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永恒星君 > 第九百六十二章古刹佛音

第九百六十二章古刹佛音

    这是一片五彩斑斓、风姿奇丽的土地,简直是一个独立于世外的天地。

    山谷中元气逼人,在这里待了一会儿,吕光觉得自己整个人从内到外仿佛被清水洗涤了一遍,肩上的肿痛也不是那么强烈了。阳光下,林晨清彷如一朵盛开的鲜艳红花,随风飘摇。

    “喂,你怎么了”林晨清神色一怔,好奇的问道,伸出白嫩的胳膊,在眼神直勾勾的吕光面前晃了几下。

    “你对我做了什么”吕光抬头望着林晨清,冷然问道。

    林晨清蹦蹦跳跳的身形顿时凝住,白皙的脖颈低了下去,不声不语。

    而后,她忽然抬头,清丽精致的面庞冷如冰山,深深的望了一眼吕光。那是一双殷红似血的眼睛

    比千叶墨莲还要红上三分。吕光从未见过如此妖异火红的眼睛

    他心中一寒,身子缓缓向后退去。这个凭空出现在树上的林晨清,自一开始全身上下就透着丝丝奇怪。

    更让吕光感到讶异的是,一向颇有主意、心志坚定的自己,竟会放下戒心,跟着这个连认识都谈不上的少女肆意行走在谷中,最后心中居然还生出要在此地生活一辈子的离奇想法。少女的红裙无风自动,她一改之前的娇柔语气,声音冷冽如刀“不错,你居然能从我的红眼魅惑中清醒过来。”

    “红眼魅惑”听名字不似是寻常的神通妙术,联想到在木屋中那白裙妇人所说的话,吕光身子一震,似是想到了什么,脱口说道“这是你的天赋神通”

    “嗯”林晨清吃惊的看了一眼吕光,红色眼眸也恢复如初,那双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异。她心想,红眼魅惑乃是我族中的天赋血脉所衍生出的一门神通。在红眼的注视之下,能使人产生幻觉,意志消沉,时间一长,更能随心所欲的控制对方,把敌人当成傀儡来玩弄掌控。

    不料这个外表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的少年,却有如此见识,一眼就识破了我的天赋神通。

    林晨清对吕光好奇更盛,一手托着下巴“走”

    “去哪儿”吕光心怀戒备的问道,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下脚步。

    “不许多问”她的语气不容置疑,说完后又停顿了一下,脸色一柔,幽幽说道“很久都没有人陪我说过话了,看在你刚才让我心情还不错的份上,我提醒你一句,一会儿不要乱说话。”

    “跟我来。”

    林晨清身姿袅袅娜娜,仿佛上古神话中的仙女,脚步轻盈,神色恬淡。吕光感觉到身体四周漫溢着一股慑人的元气威压,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被那个白裙妇人提在手中的情况,没有一丝反抗的机会。

    他跟着林晨清走过一个又一个的药园,蜿蜒曲折的道路使得他心中提防之意更甚。

    吕光边走边想。这个林晨清,究竟是什么境界从她身上散发出的元气,竟会使得我气血翻涌,有一种喘不上气的压抑感觉。

    曲径通幽,穿过接连不断的药田,向山谷深处走去。吕光被带到一个茅屋前,他留神观察着四处环境。这个茅屋的旁边伫立着一棵不知生长了多少岁月的岑天古树,叶大茂密,将阳光遮住,使得这里阴气沉沉,潮湿的草地上有着各种大小的兽骨,茅屋前几丈远的地方,便是一垄药田。

    林晨清迈步走到门前,恭敬的唤道“师傅。”

    屋中沉寂无声,良久后,一道沙哑阴翳的声音缓缓响起。

    “进来。”

    吕光心中一沉,这声音像是从九幽地底飘出来似得,毫无半点儿感情。屋门打开,一股刺鼻味道扑面而来。

    林晨清瞪了一眼立在原地的吕光“进去”

    吕光无可奈何,只能随着林晨清步入屋中。屋内弥漫着一股酸味,一片阴森,借着微弱的天光,一个弯腰驼背,身穿黑衣,头顶光秃秃的老人落进他的眼中。

    老人浑身散发着一种阴晦沉郁的气质,令人无法直视。吕光下意识的低下头去,站在少女身后。“师傅,这是嫣儿在谷中遇到的一人。他说是从悬崖上落到这里的。”

    林晨清脸上没有丝毫倨傲之色,神情异常恭敬,款款施了一礼,低声道,“请您发落。”

    黑衣老者站在一个木桌前,手里摆弄着形状繁复的瓶瓶罐罐。他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吕光,低沉的声音再度响起“埋在药田,当花肥便是。”

    “这么简单”许多弟子都惊讶不已,他们想不到所谓的生死试炼,竟会如此的容易。

    “天山中有一个专门的试炼场所,名为幽兰谷,起初乃是上古时代园中一名长老大能的药田,发展至今,谷中灵药奇花无数,绵延千里。实乃是园中的第二处百草田。这一次,你们进入其中,是要采摘一种独特的兰草,名曰百茎金龙兰”众弟子眼冒金光,兴奋不已的低声谈论着。吕光耳力灵敏,将此话牢记在心。他到底是比不上这些弟子自小受到良好教育,知识渊博。他对修行一途,终归还是所知甚少。“不错,百茎金龙草是炼制九转金丹的主药。”

    林晨清迎着晨风,长长吸了口气,傲然说道。

    “此草每四年成熟一次,幽兰谷中一共生有四十株,你们谁能将其采摘到手,就可以得到晋升内岛的名额。并且,最后还会给予奖励,每人一枚九转金丹”一众弟子的全都将满腹心思放在这珍贵无比的九转金丹之上,一个个如狼似虎的说着,眉间涌现着掩饰不住的喜色。

    “竞争太强烈了,一旦走进幽兰谷后,每个人都会成为自己的敌人啊。”

    吕光认真倾听,一阵咋舌。

    三百八十人,四十株百茎金龙兰,换言之,能够最后进入内岛的也只有这四十人。

    林晨清眼神犀利,神情漠然的巡视着数百名弟子,声音**的。

    “修行无常,生命危脆,欲得大神通,必要有一往无前的大无畏之心。修行之路,披荆斩棘,灭杀一切,勇攀高峰。”

    众弟子顿时浑身一个激灵,心头涌出一股凉意。他们全都缄默不语,凝神细听着。吕光知道,修行的道路上,就如同山林法则,弱肉强食,不是强者胜,只有胜者强。

    在这次的试炼中,容不得半点的仁慈之心,因为每个人都是你的竞争对手,为了获胜,为了得到更好的资源,为了进入内岛,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

    “你们当年拜入天山,一心仰慕洗丹神通,现在机会近在眼前,我料想你们没有人会临阵退缩。所有炼气第八重的弟子,午时在此汇合”

    “而且而且九级妖兽已经生出灵智,与人类一般无二啊。它们的肉身更是比我们要强悍的多。”众人中不乏有见识的弟子,他们纷纷露出惶恐惊慌的神色,失声惊呼。

    “我等九大长老,也会随你们一同进入幽兰谷,全程监督此次试炼,切记,相互争斗间,只要一方认输退出试炼,便不可再痛下杀手,残害同门。”高台上的八位长老,连同林晨清,高高在上,俯瞰着众多弟子。

    “好午时在此集合。”林晨清一声令下,众弟子做鸟兽散,一个个快速跑回自己的房间,去准备一应所需物品了

    灵舟没有落在山巅,反而继续朝前方飞去。下方的那座宫殿,巍峨耸立,气派万千,没有了灵阵遮掩,就相当于此间的种种一切,就好像是如观掌纹般,任何的蛛丝马迹,都逃不过吕光的眼睛。

    吕光在观察,他在寻找着最合适的时机,以便能事半功倍的进入大阵阵眼。

    天山上空,飘扬着飞雪。灵舟也披上了一层雪白色的纱衣,雪奴双眉飞扬,俯视着下方的宫殿,脸上满是惊喜之色,他也没有料到,此行会如此的顺利。如此这般,在山巅盘桓飞行了半盏茶的工夫后,吕光终于开口说道“就是现在,马上降落”墨池近在眼前,吕光已不能再等了。

    就在这时,一声吼叫,近在耳边,让吕光不禁心神一震。灵舟降落在墨池前方,却见一头好像蜈蚣似的妖兽,正龇牙咧嘴,在深潭的边缘地带用一双幽绿的眼睛直视着吕光。

    呼

    百足冰蚕的爬行速度是人类难以逾越的极限。

    “哧啦”吕光的白色长袍,裂开一道大口子。那妖兽锋锐的爪子还是撕破了吕光的衣服,却是没有抓住吕光的身躯。

    “好险这狼是从哪儿来的连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呜”被妖兽散发着杀意的眼神紧盯着,吕光感到脊背一阵发凉,脖颈后也是隐隐有一股凉风吹过。水里有什么吕光踮着脚,好奇的向深潭望去,心中暗想。这头妖兽好像是在守护着某样东西。幽暗漆黑的深潭不见半点儿光亮,光线折射进潭水中,仿佛是被一个巨大的黑洞给吞噬掉了。

    妖兽在岸上来回奔跑,全然不顾站在远处的吕光,它仿佛是想从潭水中捞出那件东西,最后,它竟是蜷缩住身体,低低的吼了一声,然后,猛地向潭水跃去

    哗黑色的水浪荡起水花,妖兽一头扎进潭中,硕大的身躯转眼就沉入潭底,再无丝毫声音发出。深沉黑暗的潭水瞬即爆发出一阵急促的哗哗声。幽暗的水面上竟然闪现出一层碧绿的幽光。白光滢滢,犹若夏夜中闪烁在空中的星辰,烁烁生辉,整片潭水之上都波荡着一层银白色的光芒。吕光紧跟上去,这是他在看到潭水后脑中所产生的第一个印象。他眼中流露出一丝奇怪,弯下腰,定睛向潭水望去。呼呼潭水中间陡然出现一个漩涡,眨眼之间,水声哗哗,深潭居然干涸见底面对这幕奇诡惊异的场景,吕光的心弦一下子绷紧。整池潭水,一瞬间消失无踪吕光眼前显出深潭的本来面貌,这是一个深若数丈的凹地,一个巨坑,方圆十几丈。

    “这是怎么回事”吕光神色惊异,小心翼翼。吕光感觉不可思议,他凝神向坑中看去,只见在坑内的中央地带,是一头将身子盘旋住的蛇形东西,旁边还有着一个小黑点。吕光知道刚才所发生的这一切,不能以常理而度之。被瞬间干涸的潭水震撼过后,吕光怔怔的望着巨坑。过了很久,他才慢慢的平复下心情,目光灼灼间,一个纵身,跃入坑中。

    百足冰蚕是它是那头被素儿一刀刺破腹部的八级妖兽,一日下来,吕光经历连番惊奇事件,他都险些忘了这头死去的妖兽了。吕光大吃一惊,此刻再度见到这头妖兽,吕光发现此兽的身躯与初见时相比,已经是缩小了一大半,但即便是如此,百足冰蚕的身体,也是庞大惊人。

    “咦”

    吕光快速靠近百足冰蚕,眼前的画面异常诡异,他不禁惊呼失声。那头跃进潭中的妖兽,已经死去,只是眼睛还瞪得贼大,一副不甘心的样子,正张开巨口,用利牙死死的咬着百足冰蚕的腹部。而那里也正是素儿刺入百足冰蚕身体时所留下的伤口。这个伤口也是致命之伤。妖兽的内丹精华,就是存放在此。干涸的潭水妖兽百足冰蚕巨坑这一切组合起来,形成了一副诡异难测的画面,使得吕光神色震惊万分。那么多水去哪里了

    妖兽又为何要投水自杀不对当吕光再次将目光落回那头临死时仍旧紧急抓住百足冰蚕而不放的妖兽身上时,他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一个可能。吕光望向百足冰蚕的伤口处,眼神一凛,心中充满了惊讶。他记得清清楚楚,当时素儿用一个短刀,刺穿了这头妖兽的鳞片,狠狠的扎入到它的腹中。

    奇怪透顶吕光的眼睛牢牢的盯着百足冰蚕的伤口处。他犹疑了片刻,最终向前踏去,想要近距离的仔细观察一番。

    忽然间,从这头妖兽的伤口处,散发出一抹璀璨的白光。与刚才潭水在干涸的那一刹那,所飘浮在水面的光芒,一模一样。只是,这道光芒更加白净,更加炫目。白光明亮,与天光相映成辉。

    刹那间,只见在百足冰蚕的周身,现出了一大片亮白的光华,形如一挂银珠穿成的玉帘,光芒闪动,绽放出奇光异彩。但是,银色仍旧是主色调。

    天呐。吕光的心怦怦的跳个不停,他脸上充斥着不可思议的神色。

    这幕奇景委实太过令他震惊。

    他目瞪口呆。

    他一步一步的走近光源地。

    百足冰蚕的腹部伤口处被笼罩在一片幽幽的光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