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第三百九十五章魔主

    萧灵芸的话让周围的氛围都瞬间将至冰点。

    离靖越和炎七渊都傻傻地看向了萧灵芸。

    炎流凤原本完全不在意萧灵芸,这会儿却对她怒目而视!

    炎流凤这才看清萧灵芸的惊艳模样,可这反而让她觉得更加愤怒,一定是哪个狐媚子勾/引自己的孩子,才会有不正统的血脉,这种低贱的血脉,她绝对不会承认的!!

    炎流凤气笑道:

    “好啊,真是牙尖嘴利,希望你能一直记着你自己说过的话,到时候若是腆着脸来找我,可别怪我翻脸!!渊儿,我们走,这样的人,连炎魔族人都不配当!!”

    炎七渊有些无奈,赶紧看向了萧灵芸,想让萧灵芸说几句,但萧灵芸却笑着道:

    “这话我同样也想对你说,你最好也记住自己说过的话,以后别腆着脸以长辈的身份来找我。”

    萧灵芸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炎七渊见此,想要挣脱,却被炎流凤抓得紧紧的:

    “我早就说过,我们炎魔族人血液高贵,你怎么就是不听,还要去找那些不三不四的女魔!!”

    炎七渊想到苍羽夕的存在,他急切道:

    “羽夕和芸儿都不是不三不四的存在,娘,以后你别这样说了,我去把芸儿找回来!!”

    炎七渊要离开,炎流凤就愤怒道:

    “还说不是,你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二十年没回来,现在都在家门口了,却连你爹不去见了,就为了那两个女魔,你说你这样像话吗?!!”

    炎七渊左右为难,他无奈地说道:

    “我会去见爹的!”

    说完,趁炎流凤没注意,赶紧离开了。

    萧灵芸面无表情地离开,离夜寒一直握着她的手,蛋蛋则哼了一声道:

    “那个人好讨厌,蛋蛋不喜欢她,娘亲你也不喜欢她是不是!”

    萧灵芸哪里看不出来蛋蛋是在安慰自己,可其实她一点都没感觉,毕竟是第一次见的人,对方那态度对她来说,根本无关痛痒,只是她懒得去理会这事。

    离靖越见此,摇摇头感叹道:

    “炎魔族人还真是和以前一样目高于顶,要是让她们知道你的身份,还不知会怎么后悔,以后有他们后悔的时候!”

    “芸儿,你别介意,你祖母她只是比较排外,等她接受你们,就不会这样了。”

    炎七渊这时已经追出来了,萧灵芸闻言没有说什么,只是说道:

    “不管是我或者母亲,都没有理由要让她接受我们,刚才父亲你也听到了,她不是我祖母,我也不会去认她,若是她不想认母亲,那也不用认。父亲若是想要母亲在她面前委曲求全,我是不会允许的。”

    炎七渊也知道炎流凤的性子,看到萧灵芸此刻生气,他也听出萧灵芸的意思,一时间进退两难。

    他对萧灵芸道:

    “你放心,我会说服母亲的,绝对不会让你和你母亲受委屈,你和我回去住吧?”

    萧灵芸正要摇头,却见离靖越道:

    “不用了,我好久没回魔宫了,我要去见见好久不见的友人,让芸儿在魔宫住着,怎么也比在你们那受气好吧,你先把你自己的事搞定再说。”

    离靖越可不会让儿媳受委屈。

    炎七渊想到他母亲的顽固想法都觉得头疼,只好点点头道:

    “那只能先委屈你们了,我会尽快来接你们的。”

    炎七渊还让萧灵芸和蛋蛋好好照顾自己。

    等炎七渊离开,离靖越就带着萧灵芸和离夜寒、蛋蛋去了魔宫。

    魔宫外墙十分恢宏高耸,一个硕大的鬼样建筑耸立在最高处。

    宫门如同兽口一般阴森可怖,旁边有魔物在看守着。

    见萧灵芸一群人走来,立刻呵斥道:

    “来者何人,此乃宫门禁地,闲魔立刻离开!”

    离靖越闻此,皱眉道:

    “让你们魔王出来见本王!”

    守门的魔物们听到这话,直抽抽自己嘴角。

    眼前的魔物有病吧,他哪来的底气,竟然敢叫魔王出来见他,他算老几啊!!

    守门的魔物立刻训斥道:

    “快滚,滚滚滚,傻子就别拉出来。”

    守门的魔物对萧灵芸和离夜寒说道。

    离靖越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当成了傻子,气得不行,直接大声吼道:

    “现任魔宫之主,立刻出来见本王!”

    离靖越的声音听着不大,可他一开口,整个都魔域都似乎在摇晃震动。

    而且他的声音经久不息,一直回荡着,整个都魔域的魔物们都听到了这话。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听到这个声音,守门的魔物也好,其它魔物也罢,全都觉得心里狠狠颤了一下,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感觉侵袭而来,让她们都很想跪地臣服。

    守门的魔物因为离得近,此刻已经不受控制地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被逼着都化为了原型,原型庞大却缩了起来,看着瑟瑟发抖,别提多怂了。

    其它听到这话的魔物们,也有些害怕。

    他们根本不知道是谁的声音,只有某些老魔物们,听到这话后,都惊诧地大吼道:

    “啊!这、这个声音,是、是魔主吗!!”

    “一定是的,这肯定是魔主的声音,只有魔主才会有这么可怕的声音,快、快快快,快去见魔主!!”

    不少魔族的老祖宗们吓得什么都顾不上,纷纷往魔宫而去。

    而魔宫里,正在休憩的现任魔王听到这话,都吓得差点滚落在地上。

    这声音太可怕了,他也不敢多耽搁,总觉得外面说话的魔很可怕。

    许多魔物们往魔宫门口而来。

    而原本就打算找萧灵芸的萧流墨,就要到宫门口时,便听到那声音,他全身汗毛都立起来,一出去,却见到熟悉的身影,当即冲过去:

    “灵芸姐姐!你、你怎么来了,我还想去找你呢!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

    萧流墨扑上去要抱她,结果一扑上去,就感觉硬邦邦的,萧流墨一抬头,才发现自己抱着的,是面无表情的离夜寒。

    看到离夜寒,萧流墨立刻闷闷地叫了一声:

    “夜寒哥哥。”

    萧流墨现在总算知道自己以前喜欢萧灵芸,他可后悔自己怎么当时就那么小,不然他就能在萧灵芸和离夜寒还没有成亲之前,先和萧灵芸在一起,这样离夜寒就没有机会了!

    可现在,他们连孩子都生了!!

    萧流墨就算不死心,也无可奈何,他也看出萧灵芸和离夜寒很恩爱,自己肯定是没有希望了。

    然而即使是这样,他还是本能的不喜欢离夜寒,此刻赶紧放开抱住离夜寒的手。

    离夜寒却当作没看到萧流墨对他的敌意,淡然地“嗯”了一声,像是回应他的话。

    萧灵芸看着都快比她高的萧流墨,感叹道:

    “流墨,你都长大了,时间过得真快。”

    萧流墨很想说自从在人界分别,到现在已经六年了,他都十七岁了,自然也高了。

    三年前亡魔林里萧灵芸离开的太快,他都没有机会和萧灵芸好好叙叙旧。

    萧流墨正打算让萧灵芸他们进宫里坐一坐,突然,一道声音传来:

    “请问刚才传音的是何人?”

    宫门口,一个身材高大,面容俊美与萧流墨有五分相似的男子有些疑惑地走出来。

    他看到自己儿子萧流墨和对方似乎认识,就更加奇怪了。

    萧灵芸等人看向了他,离靖越一眼看到,就皱眉道:

    “你就是现在的魔宫之主?你是紫魔族人?”

    魔王看到离靖越时,就有种莫名的想臣服的感觉,他更加诧异,不敢放肆,点点头道:

    “正是,不知您是?”

    “你当魔宫之主多久了,魔宫竟然连本王的样貌都没有了吗?这整个魔界,当年还是本王开辟出来的!”

    这话一出来,魔王总算知道他是谁了,赶紧跪下恭敬道:

    “您、您就是魔主吗?”

    要不是魔王能感觉到离靖越身上的可怕气息,他才不会相信十几万年都没出现过的魔主还能活着,但是现在,他却只能相信了,因为对方给他的威压真的让他觉得畏惧。

    他刚问完,周围就唰唰唰地出现了不少老魔物们。

    他们一看到离靖越,就赶紧跪下,抖着嘴满脸激动地看着离靖越,恭敬地行礼道:

    “属下参见魔主!!!魔主,您终于回来了!!”

    “魔主,我们之前还说为什么几万年没有下过灵雨的魔界会突然下起灵雨来,原来是您回来了,我们魔界有救了!!”

    “属下一直在等您回来,能在有生之年等到您回来,属下死也瞑目了!!”

    这些几万年都不出来一次的老魔物们,一个个热泪盈眶,看的魔王只抽嘴角。

    魔王无语当初他登基时,这些老家伙一个个说自己是老骨头了,就不能来参加了,结果魔主一回来,他们冲的比谁都快。

    不过他其实也不是特别想当魔界的魔王,毕竟魔界太贫瘠了不说,魔老法又在那里虎视眈眈。

    天知道他只想是不是偷跑去妖界或者仙界摘点灵果吃吃,过逍遥的日子。

    要不是萧流墨这个不是什么时候风流时留下的儿子回到魔界来了,他其实都想干脆把魔王之位给魔老法的。

    毕竟他觉得魔老法那么想要魔王的位置,一定会为了魔界殚精竭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