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酒剑长歌行 > 正文第八百三十章无双剑

正文第八百三十章无双剑

    地魔王的步步紧逼与血魔王只靠蛮力取胜之道有着天壤之别,当那就像是要缠绕整个世界将其拖入其中的魔气满溢而出之时,就算是能够与‘心剑’齐名的‘意剑’也只能以自身剑意堪堪抵挡,却无法做出真正有效的反抗。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不愧是魔神殿两大金刚中的地魔王,自身实力果然惊人!”,向后退去数步,再一次阻拦了魔气四散的‘意剑’突然面露微笑,当即从怀中摸出了一张泛黄的符咒贴在了自己的心口处,随后一边靠着符咒中源源不断的散发出来的浩然正气一边优哉游哉的说道:“但是就像是我和‘心剑’一样,如果你无法将血魔王的一起都占为己有的话,那么具永远无法成为完整的自己,也就是说不管你怎样努力都不可能成为下一个始祖天魔···哈哈哈哈!地魔王,难道你就甘心如此?”

    “少以妖言惑众,我与血魔王一心同体自然是懂得这个道理,但是你若是想以此来引诱我犯错的话,那你可就要失望了,本王从来只听命于天魔尊上!”

    漆黑如墨的魔气化作道道尖锐的刀锋从四面八方杀向‘意剑’,但却被对方一一躲闪,随后更以剑芒回敬,一来二去,在有着符咒的加持下,‘意剑’居然能够和地魔王打成平手,这样的结果是前者从未想到过的。

    “你想要拖延等到其他人来到这里···”

    地魔王微眯着双眼,其实他一直都知道‘意剑’的想法,在千万年的岁月流逝中,魔神殿二金刚和万物生灵之境的两把剑相争上万次,其中常常以‘心剑’独战胜出,地魔王与血魔王协战取胜,四人之间各有胜负,但若说四人中最强最弱者是谁的话,那么‘意剑’必然是四人当中最弱的那一个,但在‘心剑’在场之时却能够发挥出超过自身数倍的实力,正因如此才让地魔王认为对方在等待着‘心剑’的到来,而不是依靠那张符咒来取得胜利。

    但是,地魔王所想的却是再一次再一次的出现的偏差。

    因为‘意剑’所选择的,用来战胜他的方法并不是依靠自身实力来拖延直到‘心剑’的到来,反而是在将那张散发着浩然正气的符咒抛入空中,让其先行抵挡魔气之时毅然决然的显化真身,让其身后的木九卿将自己握在手中,去成为了对方手中的那把剑。

    “没想到你所想到的居然会是这样的一个办法,哈哈哈哈!实在是思之令人发笑的选择!”,地魔王看着‘意剑’幻化真身成为了木九

    卿的手中之剑后那是咧嘴狂笑,更是极其狂妄的散去魔气后敞开胸怀大声道:“你想要让那个弱小的年轻人来击败我?那就让他来试试看,看看他能不能用其手中之剑给我留下一道难忘的伤痕!”

    “曾经因为手中剑的断裂而导致我再也无法施展那一招···但是如今或许可以尝试一番”

    抚摸着由‘意剑’显化而来的剑锋,木九卿突然想到自己的第一把佩剑就是因为施展了让其无法承受的剑招而断裂,而接下来的所有剑器却都因自身仅是凡品而无法与他人对抗才断裂无用,但如今‘意剑’在手,木九卿知道这是一把通灵且可称之为‘神兵’的剑器。

    于是在地魔王狂妄自大不曾动手的空隙间,木九卿将自己藏在道心中的那几个曾经的剑灵取出送入‘意剑’的剑身,让其亮起点点流光证明剑灵融入成功后才抬起头来正视着对方说道:“这一剑我会使出我的全力,希望你不要太过脆弱被我一剑斩杀”

    “哈?一剑就想杀···等等!这股气息···你!”

    九转天命莲蕴藏着木九卿九世轮回以来所得到的所有力量和来自于这件仙器自身的力量,当九瓣莲叶全数盛开且露出其中的花蕊后更是将这份力量送至顶峰,但由于这股力量实在是太过强大才导致木九卿一直以来都不曾使用,但今日所面对的地魔王却让其有了用武之地。

    地魔王瞪着那双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木九卿颤抖着声音说道:“这是···这是,这是九转天命莲的气息!混蛋!今日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做成肉酱日日夜夜与人族的血肉混在一起吞入腹中!”

    “你的反应很快,但是还是不够快”

    “这一剑并无名号,也无任何招式···仅仅是一剑”

    当木九卿手提‘意剑’慢慢悠悠的,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向地魔王,原本被浩然正气和魔气所侵占的这座小山谷便开始渐渐崩塌,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剑意杀念开始从天地万物之间涌现,且源源不断的涌入剑锋之中。

    就是这样朴实无华的一剑,木九卿就这样走至地魔王的跟前将其横于胸前。

    “真是令人厌烦的小家伙···但是你今日还是要死,且必须也必然会死在我地魔王的手中!”

    话音刚落,地魔王便伸出自己那双布满了魔气的爪子抓向木九卿,竟是想要以这样抓小鸡的方式去将木九卿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只可惜事与愿违,就像是‘心剑’所修之剑道是为‘用剑如神,剑随心意’与‘意剑’所修的‘驱剑承影,无形无踪’截然不同,木九卿修炼的剑道自然也和前两者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当自身的剑道3夹杂着来自于无双剑道的‘无双剑意’后,当木九卿伸手将那‘意剑’的剑尖直指向地魔王的道心时,原本还龇牙咧嘴的地魔王居然面露几分恐惧,随及抬脚向后方退去,但木九卿怎么可能会放过这样的几个绝佳的机会,对自身的剑道再熟悉不过的他当即踏步追了上去,手中的剑锋更是骤然爆发出了一股强烈的杀意和一道璀璨的流光。

    “如果说以心神御剑是为‘心剑’,若以意念驱影,使得剑气无踪无形是为‘意剑’的话,那么在下这一招以杀念战意驱使,是为贯穿天地之剑的剑道就为‘无双剑’,地魔王,不要太跑了,接我一招我便让你走!”

    伴随着怒吼声的回荡,一声刺耳的剑鸣伴随着‘意剑’出鞘刹那间将天地间所有的声音全数消除,等到那一抹血色的剑影缓缓散去,当木九卿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地魔王的身前时,‘意剑’的剑锋早已经沾惹上了来自于地魔王心口处的鲜血,以及那一颗还在滚烫的跳动着的道心。

    “不愧是少主人,此剑的速度隐隐间有超越‘心剑’的迹象,而且对剑锋所指的把控也有着超越‘意剑’的迹象,再加上那一往无前的战意和令人胆寒的杀念···若是三者合一,啧啧啧,这还真是难以想象啊!”

    幻化人形将地魔王的道心一手捏碎后‘意剑’转过身来看着正在大口喘气,看起来确实非常累的木九卿说道:“既然地魔王已死,那么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但是少主人你的任务似乎还未结束,在下希望能够早日见到变得更加强大的少主,我想不管是‘心剑’还是主上都很期待你的到来!”

    “那还真是勉为其难,而且你能保证接下来不会再有魔神殿的人来打扰我吗?”,木九卿靠着一旁的树干起身,喘着粗气问道。

    “主上要我转告少主人,虽然魔族好战杀戮,但如今两大金刚都已经死去,魔神殿战力受损严重,所以在短时间内是不会有任何余力来干扰少主人了”,将一张纸条交给木九卿后,‘意剑’一边踏空而行一边说道:“主上还说了,要你不要担心任何其他的事,他会在万物生灵之境等待你的到来,希望少主人不会让我们失望,也不要让主上等待太久!”

    (本章完)

    酒剑长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