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度世妖僧 > 第二六六章大型打脸现场

第二六六章大型打脸现场

    “嗯”曾长生忽然一只手按在谢宇飞的额头上,同时另一只手按在自己的额头上:“你没发烧啊”

    “我当然没发烧。”

    “既然没发烧,你的智商是怎么突然上线的?怎么看出我说谎了?”

    谢宇飞郁闷的把曾长生的手从额头上推开:“第一,你觉得现在这个季节,是登山的好季节么?”

    “当然不是”

    “第二,我从认识你到咱俩分开前,就没见过你有一刻是清闲的,更不要提能抽出几天的功夫用来旅游”

    “有道理”

    “第三”谢宇飞突然靠近曾长生的耳边低声说道:“最近这几天我已经在这个宾馆跟好几个身上有灵气的人擦肩而过了”

    “原来是这样”曾长生点头道:“看来谢兄最近不止忙于长肉,在其它方面也有很大的进步。”

    “少废话,赶紧把实话跟我说了,否则后果自负”

    曾长生无奈一笑:“其实事情大概是这个样子的”

    他把两人来此的目的简单的跟谢宇飞说了一下,但碍于有兰霜霜等人在场,并没有把他们真正的最终目的说出来。

    “我靠!”谢宇飞激动的快要跳起来:“这么热闹的大事啊?哎呀呀”他边咂么嘴边搓手,不停的来回踱步。忽然走到兰霜霜面前想要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兰霜霜白了谢宇飞一眼后转身对她的父母说道:“爸、妈。宇飞想留下来和曾嗯和长生兄弟一起在这儿待几天看看热闹,咱们”

    “应该的、应该的”蓝父爽快的对谢宇飞说道:“你们是同宿舍的好朋友、好兄弟,既然在这里见到了就应该好好聚几天。我们又不用你专门照顾,你就放心的留下来吧。”

    众人很快就商量完毕兰霜霜的父母只退掉了自己住的房间。让谢宇飞和兰霜霜用各自的身份证把原来他们各自的房间又加续了十天。然后众人在附近找了一家正宗的鲁菜馆一起吃了顿午饭后才由谢宇飞拦了一辆出租车将兰霜霜一家送往火车站,同时曾、王先回到宾馆各自安放行李。

    曾长生刚把行李安顿好不久,谢宇飞就在外面敲响了房门。

    “我说长生兄弟”谢宇飞一进屋就一屁股坐到一张床上只是一个双人标间:“有件事我得批评你”

    “那钱只能转给你”曾长生一边给自己倒水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虽然我应该习惯了,但我真忍不住要问问你是怎么知道我要批评你什么的?”

    “没什么,因为只有这件事会引起你的不满。”

    “那你还把钱转给我?你应该问霜霜或者我岳父、岳母要银行卡号的”

    “那我才是真的应该被批评。”

    “为什么?”

    “唉我本以为你的智商已经有所提高了我是不是救过兰霜霜的命?而且是当着他父母的面把人救醒的?”

    “没错”

    “那换成是你,你会要恩人的房钱么?”

    “当然不能”

    “所以我只能给你,至于你怎么处理这钱那是你的问题,不再是我的”

    “好吧那这个大会什么时候开始啊?”

    “明天开始办理相关手续,后天正式开始。”

    第二天一早,曾长生就叫上王、谢两人一起吃早饭,然后打车直奔泰山景区。

    到了景区后谢宇飞才发现此时的“游客”不但不少,而且是特别的多。只不过这些游客都没有到售票口去买票,而是往另一个方向走去,没去的也只在原地静静的等候,没有一个东张西望的,完全不像个游客的样子。

    曾长生将二人带到一个长条的石凳旁后说道:“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办手续。”

    “我们一起过去吧”谢宇飞提议:“你也好跟我们详细介绍一下情况,我们也涨涨姿势。”

    曾长生不置可否的一笑,也不再多言,转身慢慢的随着人群行动的方向走去。王、谢二人对视一眼后,立刻急速跟上。

    三人随着人群走了大概十分钟,终于在一片开阔的小广场上停了下来。在小广场的南端,一排临时搭建起来的棚子下面放着二十张桌子。每张桌子后面各坐着两名“工作人员”,正在手忙脚乱的给桌前排队的人办理手续。

    三人随便选了一个队伍排了进去,一点点的往前挪着。

    “叛徒!你还有脸来这里参加大会!”忽然一个清亮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

    曾长生同样也听到了这个声音,但他并没有转身去看。因为他知道,说出这句话的人一定会过来找他的。

    那人果然快速的穿过人群走到了曾长生的身后,厉声喝道:“你给我转过来!你以为你不回头就没事了?”

    曾长生轻叹一口气缓缓的转过身:“度慧师兄,你也来了?”

    “我不是你师兄!更没有你这么一个杀师屠门的孽障师弟!”度慧的声音越发的高亢:“我苦苦找了你快三年,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了!”

    曾长生淡淡一笑:“没想到师兄对我是如此的思念”

    “思念?”度慧冷冷一笑,接着又高声对自己身后跟随着的几名僧人说道:“你们把他记住,他就是当初屠灭我们广化寺全寺的那个叛徒。你们的师祖慈海大师就是死在他的手上!”

    度慧此言一出,简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场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的互相低语起来,并用很“特别”的眼神看向曾长生。毕竟能“杀死”慈海神僧的人在修行界几乎是不存在的。

    度慧继续高声说道:“师父是那么的疼你,你竟然趁着他老人家身体不适的时候突下杀手!不就是在辩法大会上你输给了我么,又不代表着师父不会把方丈之位传给你。你用得着下此毒手吗?更何况,那区区一个方丈之位抵得过师父对你的养育之恩吗?抵得过全寺上下对你的救命之恩吗?你事迹败漏后竟然还买通当地的刑警抹去对你的通缉,可你要知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今天,在这么多修行界同仁的面前我,广化寺现任方丈度慧,就要将你就地正法以正寺规!你若还有半点人性,就给我引颈就戮!”

    “王八蛋!”一个强似龙吟,壮似虎啸的声音从人群后“炸开”:“是谁给你这个权利跟他这么说话了!”

    一直皱眉冷眼旁观的谢宇飞忽然转脸对正准备出手打人的王雅丽笑道:“看来接下来这里要变成大型打脸现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