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变身无上女帝 > 第二百零六章相似的人

第二百零六章相似的人

    站在瘦弱老者身旁的令狐泽:;,什么情况这是,突然冒出了一位天仙般的少女,怎么看画风都不对的说话说,对方好像根本就不是冥龙宫这面的人吧?所以,这位是怎么不动声色滴混进来的呢?想想还是有点疑惑的说。

    至于被钉在半空中的青衫老者,此刻一副哀默之心大于死的表情,就算再有什么人出现他也不会惊讶了,或者说一切都无所谓了,不出意外的话,今天过后这片世界怕是要变天了,而他想必是看不到那样的一天了,毕竟,他可是在这看守了对方几百载的功夫。

    青衫老者很清楚以这头天魔的品性是不放放过他的,或者说,第一个要祭刀的人便是他!

    如果说之前他还认为可以稍稍阻拦一下一位受到重创的大帝级别强者,那么经过刚刚那一击他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准帝与大帝之间相差的实在是太多了,哪怕是一位重伤垂死的大帝也不是他可以应付得了的,只是难道当初星耀的那位女帝就没预想到有这一天的发生吗?也是,就算是一方天帝也无法预料到万载之后的事情吧

    一边,突然出现在宫殿里面的少女额,也就是江璃表示:此刻这个场景还是出乎意料的,嗯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的说

    刚刚就在她纠结的时候,场上的战斗瞬间便来了个惊天大逆转,等她回过神来封印破了,封印着的那位选手也跑了出来,对此,江璃表示:这真的不能怪我,话说,现在好像不用纠结了,趁着这个时候把青铜鼎里面的卡牌拿走才是正事的说,然后拿到卡牌的瞬间,她的身形便暴露出了,很尴尬的感觉有没有啊3!

    本来她还想悄悄的来,悄悄的走的说,结果现在好像没办法悄悄的走哦,看着那面两位那一脸不善的目光,江璃便知道悄悄走不存在滴,这两位一看就知道不想活着让她离开这儿。

    然而就算是大帝级别的强者想要拦下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对此,江璃还是非常有信心滴!现在打不过,以后再说,逃跑什么的并不是一件羞耻的事情,现在逃走了,努力n之后吊打对方才是应该做的事情!

    “阿古拉大人,剩下的事情我看不如我们回到冥龙宫那面再说吧!”扫了扫四周,令狐泽在对方身旁小声说道,毕竟他救出来的这位大人此刻实力大损,此刻最应该做的事情便是好好的静养一番恢复恢复实力,至于其他的以后再说也不迟。

    点了点头,瘦弱老者也觉得目前来说最重要还是先养好伤势,以他现在的身体情况确实不太适合再与人缠斗许久,不过,一些利息倒是先可以收一下,这座困了他万年之久的冥龙宫怕是没什么存在的必要了!

    抬起头,瞧了瞧站在青铜鼎边上的江璃,突然间像是发现了什么,瘦弱老者脸上的表情不由僵住了,原先脸上的那抹淡然的神情瞬间荡然无存,有的只是浓浓的恐惧之色,像是见到了什么非常可怕的人物一般,他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起来,“怎么可能,你怎么到现在都没死,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呵呵,一定是我被关的太久了,竟然都出现了错觉,哪怕是你也不可能到现在依旧好好的站在这儿”

    “阿古拉大人,您怎么了?”看着对方先是一脸惊惧的神色而后又是一副神神叨叨的表情,令狐泽的脑袋上不禁冒出了三个大大的问号,所以,这是肿么个情况,能跟我讲一下吗?

    站在他们面前的这名少女的确是很让人惊艳啦,但是,也用不着这样吧况且,这么害怕是什么情况呢?难道这名少女也是一位大帝级别的强者,想想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吧,先不说如今十国之中已有千年不曾出现大帝级别的强者了,如果对方是一位大帝刚刚有必要躲起来吗?

    令狐泽觉得,他们夜神宫的这位大人应该是被关的太久了以至于脑袋都关出了一些问题来这么一惊一乍的,看来治疗之路久矣的节奏啊!

    看着前方不远处这名瘦弱老者那一脸惊恐的眼神,正准备逃走的江璃也有些懵了,什么叫不可能呢?非常不明白的说;!

    话说,我们之前见过吗?这种情况之下一般来说害怕的不应该是我吗?难道对方是被镇压的太久了,所以,脑袋出了问题?嗯嗯,肯定是因为这个的原因。

    原先她还准备立马撤退的说,现在嘛似乎可以玩一玩,如果能吓走对方也算是一件好事了,毕竟,如果对方被吓走的说,现在还留在冥龙宫这面的那么多人岂不是都得救了,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能帮的地方还是帮帮吧,反正对她又没什么损失来着。

    “老家伙,看到我是不是很意外啊,当年一别,到现在有多久了,你还记得吗?”江璃用一副略显追忆的口吻说道。

    一边说着,她一边使用了剑牌,这里为何要使用这张卡牌也是有原因滴,虽然吧,这张卡牌是金色等级的卡牌中最咸鱼的一张额,准确的来说,所有等级的卡牌中最咸鱼的一张,但是经过这几次的事情,江璃非常清楚一点,这点卡牌绝对不像外表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其可以说非常的神秘,装逼利器的说!认真脸!

    看着缓缓出现在对方手中的长剑后,瘦弱老者瞳孔一缩,像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连声招呼都没打,连忙拽着一旁还有些n的令狐泽慌忙离开了这儿,看那逃窜速度似乎非常惧怕着江璃一般,一两秒的功夫,两人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这儿。

    下方,看着匆忙逃跑的这两位选手,江璃:;所以,这是装逼成功了的节奏?然而,到现在她都一头雾水的说,很显然,对方好像是把她当成另外一个人了,而且,这个人长得跟她很像,或者说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要不然这名瘦弱老者也不会看到她的样貌后会露出那个表情。

    并且对方所用的兵器应该也是这把长剑来着,所以,对方才会这么慌忙的逃走,估计是把她当成另外一个人了。

    不过,能让一位大帝级别的强者这么忌惮或者说害怕,跟她长得非常像的这位到底是谁啊?上一任魔法书的主人,但是,一模一样是不是就有点非常疑惑的说。

    与此同时,似乎是因为瘦弱老者的离去,虚空中的长枪也化为无数光点消散在了这儿。

    紧接着扑通一声,青衫老者的身体砸落到了地面之上,瞬间,一口鲜血便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毕竟,事情有些太过突然,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说。

    抬起头看了看不远处站在那儿还没有走的江璃,青衫老者的眼中满是疑惑之色,这名少女到底是什么人来着?怎么会让大帝级别的天魔这么害怕,而且更为关键的一点是要知道这名大帝级别的天魔可是万载之前就被封印着的,这么一想,这名少女的身份简直有些匪夷所思啊!

    等等,难道对方就是星耀女帝所留下的后手来着只是,还是有些不太对劲啊!

    然而,等他想要问上一问的时候,宫殿之中已经空荡荡的一片,哪里还有什么人影,只留他一个人在这儿了,见此,青衫老者不由轻叹了口气,希望对方是去追那名逃跑了的天魔来着的吧,要不然,以后这个世界可有的变动的了,不知为何,青衫老者突然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好像今天的事情就是一个开端,往后,这么多年的平静似乎要被打破了

    早些时候,见事情已经解决,不等对方问话,下一刻,江璃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这儿,不消失还干嘛来着,等着麻烦过来啊?

    事情都已经办好了,接下来该是找个地方好好的提升一下实力了,按照前几次的经历,实力提升的过程都不会太长,在她房间中布上一个结界,半天的时间也就搞定了!

    然后,又能好好的咸鱼几天了!

    就在她消失没多久,宫殿外面响起了一阵零碎的脚步声,几名穿着铠甲的男子冲到了宫殿之中,看着宫殿里面那掀翻的青铜鼎、黯淡无光的太极图以及坐在地面上不时咳血的青衫老者,几名男子的脸色不禁一变,看样子事情有些不太妙啊,难道这底面封印着的那东西破封了?如果真是这样想到这儿,几人不禁有种头皮发满之感,有种事情要糟的感觉啊!

    “李老,难道这底面封印着的”迟疑了一下,其中一名穿着鎏金铠甲,威武不凡的中年男子上前问道。

    轻叹了一声,青衫老者点了点头,道:“你们猜的没错,那头天魔已经离开这儿了!”

    听到这话,这名男子的脸色立时变得非常难看起来,别人不知道,他可是非常清楚的,那可是一头大帝级别的天魔啊,让其逃脱出来代表着什么,他可是非常清楚的,估计要不了多久整个十国就会陷入一场动荡之中,这件事情已经脱离了他们的控制,必须向上面好好的说明才行。

    “不过,这头天魔也不用太过担心,或许我们不必”想了想,他便把刚刚看到的这一幕跟几名男子讲了讲。

    让大帝级别天魔恐惧的少女?几人相互看了看,眼中具皆一副懵逼的神色,还真是见了鬼了,什么奇怪的事情都有啊!非常不明白这到底是肿么个情况的说,不过,想来那头逃脱出去的天魔心中也是很憋屈的吧,刚出来就被打脸,也是很无奈的一件事情啊!

    此时,刚刚逃脱而出的瘦弱老者确实十分的憋屈,刚刚出来还没装一会儿逼呢,结果,瞬间遇到一位大佬级人物的说,虽然吧对方身上的气息似乎有点弱,让他有些怀疑对方到底是不是那位来着。

    但是,他不敢赌啊,毕竟,对方可是一位杀神来着,别看对方长得像仙女似的,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

    战斗起来分分钟让人退避三舍的说,当初死在其手中的大帝级别天魔不要太多,就连几位始祖联起手来也没能拿下对方,只是,后来不知为何,对方突然间便消失无踪了。

    这件事情一直都让他们几族的那些个始祖百思不得其解,要知道当时战况可是十分惨烈的,结果,对方直接没影了,当时可把他们那几个始祖弄得好长一段时间提心吊胆的,谁知道那位跑去做些什么事情了,万一在暗处寻找机会准备端了他们的老巢呢。

    然后,一直到战斗暂时性结束,他们这面也没看到对方的身影,就这么一位惊才绝艳、这个世界上第一位成就大帝之位的强者似乎在一夜之间彻底不见了踪影,直到今天他才在冥龙宫的底面见到对方!

    从其样貌以及气息来看,与那位有百分之七十的相似度,所以,刚刚他才立马逃走的说,哪怕有一丝可能,他现在都得避开来的说,毕竟当初对方给他或者说他们一族留下的印象十分之深刻。

    被瘦弱老者提着的令狐泽此刻心中更是一阵的郁闷,说好的大帝级别强者呢?这么一副惊弓之鸟的模样是要闹哪样啊?非常困恼的感觉有没有啊!就问你能不能胆子大一些呢?!

    就在这时,前方突然出现了一股剧烈的波动,而后,两口石棺从虚空中冒出挡在了他们的前方。

    仔细一看,这两口石棺一口呈冰蓝之色周身弥漫着无尽的寒气,另一口石棺通体紫晶之色更显神秘,在这两口石棺的棺盖上则是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神秘符文,一看就知道很不简单。

    “来者何人!”止住身形,眯起双眼看了看挡在他前方的两口石棺,瘦弱老者的眼中不禁闪过了一抹忌惮之色,不知为何,从这两口石棺当中他感觉到了一抹淡淡的危险气息,虽然说按照道理来讲现今这个世界应该没有人能打得过他,但是,凡是都有例外不是。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