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重返诸天 > 第九十九章妴胡
    nbsbsbsp青千尧不知何时已经将那对灭神拳套带在了手上,不时一拳击出,轰向躲闪不过的黑红两色Wwん.co

    nbsbsbsp虽然以他的实力并不能将之彻底击碎,但有了崩灭之力的削弱,那些符文轰击在其防御之上,却也无法真的伤及到他。

    nbsbsbsp其头顶悬浮着一柄撑展开来的棕褐色油纸伞,伞下有浅浅的黄褐色光芒洒落,防御力看似薄弱,实则坚固异常,与他的灭神拳套配合起来,倒也一时无虞。

    nbsbsbsp那位青符氏族的金丹女修实力不及他,此时倒多是托庇在其身后。

    nbsbsbsp两人对不远处的那对主仆颇为羡慕,五行之花罩身之下,居然在这符雨之中颇为从容。

    nbsbsbsp即便有符文落在其上,只要不是正面命中,也能在五色华光流转之间将之卸向别处。

    nbsbsbsp只是让他们有些疑惑的是,那羊角少女随道子拜入了青鸾峰,本身又未见修行五行神符的基础,不知为何却也可以施展此术。

    nbsbsbsp倒是青千尧禁不住想起造物之书中的内容,可惜自身贡献星值不够,否则他都有冲动要开启五行之力的掌控权限了。

    nbsbsbsp正在他心中念头浮动之时,却突然见青元道子一口鲜血喷出。

    nbsbsbsp“咦?怎么回事?”他眉头不由一皱,心中有些不解,刚刚他看的真切,并未见符文正面击中对方的。

    nbsbsbsp但下一刻,青千尧便双眼大睁,不可思议地看到,一幅复杂精美至极的黝黑图案自俊美青年手中甩出。

    nbsbsbsp“符元神纹!”这两名青符氏族子弟不约而同的惊呼出声。

    nbsbsbsp“青元道子先前是施展了某种秘法,强行激活了类似我手中玉符的宝物?”青千尧眼中一丝了然闪过。

    nbsbsbsp刚刚对方吐血之前,他确实隐隐察觉到其身上气息猛然暴涨,虽然只是瞬息之间,但差不多也有接近元婴境的层次了。

    nbsbsbsp按说这个实力,根本不可能激活符元神纹的,但……他看着那飘然而出的黝黑图案,又确信无疑。

    nbsbsbsp“果然是符元神纹吗?”元澈听到两人的惊呼,眼中一丝狂喜之色闪过,随后便看向那青铜巨棺。

    nbsbsbsp轰!

    nbsbsbsp只见弥漫着毁灭气息的黝黑图案轰然落在棺椁之上。

    nbsbsbsp漫天黑红两色符文猛然一滞,随即溃散开来,化作袅袅烟气消散。

    nbsbsbsp本来融合为一的两道符元神纹与金色罗盘,受到新力量的冲击,顿时平衡丧失,赫然分解开来。

    nbsbsbsp三种截然不同的恐怖伟力碰撞激荡,一道肉眼可见的冲击波袭来,顿时将四人身体轰飞出去,狠狠砸在宫殿墙壁之上。

    nbsbsbsp一阵咔嚓之声连响,青铜巨棺爬满了无数裂痕。

    nbsbsbsp而后在一声轰然巨响之中,炸裂开来!

    nbsbsbsp一道看不出性别的人影自其中缓缓升起。

    nbsbsbsp这道身影并非什么巨人,而是与普通人类相近的存在。

    nbsbsbsp只是其身躯血肉模糊,仔细看去就能发现,对方身体完全是由无数粘稠液体组成,其中更是密密麻麻布满了黑色纤丝。

    nbsbsbsp此人身处三道符元神纹之间,那血色图案与黑色图案逸散出来无尽的血雾与黑烟涌入其体内,而自身则渐有崩解之势。

    nbsbsbsp元澈的那道黝黑符文,则是释放着毁灭的气息,冲刷着其身躯,使其身上不断有恶心的血块脱落。

    nbsbsbsp“我!伟……大的……怨之……神王……妴胡,终于……归……来……了!哈……哈……哈!”宫殿之中充斥着这自称为妴胡的存在疯狂的笑声,其意识似乎处于半疯癫的状态。

    nbsbsbsp而随着他话语声响起,其身周虚空,赫然有星星点点的晶莹之光冒出,钻入到他身体之中。

    nbsbsbsp血肉模糊的身躯顿时开始有血肉毛发生出,转眼间便化为一名赤身*,发色红棕,身材壮硕如牛的男子,只是其双眼小且呆滞,仿若鱼眼一般,破坏了他原本颇为威武的面容形象。

    nbsbsbsp这男子目光转向黝黑图案,鼻腔之中冷哼一声,探手向其抓去,打算毁灭这让自己身躯不断崩坏的符元神纹。

    nbsbsbsp可手掌才刚刚探出,便僵在了半空之中,他的脸上露出痛苦挣扎的神色,体内有斑斓混乱的光华透射而出。

    nbsbsbsp“啊……”

    nbsbsbsp一个个肉瘤自其身躯上冒出,眨眼间便布满了他的身躯,一阵咔咔脆响声中,这妴胡的身躯暴涨,化为数丈高的巨人。

    nbsbsbsp此时他的体型,即便青铜巨棺完好无损,只怕其也再难躺回去了。

    nbsbsbsp“嗷……吼……”妴胡仿佛突然间彻底失去了理智一般,口中发出阵阵兽吼声。

    nbsbsbsp“咳咳……怎么……怎么会这样?”青千尧趴伏在地上,口中鲜血直流,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nbsbsbsp元澈同样在先前的冲击中受了伤,见到这般情形,他半跪于地的皱眉向霁色华服青年看去。

    nbsbsbsp“青道友,这似乎和预想的不一样!”

    nbsbsbsp虽然那些攒射而来的符文确实消失了,但棺椁中封禁的存在,似乎也是因为自己描绘的黑色符文,破禁而出了。

    nbsbsbsp“抱歉!道子,我也没想到先前那符元神纹居然是由两道融合而成!”青千尧有些惭愧的说道。

    nbsbsbsp这其中难道有什么差别吗?元澈有些无语。

    nbsbsbsp可是对方似乎觉得他既然身具符元神纹,对这些必然极为清楚,并无解释的意思。

    nbsbsbsp而是语速极快的说道:“以当下情况来看,刚刚的变故似乎并非这位名为妴胡的神王所为,而是外界有人破除了此地封禁。”

    nbsbsbsp元澈点了点头,不需要霁色华服青年提醒,他也能推断出这一结果。

    nbsbsbsp抬首看了看宫殿上方,透过那已然变为透明的殿顶,他隐隐看到外界似乎有些修士正在混战。

    nbsbsbsp嗯?

    nbsbsbsp那些甲士是……渊皇的人?

    nbsbsbsp而是语速极快的说道:“以当下情况来看,刚刚的变故似乎并非这位名为妴胡的神王所为,而是外界有人破除了此地封禁。”

    nbsbsbsp元澈点了点头,不需要霁色华服青年提醒,他也能推断出这一结果。

    nbsbsbsp抬首看了看宫殿上方,透过那已然变为透明的殿顶,他隐隐看到外界似乎有些修士正在混战。

    nbsbsbsp嗯?

    nbsbsbsp那些甲士是……渊皇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