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这对于橘政宗来说。就是一场赌博,双方都带好了筹码,前面的小打小闹都无所谓,就看看谁有喊梭哈的勇气。

    他年轻气盛的时候,也追过星。他有一句印象很深的话。

    “这是一张瑞士银行的本票,价值十亿美金。再加上我这只手,赌注应该够了吧。”

    橘政宗的野心很大,十亿美金和一只手可不够。

    他赌的是整个世界,但他欣赏这种勇气。

    “如果他真的得到了龙王诺顿的能力,那么他应该也是为了神来的。”

    橘政宗皱了皱眉。寂静的小屋内,独自呢喃。

    他切掉了眼前的屏幕,将文件彻底粉碎,没有还原的可能。

    橘政宗站起身来,整了整自己的领带,他的身边还有两叠资料。

    上杉家的家主上衫绘梨衣的血脉近况,以及蛇岐八家前任家主上衫越的资料。

    这是他的大小王。不过上衫绘梨衣对他来说很重要,是不容缺失的步骤之一。

    而上衫越这对他来说是一个惊喜。这是犬山贺告诉他的,在被楚墨打败以后,虽然上杉越不会听他指挥。但他花了很长时间,研究过这个男人,或许能为他所用。

    即使楚墨是四大君王级的龙王。这个男人的力量,也有一战之力

    “家主,卡塞尔学院的代表来了,他们说楚墨先生委托他们,全权负责。”

    门外,响起了呼唤。

    “嗯,知道了。通知其他家主过来,准备会议吧。”

    橘政宗沉稳的回应了一句,将两叠文件放好,锁在了保险箱里,才推门走了出去。

    这场会议与原著中的区别并不大。橘政宗是知道日本海沟里,是没有龙王的,但还是忽悠路明非三人去了,估计是抱着坑死他们的想法吧。

    醒神寺中,八岐大家中,到了五位家主。犬山贺和龙马弦一郎的伤势还没好,上杉绘梨衣是不会出席这种场合的。

    桌上点着一个炭火炉子,炉上坐着一把关西铁壶,铁壶黝黑沉重,上半截像榴莲彀有无数钝刺.下半截雕刻着赤面长鼻子的鸦天狗,张开双翼飞翔在流云火焰中。

    五位家主加上路明非三人围坐在桌子周围,有专门的侍女服饰。

    众人讨论的兴致勃勃,路明非则是懵圈的盯着眼前的关西铁壶,思量着什么时候水才能烧开。炭火把壶底烧得通红,鸦天狗的脸和羽翼边缘泛出荧荧的火光。水即将沸腾。微风吹过,壶中的水咕咕作响。

    “任务说明已经做好文本,放在各位的面前了,我想诸位都清楚你们这次的任务是勘察1992年沉没的列宁号破冰船,现存由我来给诸位做详细的任务说明。”源稚生在桌上摊开海图,在某个位置上打了个红圈,“这是日本海的海图,列宁号最后的求救信号是从我圈出的这个位置发出的,距离日本海岸线120海里。”

    “嗯。”恺撒点头。

    “我们真的要去屠龙”路明非侧头偷偷问向楚子航,为什么这两哥们一点都不怕,那可是龙啊

    因为楚墨的原因,这还是路明非第一次执行这种任务。之前的青铜与火之王,还有大地与山之王,都被楚墨摆平了。

    他记得自己出门前,楚墨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诉他,放心去吧,他已经安排好保镖了。

    “这也是列宁号失事的位置,你们可能听说过那条海沟,它和千岛海沟、小笠原海沟、马里亚纳海沟其实是一体的,那是海底的一道深渊,长达数干公里,从地质学上来说是亚欧板块和太平洋板块的分界线。太平洋板块冲入亚欧板块下方,交界处形成极深的裂缝。海沟最深处叫塔斯卡罗拉海渊,深度8513米。”

    源稚生详细的讲解着海图细节,不过路明非却有点不耐烦了。

    “直接说,我们要干什么不就好了,知道这些有什么用”

    “那好,长话短说,极渊中藏着一个龙类,我们的探测曾经检查过一种心跳的频率。当年列宁号途经北西伯利亚的无名港口,带走了一枚珍贵的龙类胚胎,然后那个港口毁于一场大火。”

    源稚生变得严肃起来,“你们的任务就是下潜到龙类胚胎的位置,将它轰炸”

    这就是一群疯子。

    路明非如此想到,但看了看身边,一脸兴奋的凯撒,他就知道这事没得拒绝,而且这还关乎着自己这个学期的奖学金。虽然他拥有黑卡,但也不好意思没皮没脸的一直刷。

    源稚生带着路明非三人去看了他们日本分部科研所准备的深潜器,迪里雅斯特号。这艘深潜器被装备部改造过,足以胜任这次的任务。

    人到齐了,装备也有了,一切水到渠成,顺利的无法形容。

    今夜,屠龙之日。

    楚墨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了。他点了一杯咖啡,坐在顶层的阳台吹着寒风发呆。

    “老板,今天没什么事要做吗”穿着一身秘书装的夏弥好奇的问道。

    楚墨瞥了一眼,难得的赞叹道:“真难得,你竟然穿正装上班。”

    夏弥翻个白眼,这还不是你准备的衣服太暴露了。

    “难得享受一下不好吗”楚墨轻笑了一声,“估计路明非已经坐上了前往港口的专车了吧。”

    “老板,你为什么这么在意那个小子就算是楚子航和凯撒,都比那个家伙要强上很多。”夏弥不解的问道,她手里有不少资料,也包括路明非的,“就因为他是你小弟”

    楚墨笑的更开心了,你这话被路鸣泽听到,他会骂你不孝的。

    “别急,现在要休息好,等到天亮,就轮到我们去收拾烂摊子了。”楚墨忽略了夏弥之前的问题,回答道。端起眼前热气腾腾的咖啡,慢慢的品了起来。

    入夜,天边下起小雨,天气微凉。国立东京大学后门的小街,街边停着一辆木质厢车。

    窗户撑开就是遮雨棚,棚下摆两张木凳,客人坐在木凳上吃面,拉面师傅在车中操作。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汤锅和食材在案板上摆得整整齐齐,客人坐下来之后,深蓝色的

    布幌子恰好能把他们的上半身遮住,营造了一个私密的环境。跟店里的“名物拉面”比,这种屋台车的环境和口味都差了一些,但价格也便宜了一大截,来这里吃面的多半都是东大里的穷学生,老板越师傅在这里开业多年,口碑也还说得过去。

    “越师傅,下雨还不收摊子么”学生揭开布幌子看了一眼外面的瓢泼大雨。

    “要是没其他客人就收摊啦。”越师傅收拾着面碗,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客人聊天。

    越师傅年纪不小了,白发梳成整整齐齐的分头,穿着拉面师傅特有的白麻工服,额头上系着黑色的毛巾,看起来好像跟拉面打了一辈子交道。

    “那就老规矩,一碗大排拉面,学院食堂的饭菜实在太难吃了,我都饿坏了。对了,不要葱,可别忘了。”学生坐上木凳,开口说道。

    “好勒。”

    越师傅爽快的答应了,动作熟练的开始拉面。

    大雨打在棚子上噼啪做响。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出现在道路尽头,它在积水中滑行,朝着厢车而来。这可是数千万的豪车,一出现就吸引了无数路人的视线。

    这样身份的人,也会在下雨天专门来吃碗拉面所有人都抱着好奇的态度。

    加长林肯悄然停靠在路边,雨刷扫荡着前窗上的雨。当那块透明的扇形区域出现的时候,老板看清了车里的人,车里坐着白发老人,他穿着黑色西装,精神奕奕,透着无尽的威严。

    越师傅似乎看到了以前的自己,突然有些愣神。

    车门打开,高档的定制皮鞋毫不介意地踩在雨水中。有专门的人,为下车的老人撑起了一把黑伞,雨从伞的四面八方流泻而下。

    任何一个黑道成员都应该认识这个老人,橘政宗,在潜渊计划马上执行的时候,他独自来到了这里。因为这个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潜渊计划上,没有人会注意到他去了哪里。

    “抱歉,我得打烊了,这杯酒算我送你的,真是不好意思。”越师傅淡淡地说。

    他不认识这个老人,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他可以肯定是来找自己的。以前的仇人吗

    “哦,没关系。”

    学生似乎也明白了气氛的诡异,仓促的收拾收拾了东西,放下面钱。

    越师傅送了学生几步,和橘政宗擦肩而过,眼睛看像完全不同的方向。越师傅回到车边把围绕招牌的彩灯关了,只剩下汤锅上的一盏孤灯。橘政宗已经坐在棚子里等他了。

    曾经与现在的黑道至尊,竟然就在如此简陋的地方见面了。

    “不好意思,打扰了你的生意。”橘政宗很有礼貌的说道,“其实当我得知你还活着的消息的时候,我真的很惊讶,上衫家长。”

    “我是蛇岐八家的现任家长,橘政宗,我年轻时候还和您见过面。”

    “那是以前的称呼了,我现在只是一个拉面师傅,我在这儿工作了六十年了。”上衫越抬头望了一眼橘政宗,微微审视了片刻,又百无聊赖的低头搅动起了底汤。

    “上衫家长”橘政宗突然加重了一点语气,诚恳的低头附在桌子上,“我在位的几十年来,蛇岐八家再没有当年的辉煌了,猛鬼众,神,我们需要您回来。如果您愿意,我可以退位。”

    “如果你只是想说这个,你就可以回去了,真是晦气,躲在这里都能被发现。是阿贺那孙子告诉你的吧,既然他告诉了你,为什么没有陪你来。”

    上衫越这个拉面师傅,不知死活的教训着蛇岐八家的家主。他骨子里的傲气,其实从未消失过。

    “犬山家主前天身受重伤,今天刚刚被抢救回来,实在无法同行。”橘政宗抬起头,抱歉的说道,“神已经复苏了,我们和卡塞尔学院达成了合作关系。”

    “如果我们无法斩杀它,可能整个东京都会被毁灭。您可是皇,我们需要你。”

    上衫越擦桌子的手停顿了1秒钟,而后他继续卖力地擦着桌子:“你跑来找我干什么我对你没什么用,我这种人就是旧时代留下的废物。”

    “新的时代是不需要皇的,而我这个皇早就死在1945年了。如果东京被毁了,我就买张机票去华夏卖我的拉面,正好能学学其它手艺。”

    “再说了,你们不是还和卡塞尔学院合作了吗昂热那个老东西,什么本事都没有,但是屠神,他应该有分寸的。”上衫越激动的语气稍微平静了一点,缓缓说道,不过却没有抬头看橘政宗。

    “上衫家长,昂热校长已经死了,一个星期前,被一个年轻人杀了。那个年轻人现在也来了东京,目的也是神。而家族中,因为昂热校长的死,很多人已经不安分想要继续当所谓的日本分部了。”

    “整个蛇岐八家现在一团糟,而且周围危机重重。”橘政宗故意夸大了情况。

    “哦昂热死了那个老流氓终于死了。”上衫越的动作停住了,抬起脑袋望向了前方的街道。路两边都是老式和屋,屋前种着梧桐和樱树幽静中透着破败。

    “我们这种老东西,就该乖乖的被时代淘汰,非要去逞能装帅,死的活该。”上衫越喃喃道,缓缓闭眼,猛地睁开时,瞳孔中是灼热的黄金瞳,恐怖的威压堪比龙王。

    “上衫家长”

    “别说了,我再说最后一次,我不会回去的,别再来打扰我。”话落,上杉越眼眶中的黄金瞳恢复正常,他继续擦着桌子,似乎又成了平庸的拉面师傅。

    橘政宗叹了口气,眼底里隐晦的目光一闪而逝,缓缓起身,说了一句打扰了,便缓缓离开了。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也没指望一次就能劝动上衫越。

    这个男人甘愿放弃权利,地位,从黑道至尊成了一个拉面师傅,而且足足六十年。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让他回去的,现在只要在他心底,留下一个影子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