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以道止道 > 第三百二十六章魔火

第三百二十六章魔火

    宁七被月玲珑的几句话弄得糊里糊涂,暗自吐槽女人就是麻烦,说句话都要拐弯抹角,就不能痛快点。

    可看此女凝重的表情,就知道要发生什么大事,就待宁七要询问之时,异变陡生。

    呼啦一下,有火焰在周围燃起。

    蓝色的火焰,在暗红沙漠中忽然涌起,一瞬间就遍布了目所能及的范围,犹如雾气一般,缓缓浮动,露出一种神秘又令人惊悸的气息。

    “这是什么?”宁七悚然一惊。

    脚下也有蓝色火焰升起,他不禁后退了几步,但无论站在哪儿都会被火焰包围,似乎陷入了无处可逃的境地。

    想到在踏入沙漠之前,遭受到的炽热温度,已经让人难以忍受,这突然冒出的火焰,还不将人焚烧得尸骨无存?

    宁七心中极为担忧,可就在他想跃到傀儡兽背上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不对劲。

    这蓝色火焰出现的突兀诡异,可毕竟还是火焰,他双脚一直陷在蓝火之中,但却一点事都没有。

    他抬起双脚,看到脚下的靴子没有一点被灼烧的痕迹,空气中的温度也没有一点变化,感觉不到火焰散发出的热量。

    这幅情形让宁七非但没有放松,反而提起了全部心神。

    事出反常必有妖!

    更何况他传送进入此地几日时间,一直没有弄清楚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身边的月玲珑在说了一通莫名其妙的话后,就直接盘腿坐在地上,整个人显得极为肃穆。

    而对面那两个练气境圆满修士见到蓝火冒出,更是脸色大变,不约而同盘坐在地,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

    这一幕让宁七面皮抖了抖,有种心慌慌的感觉。

    到底要发生什么啊?

    好在月玲珑还念在他出手相助的份上,终于解释说道:“宁道友看到的是热地狱中的魔火,蓝色火焰乃是魔火出现之前的征兆,赶快宁神静心,将心中杂念摒除,否则魔火会以杂念为引,从神魂到身体,彻底灼烧!”

    “热地狱?魔火?”

    宁七一时间有些不理解,但月玲珑匆匆说完后就闭上双眼,不言不语,好像多耽误一刻都会性命不保一般。

    然而就在他将信将疑之际,就体会到了所谓的魔火是何物。

    飘动在暗红沙漠上的蓝色火焰,出现的突兀,消失得更快,不到半息,火焰如同泡沫般,消褪的一干二净。

    未等宁七反应,“啵”的一声,仿若烛火点燃的声音。

    双眼中再次倒映出一簇蓝火,但这次不是呈现在沙漠上,而是真真正正在体内灼烧。

    “嘶!”

    宁七立马察觉到了极致的痛楚,好似细针扎进瞳孔内,血丝迅速爬满双眼,他不再迟疑,盘膝坐在地上,强忍着痛楚调整气息。

    想来这簇蓝火就是月玲珑所说的魔火了,宁七来不及探查魔火的底细,尽力摒除心头的杂念,想要熄灭魔火。

    但当蓝色火焰映现在眼中时,就意味着魔火已经点燃,想要熄灭,已经不太可能。

    就像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刺痛越来越密集,一开始只是在双眼内弥漫,然后面部也传来灼烧般的肿胀感,到最后是整个脑袋,好像有数百跟烧红的细针扎入,直至跟浸入了岩浆中一般。

    一波胜过一波的痛楚将宁七的心神一点点破开,想要在这般痛楚中宁神静心,几乎是无法做到的事。

    怪不得月玲珑一早就打坐静心,原来是魔火一旦燃起,就会一直持续在灼烧的痛苦中。

    宁七脸庞因为太过痛苦而挤在一起,他猛地睁开眼,嘴中吐出一口鲜血。

    只见鲜血洒在砂砾上,冒出“嗤嗤”的滚烫声音,连体内的血液都要烧开了。

    心神内视,令人惊骇的一幕正在发生。

    五脏六腑,经脉血肉,四肢百骸内都有蓝色火焰燃起,似乎是将他的血肉精华作为燃料,烧之殆尽,体内的器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下去。

    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结果。

    脑海中那个五丈大小的神魂之海,也同样泛起了蓝色火焰!

    并且因为神魂更契合魔火,火焰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狂涨!

    这道魔火,让神魂到身体,都要化为其燃料,恐怖异常。

    宁七紧咬着牙,全部的心神都被灼烧的痛楚充斥,借着坚韧的意志,勉强抽出一丝心神,念动起安魂咒。

    魔火是以人之杂念为引,身体神魂为柴,要是一开始没有宁神静心,露出破绽被其所趁,那么就很难熄灭掉。

    安魂咒在脑海中流淌,一丝丝清凉感觉逐渐在魂海以及身体中浮动,灼烧的痛楚也渐渐消散开来。

    “有用!”宁七终于能抽出一部分心思,安魂咒在宁神静心方面果然有着非比寻常的作用。

    可他的笑容还没浮现,体内的魔火就再度变化。

    在安魂咒的作用下,宁七心中的杂念已被压制下去,然而魔火似乎感觉到了危机,在他体内彻底爆发出来。

    摇曳的魔火无风自动,疯狂地抽取血肉精华以及神魂当做燃料,无边的痛楚席卷而来,还在念动安魂咒的一丝心神根本保持不住,被轻易碾压过去。

    身体外有一缕蓝色火焰出现,随后他这个人就被一层魔火覆盖,衣物不见燃烧,可他的生息却在一点点减弱。

    照这样下去,不用几息,他就会被灼烧消失。

    宁七试着念起安魂咒,可这时魔火就会更加猛烈汹涌,剧烈的痛楚将他的动作打断。

    “如此下去不行!”

    感觉到自己离死亡越来越近,宁七喘着粗气,拼了命将沉沦痛楚中的心神再度拉回一丝。

    盘坐的身躯绷直,双手极快地结出几个手印,然后他喉咙中猛地吐出一道声音。

    “四象涅火真经给我起!”

    宁七右手用力一拍小腹,掌力直达丹田内,被魔火灼烧的身体,这里是唯一一处还在苦苦支撑的地方。

    在他的引动下,丹田内有一缕沉浸已久的气息苏醒过来,往上飘起,绕过中间的金丹,从丹田内飞出。

    而那只吃了睡、睡了吃的谛心蚕,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感兴趣的东西,稍稍动了动身子,可半会后就失去了兴致,继续躺回金丹上。

    “四象为根本,神魂为引,先天之气,给我燃!”

    原本已被魔火灼烧的四肢百骸和神魂,在丹田中飞出的先天之气呼唤下,与其结合,而后顺着特定的路线,来到了宁七的手臂。

    “人火,现!”

    一声低喝,一缕透明、边缘呈现白色的火焰在手指上浮现,散发着心悸的气息。

    宁七睁着血红的双眼,深吸一口气,没有多做思考,手指一挑,就将这缕人火送入口中。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