万崇的密室墙壁上发现一种武功,我一直在练习。”

    尹恩遇说道:“这就对了,幸好你练习了那种绝顶内功,所以在沐天白点你重要穴道时,你的身体本能的抗拒,才使得他刚才的行为没有达到效果。否则你现在很可能变成受人驱使的木偶人。”

    千山山大惊失色,说道:“也就是说,沐天白刚才的行为会让我思想受控于人,而不能把灵魂驱除体外是吗?”

    尹恩遇说道:“能不能把人的灵魂祛除体外,我不好说,我对这个不太了解,但是如果把人的灵魂祛除体外,那人还能活吗?这种武功也太歹毒了。不管怎么说,这种武功都可怕的很,无论有什么理由都不应该修炼。”

    千山山有些难以决定,她现在不确定沐天白对自己做的是真的想要帮助自己,还是想把自己变成一个听话的木偶。可是她又不想就此放弃,她还想要试一试,但这需要尹恩遇的帮助,帮她分辨沐天白的真实意图。

    她想了想说道:“这种武功,恩遇叔叔你似乎也不是太了解。不过即便是我不帮助沐天白练习,他照样还会找别人。他似乎下定决心要练习,我看还不如让我继续帮他修炼,也好掌握一些这种武功的情况。如果真的是对人有害的邪门武功,我们再想办法及时阻止。”

    尹恩遇说道:“可这对你来说真的是太危险了!”

    千山山说道:“我想沐天白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害我的,这点我可以确定。所以我打算再陪他练习看看,我会偷偷记下他的武功修习方法,然后用信鸽传递给你,你再研究看看。”

    尹恩遇很是犹豫,他可不想偷看别人的武功,这种事他是无论如何做不出来的。

    千山山看出他的为难,说道:“你只是看这种武功对我有没有害处,这完全是为了我的安全着想。我们现在在怀疑沐天白的意图,不研究怎么能看破。这并不有违江湖道义,如果能确定这是安全的,我就不在偷看,何况我们又不会练习,难道这样也不行吗?”

    尹恩遇十分了解千山山的性格,知道她现在已经打定主意要协助沐天白练功,如果自己不帮忙,遇到危险后果不堪设想。他虽然不明白千山山为何要坚持帮助沐天白,但是他想她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非要这么做不可。

    他迟疑着说道:“好吧!为了你的安危,我不得不这么做了。”

    千山山很是感激,她说道:“恩遇叔叔,谢谢你!”

    尹恩遇摇了摇头说道:“最近这些天,尹少堡主的脾气越来越大,也不知是为了什么。你有空和他见个面,开解开解他。”

    千山山答应着,尹恩遇告辞离去。

    她现在哪还顾得上尹心石,她现在只想早些弄明白沐天白的武功。

    第二天晚上,千山山又来到沐天白的练功室。

    沐天白先是给她把了一下脉,然后说道:“我昨天可能有些急于求成,好在你没事。我想今晚先独自练习一下,等我运用自如之后,再找你来练习。你这几天先好好休息,调养身体。”

    千山山心想这样最好,有了上次的体验,她现在还真有些不愿意配合,这样正合她心意。

    千山山回到自己的住处,心想现在沐天白在独自练功,自己何不趁此机会偷偷去看看,然后告诉尹恩遇,让他帮助分析一下。

    她换了一身夜行衣,戴上玄铁爪悄悄又潜入沐天白的院子。她凭借玄铁爪将自己固定在墙上,趁着池塘里传来蛙鸣的声音,轻轻打开通气孔,向里面望去。

    沐天白盘膝坐在石台上,正在练习内功。他打坐和运功的方式都极其特别,千山山用心的记着。

    沐天白反复的练习,每练习一次内力似乎就增进一些。

    千山山看他练了几遍就都记在了脑子里。她不敢轻易离开,怕自己错过了什么。

    沐天白练习了一个时辰后,就起身回到自己的卧室。

    千山山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心移动着自己已经麻木的身体,缓缓的下到地面,悄悄回到自己的住处。

    她马上把自己看到的画在一张纸上,用信鸽传了出去。

    一个时辰后,信鸽飞了回来,她迫不及待地打开字条,上面尹恩遇的意思是这是一种很偏门的高深莫测的内功。练习者要有极强的修为才能练习,否则就会导致自身的危险。

    他认为以沐天白现在的内力不适宜练习这种武功,他若继续练习下去会十分危险。如果他用这种内功驱使掌力打到人的身上,那人也十分危险。他告诫千山山千万不要让沐天白在她身上试掌。

    千山山看完尹恩遇的字条,表情变得凝重起来。心想这沐天白是为了帮自己在挺而走险吗?他应该不会去做没有把握的事。自己看他在练功时一副应付自如,游刃有余的样子,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看来他的内功远出乎尹恩遇的意料。尹恩遇可能对这种武功不太了解,所以太过谨慎和心了。

    接下来的几个晚上,千山山都去沐天白的练功室窥探。

    沐天白每天练习的内容都不一样,似乎在有计划的层层递进,进展的十分顺利。

    千山山照旧每天给尹恩遇传去沐天白练功的内容和他的状态。

    尹恩遇的回复尽显惊讶,他说沐天白现在正按部就班的练习,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这简直是常人无法达到的高度,他觉得非常不可思议,他说沐天白一定是个百年难遇的练武奇才。

    最后他说若是以沐天白现在的实力他无法想象挨上他一掌的人会如何。也许不止是当场毙命那么简单,说不定会让人魂飞魄散。”

    千山山心想这么看来,沐天白一旦练成似乎有能力让人的灵魂离开身体。那自己是不是有希望回到自己的身体。他要是再找自己试掌,自己该怎么办,到底是配合还是不配合。

    她还没拿定主意,这天就已经到了。沐天白请她晚上过去,千山山心里犹豫着去了他那里。

    她发现短短几日没见,沐天白似乎像变了一个人。他目光精锐,浑身上下笼罩着一股神秘的力量。仿佛气场非常强大的样子。而他似乎刻意在千山山面前收敛着自己的这种气势。

    千山山不禁心里有些忐忑,心想什么武功可以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来改变一个人,也许这正中了尹恩遇的猜测,这武功很邪门。不知沐天白练习了之后会对他产生什么影响。

    沐天白看到千山山有些犹豫,微微一笑说道:“你放心,我已经练成了,我现在完全可以自如的掌控,对你不会有丝毫的伤害。你只管配合我,不要擅自运功抵抗。”

    千山山笑道:“我根本就不会武功,也不知如何运功抵抗。我只是有些担心自己,上次我有种要被变成行尸走肉的感觉,所以心里有些害怕!”

    沐天白把手放在千山山的肩头,拍拍她,说道:“不用害怕,上次我还没掌握诀窍,力道也控制不好。”

    千山山觉得沐天白的手放在自己肩上,隔着衣服感到有一股阴寒之气渗透到自己的肌肤,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沐天白注意到她的反应,慌忙撤手,微笑着说道:“我一定会成功的,你将会重获新生,我们马上开始吧!”

    千山山忽然感觉到沐天白话里不知包含着什么含义,眼前的沐天白看上去是那么陌生。

    她心里面疑虑重重,她说道:“不知为什么,我心里面很不踏实。你武功练成以后有没有在其他人身上试试,真的是安全的吗?”

    沐天白眉头稍微一蹙,马上又舒展开说道:“当然,所以我才如此有信心。我不止在一个人身上试过,全部都成功了!”

    千山山心想自己一直监视着沐天白,没看见他拿别人试过武功,他在骗自己,自己如何能信他!

    她马上说道:“那,那些人试过后是何反应?”

    沐天白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说道:“我只用了一成的功力,他们都感觉到自己曾短暂的失了魂魄似的。我想只要我用足十成功力就可以让人的灵魂离开自己的身体。”

    千山山又问道:“那些人现在都没事吧?”

    沐天白又笑道:“当然,就和平时一样。”

    千山山说道:“那让我见见他们,我想亲自听听他们的感受,好做好十足的心理准备。”

    沐天白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他叹了口气,说道:“你是不相信我吗?还是你胆不敢尝试?要是你害怕就算了,我本来是打算让你亲身体验一下那种感觉的。”

    千山山知道沐天白在激自己,犹豫着也找不出什么恰当的借口。心想不如先试试看,她暗自把袖里针准备好,如果有不妥,她就用针来对付他。

    沐天白看千山山终于同意了,嘴角挂上一丝不易觉察的诡异笑容。

    千山山盘膝坐下,沐天白坐在她身后开始运功。

    她忽然感到沐天白的双掌顶住她的双肩,有两股莫名的力道灌注她体内。

    千山山屏气凝神,心里面一遍遍默念着沐天白的名字,心想着我如此信任你,你手下千万要有准头,你可不能害我!”

    她正默想着,忽然觉得注入自己体内的两股气开始抽离自己的身体。她不自觉睁开了眼睛,接着感到那两股力量突然变强又重新输入自己的身体。

    她的身上传来剧痛,她马上喊道:“沐天白,快停手!沐天白,我叫你停手!沐天白!”

    随着她的喊叫,那两股气流立刻又被抽离。

    千山山一个前滚翻,立刻站了起来,望着沐天白。

    只见他脸部扭曲,好像异常痛苦的样子,忽然双目赤红,伸出双掌将千山山吸了过去。

    千山山心想沐天白有可能是走火入魔,马上大声呼唤着他的名字。

    沐天白松开了他,双手抱着头,说道:“我们马上就要成功了,你为什么要破坏?”

    千山山震惊地望着他,他把头贴近地面好像要钻进地下的样子。忽然又抬头对千山山喊道:“快回去躲进你的密室不要出来。”

    千山山一愣,一时没有反应。

    沐天白忽然向她击出一掌,喊道:“快走!”

    千山山被他一掌震到外室,沐天白忽然又伸出双掌想要再次将她吸过去。

    千山山马上用手死死抓住门框,又大声呼唤着他的名字想让他清醒。

    沐天白再次停手,喊道:“快走,我控制不住自己!”

    千山山目睹沐天白的一系列行为,意识到自己现在非常危险,马上逃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