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也不知道是无意的还是有意的,也不知道是谁带的路,谁选的方向,林娇娇和霍宁之双人双马越走越偏,越走越荒凉,等林娇娇终于如愿以偿坐到霍宁之的马上,窝在他怀里,攀着他的胳膊,时不时仰起头偷偷亲他的下巴一口时,两人已经身处一片杂草没过马膝的荒原中了。

    举目望去,青山隐隐,山鸟萧萧,不远处一条小河玉带般将这个地方围裹了起来,方圆十里之内除了他们俩一个人影都没有,嗯,隐在暗处护卫的,以及远远缀在二人身后的七二可以忽略不计。

    林娇娇努力克服着体内想就这样挂在霍宁之身上不动弹的惰性,伸出头看了看,问道,“我们这是到了哪?”

    “京城西五十里,芦花荡,这里曾经是一片水泽,长满芦花,后来被填平用来驻军,后来驻军的地方变动,这里便荒置了”。

    林娇娇笑道,“这里好,正好可以用来练练马术,快,我要七七”。

    霍宁之抱着她的腰将她稳稳放回七七的马鞍上,林娇娇拉了拉马缰,警告道,“霍二哥,你要好好指导我马术,不许再偷懒!”

    霍宁之,“……”

    刚刚耍赖又说自己累了,又说自己不想学了,非要和我共骑好偷懒的到底是谁啊?

    霍宁之十分好脾气的没有揭穿林娇娇,认真指导她的骑术,林娇娇学的很快,但很明显的,她之前根本就没有经过名师指导过,霍宁之这样的行家一眼就能看出。

    而出身锦乡侯府,受尽宠爱,哥哥们几乎个个骑绝的林娇娇显然不会连指导她马术的名师都没有。

    霍宁之好像根本没有发觉其中的不妥之处,尽心帮着她一点点改正因为初学时没有名师指点而养成的坏习惯,甚至是错误的习惯,完美的掩住了心底隐隐的担忧。

    她说,我不是梦中的林娇娇。

    那么,你是谁?会不会永远留在这里,如果你走了,不见了,我又该到哪里去找你?

    林娇娇一直因为没有原主的好骑术而心虚,又不敢明目张胆的请教别人,生怕被人发现端倪,现在好不容易得了机会,学的十分认真,一时不能掌握的,也认真记下,等以后有时间慢慢练习。

    两人一个教的认真,一个学的认真,和谐又温馨,待林娇娇觉得累了,已是暮色四垂,她甩了甩酸痛的胳膊,又踢了踢感觉要抽筋的腿,朝霍宁之伸出双臂,“抱”。

    霍宁之双手撑在她腋下,轻松将她抱到自己身前坐着,林娇娇仰起头亲了亲他的下巴,“二哥哥辛苦啦!”

    虽然才短短一个下午没有和她亲近,霍宁之却觉得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被她这么一亲,哪里还能忍得住,捏住她想要撤离的下巴,俯身攫住她的唇,急切含住。

    这一次,他没有急着叩入她口中,而是来回吸吮,舔舐着她丰润的双唇,仿佛那才是世上最绝妙的美味。

    他的双手也不再像早晨时乖乖的搂着她,而是一手搂着她,另一只手抚慰般在她脊背腰间揉抚流连。

    林老司机表示,霍小哥哥摸的她很爽,吻的她也很爽,果然实践出真知,霍小哥哥的吻技在短短一天内就有了质的提升啊!

    林娇娇全身从发丝到脚底都在发软发飘,将自己完全交给了他,任他作为,徒弟既然教会了,她这师父只要躺着享受就好

    不知过了多久,霍宁之终于离开了她的双唇,调整了下姿势,让她更舒服的躺在自己怀里,林娇娇靠在他心口,细细的喘着气,娇娇的撒着娇,“我脖子都仰酸了”。

    嗯,老司机表示,虽然阿姨我已经年纪一大把了,但为了不让你看出端倪来,我也只能豁出一张老脸装嫩撒娇了!

    霍宁之听着她娇声跟着自己撒着娇,夹着细细的喘息声,听的他浑身肌肉发紧,心头发酥,直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身体里才好,他忍不住又低头亲了亲她,落在她腰间的右手抚上她后颈不轻不重的揉捏着。

    林娇娇舒服的哼了一声,懒洋洋道,“霍二哥,我们现在回舍家的庄子还来得及吗?”

    霍宁之抬头看了看已经落到山尖下的太阳,“可能要赶会夜路”。

    “赶夜路多不安全啊!”林娇娇表示她完全不记得她昨天晚上刚赶过夜路,“啊,对了,我好饿,你一亲我,我都差点忘了!”

    霍宁之,“……”

    真是要命了!

    七妹妹一开口总是能直击他的命门,他压根就控制不住自己沸腾的欲念了!

    霍宁之抽出右手,在空中打了个手势,双手再次撑住林娇娇腋下,轻巧巧将她翻了个个,让她和自己对面而坐,急切的几乎是残暴的咬住了她的唇。

    林娇娇下意识圈住他的腰,紧紧贴上他的身体,为了让自己坐的更舒服,她的双腿也跨过了霍宁之的双腿,近乎本能的紧紧缠上。

    霍宁之动作猛地一顿,身体骤然紧绷,林娇娇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已经被霍宁之放下了马。

    她抬起头,一双兀自弥漫着**的桃花眼盈盈欲滴,又是娇媚又是可怜。

    霍宁之只觉自己的脸都跟着身体一起僵硬了,丢下一句,“我去沐浴换衣,”打马绝尘而去。

    林娇娇,“……”

    擦,霍小哥哥你是不是会错意了?我们才确定关系一天,亲亲抱抱的就算了,这么快就洗澡进入主题,不太好吧?

    她又抬起胳膊闻了闻自己,这大夏天的,虽然今天老天爷很给力,阴花天,还有风,不算很热,但他们又是骑马又时不时来个激情kiss的,很容易出汗,不会是霍宁之在自己身上闻到了味道,想起自己很有可能也是一身臭汗,这才匆匆忙忙跑去洗澡吧?

    林娇娇来回将自己闻了一圈,觉得自己虽然出了点汗,但应该还没有达到臭汗的地步,但也许霍小哥哥武功高强,嗅觉也特别灵敏呢?

    林娇娇想到很有可能是自己一身臭汗熏跑了霍宁之,捂住脸呻吟了一声,救命啊!虽然说不定以后她在他面前抠脚抠鼻屎都放得开,但现在他们才确定关系一天啊!

    “七二七二,快过来!”

    林娇娇扬声喊了起来,不行,她也要洗个澡,立刻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