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第237章这就是你说的惊喜吗

    慕容啸俊一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样的颜筱柔实在太疯狂,而这样疯狂的她,身上偏偏有一种近乎狂热的力量,像磁铁一样,不知不觉将他吸引。

    颜筱柔头也不回地往前走着,只听的身后传来“扑通”一声巨响,显然,慕容啸俊已经把“野狼”摩托车一脚踹进了狼牙河。

    慕容啸俊大步跑到颜筱柔身边,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过了半响才说出话来。

    “我……我做到了……”说完这句话,他傻乎乎的笑出声来。

    颜筱柔站定,转身看向他,戏谑道,“连你这样懦弱的人,都能做出这么嚣张的事,看来,我承诺给你的惊喜,对你来说相当重要啊!”

    “我……”慕容啸俊脸色一红,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看着慕容啸俊这模样,颜筱柔也不再取笑他,从包里拿出铅笔和一张便笺纸,“刷刷刷”写下一行字。

    “这是什么?”慕容啸俊诧异道。

    颜筱柔也不回答,目光落在路边的一个私人信箱上,随手将便笺塞进了那个信箱,道,“我送给你的惊喜全写在纸上了!”

    慕容啸俊看着那信箱,为难道,“那个……信箱上了锁……我……”

    “我什么我,想知道是什么惊喜的话,自己想办法,过期不侯!”说完这句话,颜筱柔头也不回,一瘸一拐地往前走去。

    过了半响也没见慕容啸俊追上来,颜筱柔站定,转过身,却见慕容啸俊正一本正经地在研究怎么打开那个信箱上的锁。

    看着此情景,颜筱柔“扑哧”一声笑出声来,然而,这样的笑意转瞬即逝,下一刻她已经板起脸,不耐烦地大喊道,“喂,那个谁,过来!”

    慕容啸俊匆匆看了信箱一眼,快步跑到颜筱柔身边,道,“怎么了?”

    颜筱柔扬起唇角,笑道,“小子,现在,我允许你背我!”

    “小子?”听着这个称谓,慕容啸俊又好气又好笑,鼓起勇气道,“我年纪比你大,你应该叫我……叫我哥哥才对!”

    “哥哥?”颜筱柔嗤笑一声,随即狠狠道,“你想死吗?”

    她扬起手,作势要朝着慕容啸俊的脑袋,给他一下。

    然而,慕容啸俊已经站到她跟前,半蹲着身体,低声道,“上来吧,我背你!”

    颜筱柔白了他一眼,一脚踢在他屁股上,道,“还要我叫你哥哥吗?臭小子!”

    “不是臭小子!”慕容啸俊脸色一红。

    “小鸭鸭!”颜筱柔嬉笑道。

    “我不是鸭子!”慕容啸俊纠正道。

    “小泥鳅!”颜筱柔摆明了要跟他纠缠到底。

    “我……我不是泥鳅!”慕容啸俊有些被气到了。

    “小公鸡!”颜筱柔扬起下巴,一副你能奈我何的表情。

    见着如此,慕容啸俊知道拗不过她,叹了口气道,“上来吧,我背你!”

    颜筱柔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爬到了慕容啸俊背上,道,“小鸭鸭,走!”从来没想过,这个懦弱的小子也有这么执拗的一面,而她,竟然很期待看着他又气又急,面红耳赤的模样。

    慕容啸俊背着颜筱柔,沿着河岸一步一步往前走去,颜筱柔静静地趴在他背上,一言不发,似乎是睡着了。

    十五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

    慕容啸俊清瘦的身躯开始有些晃动,迈出的步子越发艰难了。但是他至始至终没有开口,咬着牙自己扛着。

    其实,颜筱柔并没有睡着,只是看着眼下的慕容啸俊,心里有些触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今晚的慕容啸俊让她刮目相看,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被人欺负而毫无反手之力,那样的软弱和无能让她心生鄙视。可是此刻,再看他,那份鄙视竟随着他艰难迈出的脚步而一点点烟消云散。

    颜筱柔不忍看他汗流浃背的模样,故意没好气地大声道,“喂,臭小子,你打算这样撑到什么时候?”

    见颜筱柔醒过来了,慕容啸俊不再压抑自己粗重的呼吸,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喘了片刻才说出话来,“直到我倒下为止!”

    颜筱柔一怔,惊愕道,“什么?”

    慕容啸俊以为颜筱柔没听清,再次坚定地重复道,“我……我打算这样一直背着你……直到我走不动,用完最后一点力气,倒下为止……”

    这句话顿时教颜筱柔心里一热,眼眸一亮,有些动容,可是嘴上还是不依不饶道,“笨蛋,还不快放我下来……你倒下不要紧,把我摔倒河里去怎么办?”

    听着这话,慕容啸果然蹲下身,让颜筱柔落回地面。

    看着他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模样,颜筱柔忍不住伸手,极其自然地拍着他的屁股,大笑道,“臭小子,你是高手吗?”

    “什么?”慕容啸俊不明所以道。

    颜筱柔歪起嘴角,学慕容啸俊的语气道,“我打算这样一直背着你,直到我走不动,用完最后一点力气倒下为止……对女孩子说这么肉麻的话,你是高手吗?”

    见着慕容啸俊不知所措的样子,颜筱柔又仰天大笑起来。而这肆无忌惮的笑容让慕容啸俊不由窘迫起来,脸颊潮红。

    “你……你笑什么?”慕容啸俊怔怔地问道。

    颜筱柔好不容易才止住笑,搔搔头皮,想了半天,老老实实道,“我笑什么呢?好像并没有什么值得开怀大笑的事情!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痛痛快快大笑一场!”

    顿了顿,颜筱柔拍着慕容啸俊的肩膀,戏谑道,“臭小子,你果然是高手,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开怀大笑过了……”

    慕容啸俊看着颜筱柔,有些失神。此刻的她,浑身洋溢着阳光的色彩,原本紧绷的脸颊因为放缓了面部线条而平添几分柔美,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像镶嵌在黑天鹅绒上的宝石,熠熠生辉,光彩夺目。

    慕容啸俊讷讷道,“我……我看上去像高手吗?”

    看着慕容啸俊呆呆的样子,颜筱柔眸中笑意加深,好想伸手敲一敲这个傻小子的脑袋,可最终却没有这样做。

    一辆夜归的的士从两人身侧驶过,颜筱柔伸手拦住了它。“嘎”的一声,的士停在不远处。

    颜筱柔一瘸一拐地跑过去,就在打开车门的时候,她突然回头,大声道,“喂,小子!”

    “哦!”慕容啸俊傻傻地应着。

    “明天见!”颜筱柔说完这句话便坐进了车里,的士飞驰而去,只留下慕容啸俊不明所以地站在河边。

    看着扬起的灰尘,慕容啸俊讷讷道,“好,明天见!”

    回到暂住的破平房,已经是午夜时分。

    颜筱柔轻手轻脚地走进院子,黑暗中,只听得“哐当”一声,脸盆被打翻在地。

    她咬咬牙,硬着头皮走进卧室。就着朦胧的月光,只见何雅玲侧躺在床上,背对着门口,似乎已经睡着了。

    颜筱柔放下书包,正准备服,却听的一个冷冷的声音道,“跪下!”正是何雅玲。

    何雅玲躺在床上,也不起身,也不看颜筱柔一眼,依然保持着侧躺的姿势。

    颜筱柔僵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开口。

    黑暗中,空气仿佛被一点点冻结。

    “跪下!”何雅玲再次冷冷道。

    颜筱柔顿了顿,过了片刻,只听的“扑通”一声,她跪倒在地。

    黑暗中,只见何雅玲从床上一跃而起,大步走到颜筱柔身边,扬起右手,“啪”的一声,一个巴掌毫不留情地落在了颜筱柔左脸上。

    “翅膀硬了是吗?不仅学会了抽烟,还一个人偷偷跑去喝酒,现在又学会了晚归!你是在向我示威吗?因为没有一个好母亲,没有一个可以作为榜样、值得尊敬的母亲,所以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发泄心中的怨恨?”

    何雅玲站在颜筱柔面前,嘴角筱筱颤抖,眼中雾气汹涌。

    “你让我怎么办?你不喜欢我做歌女,我不做了你不喜欢我做戏子,我也不做了……你还想让我怎么办?”说到这里,何雅玲眼泪一行落下。

    颜筱柔静静地听着,一言不发。

    “很想自甘堕落,让那个人看到,后悔一辈子,可是最后却发现,人家过得逍遥自在,有优雅高贵的夫人,有英俊高大的儿子……可怜可耻可悲的人,还是我们母女,顾影自怜的还是我们母女……疯婆子啊……我这个疯婆子啊……异想天开的疯婆子……”何雅玲悲怆的笑起来。

    随即,她看着跪在地上一声不吭的颜筱柔,抽噎道,“坏丫头……狠毒的丫头……一定要用这个方式来报复我吗?半夜三更还和陌生男人呆在一起,有哪一个正经的女孩会这样做?你是想告诉我,这叫遗传吗?因为下贱的人生的女儿就是这个样子……”

    感受到何雅玲话语中的浓浓的自责和忧伤,颜筱柔低下头,抿紧了唇。

    没有人比我更静,当夜里,我被风惊醒,被风以及落叶惊醒

    没有人比我更痛,当春天,我被花惊醒,被花以及花开的声音惊醒

    没有人比我更冷,当酒后,我被雪惊醒,被雪以及飞鸟惊醒……

    这就是颜筱柔的人生吗?

    冷静、疼痛而寒冷……

    想笑又不能笑想哭却无从哭连怨恨也找不到对象。

    过了半响,颜筱柔低声道,“不会了……不会再做出这样的事……以后就算有天大的事,十二点之前,我也一定会回来……”

    何雅玲看着跪在地上的颜筱柔,眼泪一行又一行滑落。而颜筱柔别过头,看着窗外的夜色,最后闭上了眼睛……

    翌日

    慕容啸俊一大清早就跑到狼牙河的断桥边,呆呆地望着上了锁的信箱。那里有颜筱柔送给自己的惊喜。

    一个中年男子牵着一条纯种的白色哈士奇名犬,吹着口哨,慢悠悠地走到信箱边。当他打开信箱,拿出一叠信件和报纸时,一张便签条晃晃悠悠地落了下来。正是颜筱柔留给慕容啸俊的便笺。

    慕容啸俊大喜,一个箭步上前,捡起那张便签纸,转头便跑。

    身后响起那个中年男子的大喊,“喂,小伙子,你干什么?手里拿着的是我的信件吗?”

    慕容啸俊头也不回道,“不是你的……这是属于我的惊喜……”

    然而,中年男子哪里信他的话。

    只听的一阵动物奔跑和喘气的声音越来越近。慕容啸俊回头一看,一团白影正像炮弹一样冲过来。

    他大叫一声,没命地跑起来,可是哪里还来得及,狗炮弹一头撞上他的屁股。

    慕容啸俊一个踉跄,扑倒在地,手掌擦破了皮,几条血丝从掌心渗出。白色的哈士奇围着他倒地的身体打着转。

    中年男子气喘吁吁地跑上来,一把夺过慕容啸俊手中的便笺条,展开一看,顿时愣住了。然后,他一脸尴尬地将便笺条交还到慕容啸俊手里,不好意思地笑道,“原来是小恋人之间在搞浪漫……那你跑什么啊?”

    慕容啸俊有些委屈地瞪了中年男子一眼,手中紧握着便笺条,从地上爬了起来。

    走出很远,他也不敢看便笺上到底写了什么。直到紧握着便笺的手心出了热汗,再捂下去非要把那张纸濡湿了不可,他才忐忑不安地展开那张便笺条。

    一行歪歪斜斜的铅笔字出现在眼前:喂,小子,下午三点,篮球场见!

    初夏的午后,好风南来,流云舞动。高大的法国梧桐在慕容上漏下点点光影。

    今天是周六,整个学校空旷而静谧,偌大的篮球场空无一人,真是个难得的安静午后。

    曹忆何慵懒地靠在看台上,膝盖上摊开一本书,正是亚当斯密的国富论。

    当他再次抬起眼时,却见一个清瘦的身影慢慢踱进了篮球场。那人双手插在裤袋里,口中随意地咬着一根草叶,一头俏丽的短发随着她的走动而筱筱起伏,宽大的白色恤遮掩了她原本美好的身姿。

    来人正是颜筱柔,现在才下午两点,显然,她比慕容啸俊早到了。

    曹忆何坐在高台上,静默地看着底下的颜筱柔。有好几次,他都冲动地想站起身,走到她身边,告诉他自己叫曹忆何,然后问问她叫什么名字。可是,最后都忍住了,只是这样远远地、静静地看着她。

    颜筱柔靠在第一排的椅背上,抬头望着天上的流云,眼神孤单而落寞。破碎的记忆像电影片段一样,一幕幕在她眼前闪过。

    她揉了揉额头,再抬头时,却见慕容啸俊抱着一个篮球,正气喘吁吁地朝她跑来。

    没等慕容啸俊走近,颜筱柔已经站起身,大步迎了过去,伸手接过慕容啸俊手里的篮球,斜起嘴角笑道,“喂,小子,一对一,单挑!”

    慕容啸俊呆呆道,“这……这就是你说的惊喜吗?”

    “难道你不觉得惊喜吗?”颜筱柔笑着反问。

    慕容啸俊明显有些失落,手却被颜筱柔拉着,身体不由自主地往篮球场走去。

    看着慕容啸俊这模样,颜筱柔又好气又好笑,白了他一眼道,“你以为惊喜会是什么?一个吻吗?你想要一个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