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黄庭道主 > 第五百七十九章仙子相助,逃出生天!

第五百七十九章仙子相助,逃出生天!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黄庭道主最新章节!

    “陷空网?”

    吸星领主一头撞上,瞬间认出,口器发出呜呜呜急速震颤声音令人头皮发麻,身形在一瞬间变化,原先膨胀须臾间恢复正常。

    “稀松蛛网,也想困我?!”

    吸星领主心下不屑,四翅一振,发出阵阵厉芒,就要从蛛网孔隙间钻出。

    只是。

    吸星领主体型变幻,那蛛网也随之收缩。任由吸星领主如何挣扎,都只能将他越裹越紧。吸星领主优势在于防御、在于爆发力。可这‘陷空网’乃是至柔,无视防御,不惧爆发。

    想要逃脱,非得有绝强的破坏力亦或是其他奇门手段不可。

    吸星领主显然做不到。

    就见那蛛网收缩,将其死死束缚,一个拖拽,直接没入远处战城当中。

    “这——”

    “陷空网出其不意,倒是能擒住寻常五阶。可这吸星领主实力强横,在领主当中也能算得上顶尖,应能撕裂蛛网才是!”

    孟巴瞪大眼睛,看着轻松将吸星领主擒摄的神秘战城,心中一时惊诧,一时警惕。

    一双眼正落在战城之上。

    却见那战城从刚一出来,就往着远处掠去。将吸星领主网住之后,速度更是激增数十倍。一溜烟的功夫,就要消失无踪。

    “仙子——”

    孟巴正迟疑要不要追赶上去,耳畔忽的传来韩灵儿声音。

    转身看去,只见韩灵城上,韩灵儿瞧着远处遁逃的战城,面上也有惊诧神色,却冲孟巴缓缓摇头。

    “是。”

    孟巴会意,不去追赶阻拦。

    “没想到这小道人窝在山水界几百年,竟当真琢磨出不少东西来。”韩灵儿眼中泛着灵光,口中呢喃。

    目送战城远去。

    正此时。

    另一侧,遥远处钟声响彻——

    铛!

    铛!

    铛!

    钟声三响,笼罩八方寰宇,虚空泛起微波。就连韩灵城‘控虚神王尊像’都被影响,险些难以掌控虚空。

    “胡峰道人!”

    韩灵儿面色一动,冲一侧看去。

    只见漆黑虚空中,点点星芒闪烁之处,一座似铜钟一般的神山显现出来。神山震荡,发出震耳欲聋的钟声。

    钟声远去。

    直袭遁逃战城。

    “竖子哪里走!”

    “交出魔物!”

    韩灵儿见状当场一声爆喝,自韩灵城中,瞬间飞出三十二面玄纹盾牌。盾牌一出,迎风就涨,飞出之时组成大阵,盾墙横亘,如同天地之壁,直与那三道钟声碰撞一处。

    轰!

    轰轰!

    接连三声轰响,盾阵被撞得摇摇欲坠,却险之又险稳定下来。而钟声被这般挡住,当场溃散。

    没能阻拦战城远去。

    没了纠缠,战城瞬间就要远去。

    但这时。

    另一侧虚空。

    “哇~”

    “哇~”

    嘶哑难听的叫声响起,一群火鸦冲天而起,如长虹,化为一片火光,直追战城。隐约间,能看出这火光实乃环状。

    “火鸦环。”

    “火神宫郑途!”

    韩灵儿心中一动,半点不迟疑,忙将盾阵一转,调往另一侧。排布成横亘上下的盾墙,顷刻间就跟火鸦环碰撞一处。

    轰隆隆!

    大声轰鸣,盾墙震颤,火光四溅。但终究稳固坚韧,居然又将这火鸦环挡住。自此,战城再无阻挡,轰鸣闪烁,消失在黑暗尽头。

    “哼!”

    虚空中传来一声冷哼,一道火光划过,从中探出一手将倒飞而回的火鸦环抓住。信手又是一挥,直将这跟前盾阵砸的四分五裂。而这道火光却裹住火鸦环,越过破烂盾阵,直追战城而去。

    另一侧。

    同样有一道幽影闪烁,诡异莫测,速度甚至比那火光还要快上一筹。

    “仙子。”

    “是郑途跟胡峰道人。”

    孟巴来到韩灵城上,冲城中韩灵儿道。

    “嗯。”

    韩灵儿微微点头,伸手一招,散落虚空各处的三十二块盾牌顿时飞回。韩灵儿仔细查看,见盾牌无碍,这才松了口气,“还好无事。”

    “仙子这套‘镇渊转轮盾’乃是最上等的防御型杀器,二境、三境真仙都绝难突破,即便是四境真仙,也能抗住几个回合。”

    “火神宫郑途实力的确不俗,手上火鸦环更是犀利,不下‘八荒玄火鉴’,能破去‘镇渊转轮盾’,却难将其破坏、。”

    孟巴在旁,见着韩灵儿头顶上盘旋的三十二面盾牌,口中翁声道。

    “那倒是。”

    韩灵儿嘴角微扬,颇为得意。

    这套盾牌看似是法器,实则与她脚下韩灵城乃是一体,与射日弓、控虚神王尊像一般,都是她从别处采购而来的战争杀器。以战城催动,威力无穷。

    这些年,她在韩灵城中添置的三套杀器:一攻、一控、一防,算是全面。其中又以这‘镇渊转轮盾’最为珍贵,品级比之前两者足足高出两个档次。

    乃是韩灵城最强的一道防线。

    本意是作为隐藏底牌,这次为了陆青峰,只得暴露。

    “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韩灵儿心中暗道。将‘镇渊转轮盾’收起,韩灵儿看向身侧孟巴,面上笑道,“这次还要多谢孟兄出手相助。”

    “应该的。”

    孟巴咧嘴笑着。

    他一族老小都在天星宗庇护之下,一线通天峡老祖秦风待他更是不薄。上次未能荡清魔祸,还受了秦风祖师一枚仙丹,本就惭愧。

    这次能帮上忙,倒是心中欢喜。

    只不过。

    “那魔物——”

    孟巴看向远处虚空,面色有些迟疑。

    “擒走吸星领主那人是我旧识,当年山水界中魔祸便是被他一人荡平。这次既擒获魔物,必定不会再让他出来为祸。”

    韩灵儿知晓孟巴担忧,出声笑道。

    “那就好。”

    孟巴一听,不再忧虑。

    韩灵儿笑了笑,没再说话,只背负双手,往战城以及郑途、胡峰道人追逐方向看去。

    虚空深处,距离遥远看不真切。

    她转头又往两侧看去,见着神山依旧在,战城藏虚空。

    “倒是机敏谨慎。”

    钟山尚在,战城未走。

    显然郑途与胡峰道人防有一手,担心那战城夺路而逃是调虎离山之计,不愿放开对山水界的封锁。甚至神山发力,战城显威,从两侧四方,直向韩灵城压迫过来,要压缩韩灵城掌控区域。

    韩灵儿也不在意。

    约莫大半个时辰后。

    远处火光、幽光同时闪烁归来,一左一右落在韩灵城外,显出身影。

    左侧是一位身着火红长袍,长发飞扬,桀骜肆意。

    右侧是一位道人,黄冠布衣,芒鞋素袜,相貌生得十分端正,似有浩浩然万邪不侵的气度。

    “原来是郑、胡二位道友。”

    “不知二位道友可曾擒获那劫走吸星领主的妖人?”

    这二人不是旁人,正是郑途与胡峰道人。韩灵儿看向二人,一脸关切问道。

    “韩仙子今日之举,郑某记下了。”

    “来日必有厚报。”

    郑途长发飞扬,着一袭火红长袍周身似有火焰升腾,七分桀骜三分妖异。淡淡看过韩灵儿,转身化作火光,便又掠入战城当中,消失不见。

    “哼!”

    “空说大话!”

    孟巴见郑途张口威胁,盯着郑途背影当场冷哼一声,冲一旁韩灵儿道,“仙子无须理会。这郑途论及实力、名望,全都不如晏兄与听风子道兄。若敢胡来,仙子这两位师兄定不会饶他。”

    孟巴看似粗犷,实则却是心细如发。

    这番话明面上实在安慰韩灵儿,实际上却是说给城外胡峰道人听。

    胡峰道人面含笑意,冲孟巴微微颔首,才看向韩灵儿缓缓开口道,“仙子与下界魔头交好,实乃不智之举。此番先是掀起战端,替那魔头遮掩升仙动静,又两次出手阻拦,属实过了。”

    “道友误会了。”

    “巧合罢了。”

    韩灵儿淡笑着。

    她今日的确是相助陆青峰逃脱,且举动极为明显:

    先是引出吸星领主前来争斗,借大战动静将陆青峰晋升真仙的动静遮掩,使胡峰道人与郑途没能第一时间察觉。

    而后又以‘控虚神王尊像’掌控方圆千里地界,给‘都天城’腾出逃遁空间。

    之后更是在胡峰道人、郑途出手的情况下,佯装逐魔实则接连阻拦。

    甚至就连都天城逃遁的方向,也是她将山水界四方环境探查清楚,告知陆青峰后,陆青峰自行筛选出来。

    可以说。

    陆青峰能如此轻松逃脱两位顶尖真仙携战城的封锁,全赖韩灵儿相助。

    连番举动。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

    但韩灵儿依旧抵死不承认。如此一来,即便将来起了冲突,老师秦风也有借口能将她维护,不至失了道理。

    “巧合——”

    胡峰道人听了,脸上露出笑容来,“观海、听风二位道友大名,贫道仰慕久矣,改日定要讨教一二。”

    他笑着,儒雅随和。

    谦谦有礼告辞离去,回到钟山之中。

    韩灵儿目送胡峰道人离去,柳眉微蹙。

    “仙子。”

    “郑途不足为虑,但这胡峰道人来历神秘,背后又是黑龙真君,恐有歪招。既然山水界外魔物已经涤清,不如速速回转通天峡,向祖师复命。”

    孟巴眉头紧皱,眼中泛着忧虑。

    “不急。”

    “我还要在此地修行些时日。”

    今日大费周章,为的便是在山水界停留,韩灵儿自然不会离去。至于胡峰道人,想来只要她坐镇韩灵城中,这道人便掀不起风浪来。

    短短三百余年,她就将韩灵城提升至少两个档次,添置了三件战争杀器。只要给她时间,定能将韩灵城建设的更加强大,越往后拖,越不惧胡峰道人。

    “如此也好。”

    “正巧我老孟方才一战,也有所得。修行不好耽搁,这就厚着脸皮向仙子借战城寸地修行,还请仙子准允。”

    孟巴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憨笑。

    “多谢孟兄。”

    韩灵儿闻言,抱拳拱手谢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