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问天宝鉴 > 第十五章公盘开锣
    天元大陆的名片管理制度实在是比较粗放,随便研究过几天石头,就敢自称是品石师的人没有三千也有两千,甚至其中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干脆就自称是品石大师。至于原因,满足内心中的某种虚荣是一方面,而更多的却是因为这种自封的身份说不定哪天就会带给他们巨大的利润。

    显然,五年一度的原石公盘,就是这些“品石师”甚或“品石大师”们攫取暴利的机会。当然,这些自封的大师们是肯定不会花自己的钱在公盘中一试身手的,他们大多会受雇于一些身家丰厚的赌客,一边享受着大师级的礼遇,一边拿着丰厚的佣金,一边昧着良心去实验自己那些并不成熟的理论,抑或干脆就是试验一下自己的运气。

    如果运气爆棚,帮雇主赚了钱,那除了会多赚一些答谢之外,也算是给自己打响了自己的名气,可以想见,未来一段时间的日子应当会好过很多。

    可如果走了霉运给人家赔了钱呢?这个……无所谓吧!任谁也不会天真的以为赌石就一定不会赔钱,所以没有人会去惩罚他们。

    稳赚不赔的生意自然有很多想做,“品石师”的队伍也日益扩大,而赌石事业的繁荣由此也可见一斑。

    但真正的品石师圈子其实远没有看起来那么大,真正有着完整认知体系,并且实力能够得到业界认可的,在夷方城不过就那么百多人。而偏偏这些人却大都没有什么名气,除了那些已经成为驻场品石师的,会被大众认为站在了行业的顶点,而其他人则大多过着清贫的生活,从不为人所知。

    通常情况下,这些真正的品石师绝不会受雇于他人去赚取那些看起来还算丰厚的佣金。很简单的道理,他若能确定一块原石可以赚钱,那自然是自己花钱买更划算。他若是不能确定一块原石可以赚钱,却撺掇别人买,那不就是骗人么!

    但凡对自己的技艺有几分自负的人都不屑于成为一个骗子,但悲哀的是,骗子们的生活却要过得比他们优渥得多。

    好吧!暂且先不提那些骗子,只说在真正的品石师圈子中,最近很是流传着几件让人津津乐道的消息。

    首先,据可靠消息传言,被品石师们尊称为“丁神”的那个男人,在消失二十年之后再一次出现在了夷方城。但可惜的是,这位“丁神”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耳聋眼花,再也不复当年的神奇。

    不过在公盘即将开幕的这个时点,丁神突然出现,自然不会是单纯的巧合,大家都觉得丁神此次归来为的应该是他新收的那个徒弟!

    而他那个徒弟……不提也罢!

    而夷方城中发生的另外一件事则要有趣得多了,那是一个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愣头青,还偏偏要说自己是品石大师。这位大师也是真有趣,见了石头只买不看,只要一开口就是要包圆。

    据说只要哪家店铺的掌柜让他看顺眼了,他就会直接把那家店铺里的原石一口气买光,不仅从不还价,而且无论赌垮还是赌涨,脸上都不会有半点儿失望或是喜悦,似乎他买石头只是单纯地为了和他看顺眼的女掌柜们聊几句天一样。

    至于这位大师的赌石成果该怎么形容呢?十出三归吧!大概刚好可以如实体现赌石这门行业的实际利润率。

    短短几天时间,据说这位赌石大师已经败出去了上千万灵石,而这么一位把钱不当钱的大师当然比那些骗别人钱的大师更受欢迎,也正因为他,夷方城中近来便多出了一个就业机会,那就是各家店铺都在重金招聘临时掌柜。

    店铺对于临时掌柜的选择只有两个标准,第一女修!第二长得漂亮!

    而临时掌柜的工作也很简单,只要美美地站在店门口,时不时冲着街上那些格外魁梧的修士抛上个媚眼就算齐活儿,只要能把某位大师吸引进店,那就什么都好说!

    而除了这两件几乎可以确定为真

    实的事情之外,还有很多难辨真假的传闻充斥着人们的耳朵。

    比如说某个赌客在某间店铺买了块不起眼的石头,结果回去就开出了极品灵石啊!

    又比如说某个赌客用全部身家换了一块外在表现惊人的原石,结果第二天一大早便在街市上自爆身殒啊!

    再比如有人就说某些店铺的进货渠道出了问题,结果眼看公盘将近却手中没货,只能眼巴巴地看别人发财啊!

    还有人说多宝商会因为急着筹钱,不仅把库存的原石全部低价抛售,甚至连多宝矿场中那些原本不打算当赌石卖的优质原石都拿了出来,有渠道的店铺都从多宝商会拿了不少便宜货啊!

    如此种种,不一而足。传言漫天,真假难辨。原本应该沉着淡定的修士们便如打了鸡血一般,在城中上蹿下跳,来往奔忙。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重利的驱赶之下,夷方城被覆上了一层浮华,喧嚷的气息笼罩天际,而万众瞩目的原石公盘也终于在夷方城中气氛最为热烈的那一天如期开锣!

    敲锣的地方就设在夷方城城门之外,据说作为公盘组织者的品石师协会为了这次公盘下了大力气,将开幕仪式的格局渲染得极为宏大,协会会长的一番慷慨陈词更是将整个仪式的氛围推向了。

    现场上万名围观者被那种强烈的仪式感所深深感染,购买欲瞬间爆棚,待那冗长的仪式结束之后,低声暗骂几句,便迫不及待地涌进了城内,转眼间便融入了城内那拥挤的人流当中。

    事前绝对没有人能够想到,第二次竟然来得如此仓促。

    就在公盘开幕的一个时辰之后,又一件可以引爆全城的大事发生了,而错过了开幕仪式的钱大长老则有幸成为了这件事的见证者之一。

    当时,钱阳正搀着腿脚“不灵便”的老丁头在街上闲逛,就听见好几声惊呼在身旁响起。钱阳一转头,就看见旁边一个不起眼的地摊前已经围上了不少人。

    要说夷方城这种没有城墙的城,土地并不算紧张,地价也不是很高。但凡做生意的,随便花点小钱就可以盘上一间差不多的铺子,所以地摊这种东西在平日里基本是难得一见的。

    但一旦到了公盘开场的时候,地摊儿便如雨后春笋般排满了一条条的街道。这些地摊儿的老板大多并非是固定的生意人,只不过是一些原住民借着公盘的机会,随便进点儿货,打算挣几天快钱罢了。

    而就是这么一个临时铺开的摊子,在公盘开始的第一日,竟然就吸引了全城修士的目光。

    事件的主角是一个满身风尘的落魄修士,只一打眼便知这人应该是紧赶慢赶刚刚来到夷方城,若是不出意外的话,他来此的原因应该就是为了赶上这次原石公盘。

    再看看这人的穿着打扮和精神状态,如果这人精神没有太大问题的话,那他可能就是刚好遇到了什么坎儿,或者从始至终就是个烂赌鬼。

    不管因为什么吧,反正这个穿得破破糟糟,双眼呆滞无神的修士,花了不知从哪淘来的一千二百灵石,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摊上买了一块足有篮球大小,但外在表现普通至极的黑乌沙。

    按照夷方城的规矩,但凡是在公盘这几日买的灵石原石,无论大小多少,都必须当场解开,那落魄修士自然不会例外。

    钱货交接完毕之后,早已等候在一旁的解石工们便围了上来,落魄修士随便找了一个看得顺眼的解石工,拒绝了对方直接将石头一切两半的建议,很是多付了几块灵石的工钱,让解石工把这块大石头一点点磨出来。

    解石工对此没有什么异议,即便他觉得这块石头实在是没什么费工夫的价值,但既然主顾愿意付功夫钱,那他自然是无所谓,乖乖磨石头也就是了。

    可谁能想到,就这么一块破烂石头,解

    石工几锉下去,里面竟然露出了耀眼的金黄色!解石工一声惊呼,手里的锉刀再也不敢往下使劲了。

    他的惊呼理所当然吸引了旁边人的注意,而当那些循声而来的眼神落到那片金黄色上时,接连响起的惊诧之声再次吸引了街上更多人驻足观看,刚好路过此地的钱阳恰好也成为了其中一员。

    当更多的人把目光落到那抹金黄色上之后,解石工已经浑身颤抖得无法自持了,而这块石头的主人,那位落魄修士,更是双眼通红地不停往下咽唾液。

    但凡来到夷方城的人,没有人会不知道那一抹震撼人心的金黄色意味着什么,那是金行极品灵石所特有的极致光芒!

    钱阳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如今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傻子了,那抹金黄所代表的财富又何尝不是他所期盼的呢?

    钱大长老早年间也曾拥有过一块极品灵石,其来源不可描述,终究和杀人越货什么的脱不了关系。那是一块火行极品灵石,虽说颜色和眼前这块有所不同,但那种激荡人心的魅力却没有丝毫差别。

    一枚极品灵石至少也值上百万,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一枚极品灵石的价值就足以快速造就一名金丹修士,更别说现在这块原石竟有篮球那么大,天知道里边藏着多少块极品灵石!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夜暴富?”钱阳看了看那名落魄修士因为兴奋而涨得通红的脸颊,要说心里没有那么点羡慕嫉妒那绝对是假的。

    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了,与之相反的是周遭越来越寂静了,偶尔传来些修士间的低语,却更为此时增加了一些难以言喻的庄重感。

    不知什么时候,十数名神色冷峻的黑衣修士从人群中挤了进来,对了几个眼色之后,便围成了一个算不得规则的圈,隐隐将人群和那块大放异彩的石头隔离开来。

    人群中传来些许骚动,却无人移步。钱阳用探寻的目光看了看老丁头,意思是问这些位是干嘛地啊?

    老丁头的注意力明显全部放在了那块石头上,无论是对黑衣人还是对钱阳的问题都无动于衷,直到钱阳用力扯了扯他的袖子,他才满是不情愿地压低声音回了一句“那些人是来自品石师协会的,这是来维持秩序了,不用管他们。”

    “哦!”钱阳耸耸肩,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对这个什么什么协会有了些许好奇。

    在落魄修士的颤抖催促下,那名解石工终于小心翼翼地开始打磨原石的外皮,而原石中映射出来的光芒也越来越耀眼了。

    围观者的呼吸随着解石工的动作而愈发急促,大家愕然发现,那块其貌不扬的黑石头在打磨掉薄薄的一层石皮之后,里面呈现出的竟然是满满的一片金黄!

    我的三清道祖!那该是多少块极品灵石?

    围观修士都在心中暗下估算,我们学过立体几何的钱大长老更是翻出了被弃置多年的各种公式,偷偷算起了原石的体积。

    可算着算着,钱长老却突然心头一动,满脑子的数字瞬间烟消云散,他诧异地略微转头,正好看到人群中有一名格外魁梧的家伙正在做着一个非常奇怪的动作。

    与其他围观的人翘首观望不同,那魁梧修士手里不知拿了个什么东西,他把那东西高高举过头顶,一直正对着场中央的解石现场,似乎偶尔还略微移动,倒像是在调整角度。

    钱阳感到很奇怪,不知道这人是在做什么,却莫名觉得他的动作很有些熟悉。思索半晌,他愕然发现,这人的动作倒好像是前世某些人手里举着个dv,在拍摄着什么一般。

    钱阳的目光停留在魁梧修士身上的时间略久,那修士明显有所察觉,转过头正好对上了钱阳的双眼。

    钱大长老略微点点头表示歉意,魁梧修士友善地一笑,咧嘴就露出了一口洁白的板儿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