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老三小心!”

    “化骨掌!”

    一声轻呵,想要偷袭三长老的蛇人应声倒飞出去,在空中用来证明大斗师实力的斗气化铠寸寸断裂在那人落地之前已经彻底消散再无踪迹。

    被二长老击中的蛇人落地后呻吟了几声便再没了动静,但这混乱的战场上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的离去,战争就是这么残酷。

    “哼,二长老几日不见实力见长啊!跟手下玩有什么意思,不如让我陪你玩玩!”

    二长老随手一挥再次将想要靠近的偷袭的士兵拍飞冷哼一声身形一闪同样朝切尔斯冲了过去。

    “二哥小心!”

    “切尔斯替本王弄死那个老东西!”

    身形不断闪烁的两人最终在战场上空撞在一起。两位斗王强者全力攻击在空中发出阵阵闷响,鲜红如同血液一般的火属性斗气和翠绿到让人发慌的毒属性斗气彼此交融碰撞仅是二人战斗的余波便不是一般大斗师级别的蛇人可以参与进入的。

    作为两军近乎最强的人,地面上的战斗也因为两人间你来我往的战斗而很默契的停了下来,两方的蛇人仰着脑袋呆呆的看着空中不断交错分离再次交错分离的两人,大家都明白,两人战斗的胜负几乎可以决定双方战斗的胜负。

    拥有火属性斗气的二长老攻击刚烈迅猛,一招一式大开大合已经黄发垂髫却如同气血方刚的少年,进攻进攻他的招式里只有进攻好像根本不知道何为防御。

    “毒龙!”切尔斯在找准机会趁二长老不备单手成抓,墨绿色满是剧毒的手掌划过二长老胸口,留下三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更可怕的是伤口残留下了切尔斯墨绿色的毒斗气在不断侵蚀着二长老的伤口。

    “二哥!”三长老见状怒吼一声斗气化翼准备前去支援却被远处射来的一道攻击逼停了身形。

    “三长老一对一的战斗你还是不要去掺和了吧!”斯巴达收回之前攻击的手臂满脸笑意,但这笑容在三长老看来却宛如恶魔的微笑。

    “可恶!!!”三长老怒吼一声猛地朝斯巴达冲了过去,他知道,有斯巴达守护自己是没有办法帮二长老,但要打败斯巴达又谈何容易。

    两人随同为斗王强者但三长老只是五星斗王而斯巴达早已是八星斗王,三颗星的差距已是天壤之别,若没有什么手段或是秘籍别说三星,想要夸一星挑战也是极为困难。

    ……

    二长老年事已高身体机能本就不如正值壮年的切尔斯,受伤之后更是喷出一口鲜血气息瞬间萎靡了下去。

    “二长老你已经老了,之后是年轻人的天下,放心等你死后我们眼镜王蛇族会照顾好你们烈焰蛇族的遗孀的!”一击重伤二长老切尔斯脸上的笑意更甚。

    双手成爪相对在胸前墨绿色的斗气不断顺着手臂被运送到两手之间,斗气不断输送在胸前不断被压缩,最终形成一个翡翠色的球形斗气球。

    从外表看来那只是一颗精致的翡翠球,但细细感受却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那种暴虐的能量,这个攻击几乎耗尽了切尔斯所有的斗气,所幸他的付出和收获是成正比的,这颗球爆发的能量甚至可以对斗皇强者造成一定的困扰,当然也仅仅只是困扰罢了。此招一处对切尔斯来说可以算是斗皇之下无敌手了。

    “大毒螺旋球!二长老你该歇着了!”

    “想让我歇着,你也得留下些值得纪念的东西!。”二长老气息萎靡的脸上突然露出诡计得逞一般的笑容。

    切尔斯看到这个笑容心中暗道不好,手中的大毒螺旋球猛地朝二长老挥出,也不管能不能击中切尔斯身形迅速后退尽可能远离二长老那个老狐狸。

    “爆!”面对切尔斯近在咫尺的攻击已是强弩之末的二长老躲都不躲,轻呵一声那颗墨绿色的珠子便在二长老身上炸裂,浓浓的绿烟将二长老瘦弱的身躯吞噬让人看不清其状况,但想来二长老怕已经凶多吉少。

    “二哥!”三长老猛地挥出一掌逼退紧逼的斯巴达朝半空冲了过去。

    这次斯巴达并没有阻拦,战斗已经结束再拦着他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半空中的切尔斯眉头紧皱那种不安的感觉并没有随着战斗的结束而消失,相反心头的那种不安反而越来越强烈。

    就在切尔斯精神紧绷之时右手手掌猛地传来剧烈的疼痛,伸出手掌一看,如同岩石裂纹的般诡异的纹路正从他的指尖向上迅速蔓延。

    纹路所过之处的皮肤就会如同岩浆的火光般闪烁,同时传来的还有让切尔斯难以忍受的剧痛。

    “啊!!!”难以忍受的疼痛让切尔斯发出悲鸣,痛苦侵占了他的大脑以至于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斗气,斗气化翼在他惨叫瞬间就已经被解除,切尔斯笔直的从空中坠落在地面荡起一阵尘埃。

    “切尔斯将军你怎么样?”手下想要搀扶起痛苦的切尔斯但在触碰到他的一瞬间那诡异的纹路却瞬间将那名手下吞噬,最终化为一片火红的尘埃在塔戈尔的黄沙中分外显眼。

    切尔斯瞪大眼睛,刚才手下触碰他化为灰烬之后他分明看到自己手臂上的奇怪纹路略微倒退了些。

    “都过来!”切尔斯忍者疼痛及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朝自己四周的手下吼道。

    可看到触碰切尔斯的后果后又有谁敢靠近呢?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很自觉的稍稍向后移动了些许。

    “我让你们过来没听到吗?”切尔斯猛地从了出去抓住一个手下的脖子将他提起来面露狰狞。

    被抓的手下还没来得及回答便化为灰烬成为自然的一部分永远的留在了塔戈尔沙漠。

    这次切尔斯看的很清楚,手臂上的纹路真的减少了些许。

    明白破解之法的切尔斯痛苦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扭曲的笑容,头也不回的冲向了离自己最近的手下!!

    ……

    当切尔斯手臂上奇特的纹路终于消失后眼镜王蛇族的军队已经少了近三分之一,这大该就是二长老所说要留下的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