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永恒星君 > 第七百一十八章禁水

第七百一十八章禁水

    吕光心中万分酸涩,不禁生出一阵苦闷,这隐约可见的光罩与外界隔离开来,依靠蛮力是绝难进入其内的,难道天真要绝我?不行

    没有路我也要闯出一条路来!

    吕光念头闪动,就想沟通蜗居在心海内的玉魂,欲要借它之能,让自己先行脱身。就在四围山石马上就要涌来之时,水菱弱突然睁开双眼,望见了全身满是泥土的吕光。

    水菱弱眼睛明亮的像天上的繁星,只见她冷声说道:“童子命,让他们进来。”

    童子命闭目不语,双手变换姿势,掐了个法诀,指印翻飞,霎时一道蓝光从他扬起的掌中发出。蓝芒仿似一条急卷而来的绳索,陡然分成两道。

    一道冲着摔倒在地的苏韫影袭来,另一道则向着站在近处的吕光卷来。吕光自然听到了水菱弱先前之言,他放下心来,不躲不避,任由光芒射到身上。

    蓝芒触身,吕光突觉身体不受控制的向童子命水菱弱身边飞去,好像身子被人在后边推搡了一把,蓝芒牵引着他,向前疾驰。

    震耳欲聋的震动之声,越加剧烈凶猛。

    童子命水菱弱各自缩回横竖在胸前的双手,抬头仰望着黑空中的那位老者,对于四面方滔滔而至的山石,浑然不挂于心。

    吕光循着他们的眼神,向那一簇跳跃狂躁的蓝芒中看去。

    老者盘坐在虚空的身躯,似乎被这响天彻地的巨响,给震得发颤。那双腿之上的手杖,震动的幅度尤为巨大。一蹦一跳,仿佛下一刻就会从高空中跌落下来。

    山石轰鸣作响,那团在空中燃烧的蓝色火焰,倏然迸发出更加强烈的光晕。

    而后,只见那老者眼皮一动,好像是从久远的沉睡中清醒了过来。吕光看的分明。那老者的眼睑突然启开,一双眼瞳蓝如汪洋,放射出两道若有形质的蓝色剑芒,自上而下,直接刺在蜡黄脸头顶虚空的幻影身上。

    蜡黄脸通灵而出的阎摩罗王,幻影凝实,在阴晦黯淡的山谷之间,但见它凛然不动,任由剑芒刺入胸膛。

    蓬!突然一声惊爆,蜡黄脸脚踏大地,狠狠一跺!

    只见他背后的那道诡异幻影,数十只胳膊挥舞生风,手掌连连拍向周遭天地,一道道赤红匹练,鞭笞在无数块山石上。

    从山崖滚落而下的山石,砰然四裂,一个呼吸,便全部化为齑粉。

    气浪澎湃,烟尘层叠。

    即便是身处蓝色光罩内的吕光,也是身临其境的感觉到了外边的巨大动静。

    “呼!好厉害啊。”吕光忍不住脱口感慨,被这一直未动的蜡黄脸给深深震惊了。

    山石应声而碎,两侧山峰也不再震动惊颤,是以由山峰滚落而下的岩石,便随即中断,好像洪水泄闸,在此一刻,突然是关闭了闸门。

    天幕虚空中的那位老者,双眉急速颤动,顿时蓝芒一闪,然后就向更高的天上遁去,躲开了那抹向他击来的红光。

    红光通天,山谷立刻一亮。

    炸响震天,岩石随之崩裂。

    “不好,这臭道人隐藏了实力境界!”童子命一脸惊惶,口中疾呼,“水菱弱,我支撑不住了!”

    话音刚落,吕光就看见罩在周身虚空的蓝色光罩,顿然裂开一道细纹,随后那细纹越加粗宽,砰的一声,光罩犹如玻璃落地,倏然化为一片片光幕,消失在山谷中。

    吕光眼见此景,不禁心中一震。

    幸亏现在没有滚滚而至的山石了,这光幕像是一个保护罩,可能是在受到了蜡黄脸的攻击,所以童子命才支持不住了。

    “哼!”

    水菱弱冷哼一声,小手轻扬,红袖拂动,猛然从中洒出星星点点的粉末。

    粉末乍一出现,虚空上的那个老者,随之张口喷出一道蓝色电芒,尔后只听得一声声炸响,粉末就马上闪现出闪电才会拥有的光亮。

    亮光突现,立时又罩在吕光他们头顶上。

    忽然之间,吕光只觉头前一闪,一圈璀璨晶莹的蓝光,随即把他紧紧的包裹住了。

    这种景象,使他更加确定了先前的猜测,吕光心中暗想,这光罩必定是保护童子命水菱弱本身的一种道法。童子命唇角浮起一抹冷笑,双手虚点,一道金光,倏然射到伞柄顶端。

    呼!

    黄色罗伞触光见长,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一柄巨伞,形似亭台,把这几个面面相觑的夜叉,罩在其中。

    巨伞罩住一众夜叉,上下四周,无论何处,伞身上都是散发着一丝丝触目可见的金光,丝丝相连,光芒织成一片无缝无隙的光幕。

    夜叉仿佛是感觉到了四周危机潜伏,不由得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而怒吼滔天,指甲一次次的挠在光幕之上。

    令人惊奇的是,光幕非但没有发生破裂,反而是越加明亮璀璨起来。

    噗!

    巨伞顿而一转,虚空一震,荡出一阵旋风,发出一声闷响,陡然合拢,万道金光也随即一闪,收拢在内。

    接着,几个夜叉,便被镇压在伞面之下。

    合拢的纸伞,变为原先一般大悬浮在离地三尺之上的虚空,其上隐隐显出一丝血红之色,周围漂浮着一层层阴霾瘴气,一眼望去,诡异可怖。

    “这真空道的豆兵夜叉符远远要比传闻的厉害几分。幸好我留心处之,否则还真是危险啊。”

    童子命面色欣喜,幻身一顿,把纸伞一收,心念转动,神魂立即归回肉身脑海之中。

    “唔”

    童子命脑海一震,仿佛做了一场大梦,脑海清醒过来,心中不由得有些后怕起来,本以为这夜叉会很好对付,只要灵光一现,那群阴兵势必会消失无踪,不想最后遗留下来的这几个夜叉,竟然是能发出类似于攻击神魂的声音,到底是自己轻敌了,不过也终归是没有让它们施展出什么道法来。

    童子命低头看着手中的黄色罗伞,不禁陷入了沉思。

    片时之后,他突然觉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对,不由得抬头寻望,四周竟然是杳无一人,安静至极!

    忽听四周风声呼啸,其内隐隐有着一声声鬼哭狼嚎。

    阴风过处,不消一刻,虚空中仿佛同时响起了无数夜叉的冷笑声。

    童子命见此情形,大吃一惊,面色惨白,身形剧烈震动,如筛糠一般,神色一片茫然,喃喃呓语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何此处不见水菱弱跟那个书生”

    “莫非我的神魂中了幻象之术?现在神魂依旧出体在外,还未回到体内?”

    他心念闪动,念及至此,恍如晴天霹雳!

    嘭!

    念想未完,突听一声巨响,盖过了响彻漫天的鬼哭嚎声。

    童子命小脸绷得紧巴巴的,毫无血色,他从未有过这般经历,心内开始有些惊慌失措起来。他身形晃动,陡觉脚下山地,仿佛杯中茶水,由人摇晃。

    地面左右晃动颤抖,剧烈非凡!

    童子命神色顿时慌张起来,神魂受伤,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现在真的是神魂未曾回身,那么一切就会变得危险万分、不受控制了。

    黑暗中童子命身影颤动,双脚站立不稳,蓬的一声,顿时摔倒在地,抓在手中的纸伞,也随之向前跌去,伞身翻滚落地,其上血光通天,虚空中瞬即仿佛挂上了一片红幕。

    阴风还是同样的凛冽,不同的是虚空中的鬼声更加巨大起来。

    “这”

    童子命娇小的身子,趴在地上,原先那一派飘逸出尘的气质,因为跌倒在地的狼狈,转而荡然无存。

    只听在那纸伞之中,仿佛是封印着一头怪物,呜咽嚎叫的声音,闷响不断,在幽寂的夜色中,这声音更是显得无比清晰,富有穿透力。

    这声音就好像一锤凿子,一下又一下的凿在童子命心中,把他的内心凿出了一个大窟窿。

    茫茫尘烟中,那纸伞兀自颤动,突然一蹦一跳,上下飞窜,四围虚空,顿时有着一道红芒在闪烁跳跃。

    哗啦!

    尔后黑暗中,纸伞砰然裂开,碎纸纷飞,飘舞在空。

    童子命目光一紧,遥望前方,但见虚空烟雾下,站立着一个夜叉模样的阴兵,但是这夜叉的身形实在是太过庞大了,如同一座小山,遮天蔽日。

    童子命站在它身边,只能看见它通神**的下身,仰头一望,犹如岑天巨树在空,他觉得自己小的彷如是一只蝼蚁。

    这个夜叉,嚎声震天,手中持着一柄数丈长的钢叉,猛然触地,一个晃动,就挑起了犹在震惊发颤的童子命。

    钢叉戟尖,形如一根银针,扎在童子命腹部。

    此情此景,童子命就好像是夜叉餐桌上的一道小菜,只见夜叉巨爪一伸,直接就把童子命从钢叉上拔了下来。

    童子命还未来得及有所反应,便身不由己的被夜叉那枯槁无肉的巨手,捏在指尖。童子命与夜叉四目相对,看清了夜叉面容相貌,不由得惊呼一声,脱口喝道:“是你?!”

    “这书生,他怎么变成夜叉了”童子命喃喃自语,也顾不得身体上传来的剧痛,挣扎欲起,当即喊道,“你”

    啊!

    话还没有说完,只听一声惨叫顿然响起,弥天盖地,余音不断。应声望去。但见童子命已是被夜叉双手撕成两半,血肉横飞,四肢断裂。场景惨不忍睹、异常恐怖。

    夜叉张开血口,口腔里散发出一股恶臭,扑鼻而来,使人窒息难闻。

    它红色的舌头上,还粘着一丝丝绿色滴液,黏稠至极。随即它便咬动獠牙,将四分五裂的童子命放入口中,发出一阵嘎嘣脆儿响。瞬间,童子命就被夜叉吞入腹中,化为乌有。

    夜叉就好像是一个吞噬天地的上古巨兽,眨眼就把童子命消灭的是干干净净,不留一丝一毫的痕迹。

    随之天地间一片静谧,仅剩下阴风呼啸而过的呜咽声。

    风在呼号,虚空中凄迷的云雾,缭绕成丝,包裹着夜叉庞大威武的身躯,只见它仰头望天,狰狞的面孔中,那双犹似婴儿拳头般的眼睛里,却是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悲苦。

    那眼神中弥漫覆盖的是一种疑问、一声叹息、更是一言难以倾诉的隐痛!

    阴森浓黑的虚空下,夜叉转动头颅,望着漆黑的天幕,嘴唇一点点蠕动着,仿佛在向上天诉说着一段埋藏在心底很久的故事。

    阴霾笼罩的大地,突然有一缕金光,直刺而来,射在漆黑的夜幕里。

    只见适才那黑的不着边际的一块布幕,因此一捶,而倏然出现了一个大洞,从洞口中射出一道璀璨光芒。

    无尽黑暗中,夜叉沐浴在这道细弱的光芒之下。

    金光流动,自上而下,神似水流,永不停歇,照射在夜叉黑浚浚的身体上,那刚才因吞食童子命而染满的鲜血,也在金光的照耀下,不再显得那么令人感到骇然可怖。

    这双拳头,捶在天穹,直让天幕露出了一个大窟窿!

    一缕光芒,射向大地,正因为四周全是一片黑暗,方才显得这缕金光,异常耀目动人。

    黄光流泻在夜叉身上,从它蓬头垢发的头颅一点点向下,落在它那双大脚背上。

    光芒之中,映照出夜叉那丑陋无比的面容,只见它的眼神里竟似好像闪动着一丝欣慰之意,它身处其下,一派淡然笃定之色。

    夜叉经受光芒照射,巨大的身躯顿时又凝固不动,仿似石像。

    从天穹流淌而下的光芒,越来越是粗大明亮。

    在漆黑的夜幕中,光芒犹似一根金棒,越变越大,通天彻地。

    夜叉浑身沐浴在闪烁跳动的黄光下,看上去是那么的庄严肃穆,黑如山峦的身体,质地十分坚硬,金光流动在上,居然还反射出一丝丝光芒。

    夜叉凝然不动,形似一尊屹立在此处万年不动的巨大石像。

    金光从天幕上兀自流泻,一刻也不停歇,光芒越聚越亮,逐渐要遮盖住夜叉的全部身体。

    嗤嗤

    在金光甫一完全照耀在夜叉身躯上时,骤然一声细微的响动,徘徊回荡在此间天地。

    尔后只听得“咔嚓”一声巨响,顿时响彻在九天之上。

    金光破空袭来,从天幕上遥遥落在枯立不动的夜叉身上。但见夜叉庞大的身体,仿佛一尊龟裂的石像,其上猛然出现了一道裂纹。

    其后咔嚓咔嚓的声音,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此处虚空,顿时一片沸腾,石像仿似龟裂的大地,裂纹初现,瞬即便蔓延神向上下各处。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