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酒剑长歌行 > 正文第八百二十九章意剑

正文第八百二十九章意剑

    “你这又是何必呢···就算你是上官家的小姐,就算你当初因为自己的身世而选择做出的哪一些事我早已不放在心上,虽说想要突破修为境界便需心无旁骛,但总好过死去吧···”

    亲手将已然没有任何气息与生机存在的上官霓裳的身体埋葬在山谷的最深处,看着被自己立起来的那一块仅仅刻上了‘上官霓裳’四字的石碑,木九卿拿起酒葫芦从上而下的倒着晶莹的酒液,在石碑四周的土壤皆被浸湿后才坐在一旁的巨石上自顾自的说着当初自己在发现上官霓裳的身份时曾确确实实有过的些许愤怒之意,但更多的则是对于上官霓裳突然死去的悔恨。手机端 a

    “为了你而死去的人那么多,难道说你就从未感到过自责吗?”

    在木九卿缅怀上官霓裳之时,一道高大的身影踏着厚重的步履走至他的身后,在见到坐在石碑前沉默不语的前者时更是嬉嬉笑笑的开口说:“如果我是你,这么多人因为自己而死的话早就畏罪自杀了!哪里还有脸面继续活在这个世上去继续祸害自己朋友家人的性命!”

    “人活在世上没有错,但是似你这般活在世上却要依靠他人的生命来作为代价的家伙却是没有这个资格”

    “所以···今日你就是来收我的魂,夺我的命,对吗?”

    木九卿慢悠悠的转过身去,见到了正在把玩着手中的一条黑色锁链的高大身影,再观察到对方头顶上那显眼的两根大角时便明白来者便是魔神殿之人,而且修为境界极高,自己并不是其对手。

    但就算自知不敌,木九卿还是睁着自己那双显露几分执意且自傲的眼眸,一边盯着对方一边说道:“实在是可笑至极,魔族之人一直以来都以拦路者来破坏着他人的命途与道途,也正因如此才会造成太多太多无辜者的丧命,而如今却由你魔族来对我说教···你的确很强,至少比我强太多太多,所以,要杀要剐随你,磨磨唧唧的就像一介老妇人般令人厌烦!”

    “臭小子,你找死!”

    被木九卿言语激怒的魔族之人当即选择出手,伸手就抛出了自己手中的那条能够勾魂夺魄的锁链,其目的也由此显现,竟然是要生擒木九卿,而非当场格杀。

    但木九卿可不会真的让对方就这样将自己抓住,在锁链被

    对方抛出且如有自身意志一般的追在自己身后的下一秒,本不想使用底牌的他不得已将体内来自于九转天命莲的那九世轮回凝聚而来的力量融入到现今的魂海道心,使得其境界如坐上飞剑一样一步登天。

    “铛!”

    化雨剑与那碎脸碰撞在了一起,但最终以化雨剑的碎裂而告终,也宣示了第一次的对决是木九卿败了。

    “凡物要如何与我手中的魔器相提并论···虽然我不知道你身上的强大气息由何而来,但是身为一介剑修却失去了自己的佩剑,我想你应该已经没有任何抵抗的手段的吧?”,将被锁链捆缚中的那一截化雨剑随意一扔,魔族来人面目狰狞的看着木九卿发出阵阵嘲笑。

    “剑道并非如此浅显,若手中有剑才可使剑的话,那天底下就没有一人有资格去修炼剑术”

    “今日就要你见识一下何为剑道!”

    从第一世轮回成为万物生灵所眷顾的那一道灵体开始木九卿就选择了剑道作为自己的道途,更是先后拥有数把剑器来作为自己杀敌证道的依仗,但随着修为境界的越来越高,以及对道的理解越来越深,木九卿不再依赖自己手中之剑,而是明悟一位剑修可以以剑器为剑,也能以万物生灵为剑,而其中最为关键的便是自身拥有的那一颗通明剑心。

    话音落下,在山谷中生长茂密的花草树木开始随着一阵阵令人不寒而栗的劲风而颤动,当其中的一片绿叶被吹落且不断地飘向魔族之人,还被对方毫不在意的随手一拍时,一股凌厉的剑气就已经被木九卿所释放。

    “啊!”

    顺着惨叫声望去,原来就在魔族之人触碰那片绿叶想要将其拍走时却被其中蕴藏的剑气所伤,当即在手掌中浮现了一道血红色的剑痕,而且因为剑气纵横的原因无法在短时间内复原,而像那片绿叶一样的无形剑气还隐藏在这片山谷的任何一个地方,它可以是一块石头,也可以是一滴露珠,更可以是一阵缓缓而来的微风。

    “以万物为剑的剑道吗?”

    魔族来人略微沉默,这样的剑道其实他并未见到过,唯一被其熟知的也只有独战自己从未一败的‘心剑’,以及被‘心剑’所掌握的那一种名为‘剑随心意’的剑道,但在发现木九卿所施展的尤为不同的剑道

    时倒是有了些许兴致,强行压制了手掌处的剑气后一步一个脚印走至前方大声道:“你的剑道却是令我刮目相看,但是你要用什么样的办法来弥补我们之间的差距呢?”

    实力的差距是无法用任何办法来弥补的,如果说以秘术来强行提升自己的修为境界,那么得到的最终结果也只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如果依靠外力来制衡二者之间的差距那么只会让对方找到更为明显的破绽来逐个击破,唯一能行的便是正面交锋,以更高的境界来击败对方,而木九卿恰恰无法做到这一点。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这一战你的对手不是他,而是我!”

    “是谁?给我出来!”

    “出来就出来,但是你要保证我出来后你不会逃走”

    话音刚落,只见到一身着长衫道袍,手中还拿着一个热气腾腾的包子的年轻男子从一片白云跳下来到木九卿的身前,恰好将后者与那魔族之人相隔。

    “原来是你,是万物生灵之主让你来这里阻止我的?”,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年轻男子,魔族之人略显烦躁的说道:“没想到万物生灵之主早就料到我们会在这个时候对天外天动手,所以早已准备了后手就等我们自己跳进来,但是···仅仅靠你一人或许无法阻止我吧?”

    “‘意剑’”

    “切,行不行可要试过才知道,况且你难道还不知道血魔王已经被‘心剑’给斩了吗?如果说‘心剑’马上就会来的话,那你还会有多少胜算呢?可悲的地魔王?”

    比起心剑要更加活泼跳脱的意剑与前者一样本为一柄剑器,更是与前者境界相同,更为巧合的便是这两把剑出自一人之手,说是亲生兄弟也不为过,虽在化形后个性迥异但也都听命与万物生灵之主,所以无论对方身在何处都可心有灵犀知晓对方现在的状态如何。

    当然,就是因为知道心剑此刻正在护送一些人去往万物生灵之境,所以意剑才会这样说,其目的就是为了让对方知难而退,毕竟对方说的不错,若以他一人对上那地魔王还真就没有太多的胜算,要知道地魔王可比那血魔王要强大太多。

    “少给我危言耸听,只要杀了你和你身后的那个小家伙,就算血魔王真死了那又如何?看招吧!意剑!”

    (本章完)

    酒剑长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