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血精灵崛起 > 672真正的……先知
    那时军团正在攻打一个战略位置十分重要的星系。

    在浩瀚无边的无垠止境中,距离的长短其实毫无意义,只因为存在着能突破空间限制、跨越遥远距离的空间法术。

    但空间法术的施展,在很大程度上受到空间障壁的限制。宇宙各处的空间障壁牢固程度不一,有的坚韧异常,有的脆弱不堪。

    某处宇宙空间的空间障壁越牢固,以其为传送终点、或是在其中施展空间法术,所需耗费的能量就越多。一些特殊情况下,就连燃烧军团都难以承受如此海量的能量消耗。

    因而

    对屡屡发起规模浩大的远征的燃烧军团而言,一处宇宙空间的空间障壁薄弱与否,就成为了它是否具备战略价值的重要考量因素。

    而那片被称为“晨星”的星系,空间障壁便薄弱至极,堪称绝无仅有。

    若能将其攻占,并在彼处架设传送通道,该星系将成为燃烧军团在无垠止境中的又一个前进基地,进可向数百个星域、成千上万个星区、无数个星系输送兵力,退可与逐渐成为燃烧军团大本营的阿古斯所处星系,乃至孕育了亿亿恶魔的扭曲虚空连成一片,其价值不言而喻,难以估量。

    不成想,“晨星”星系竟如洪水中的磐石一般,在燃烧军团势如烈火中屹立不倒长达上千年之久。

    原因只在于那颗生存着自称为“晨星人”的智慧种族的类艾泽拉斯行星。

    晨星人同样信仰着“先知”就和燃烧军团此前遇到的无数个智慧种族一样。

    不过由于星球内部并未孕育泰坦星魂,晨星人的个体实力并不算强,比不上燃烧军团目前正在攻打的艾泽拉斯的生灵。

    可离奇的是,晨星人对燃烧军团和恶魔了若指掌,在诸多针对性极强的战略战术下,最早负责此间战事的基尔加丹所部竟被打的丢盔弃甲,无奈铩羽而归,不得不寻求阿克蒙德的帮助。

    百年后,阿克蒙德亲率麾下恶魔与基尔加丹汇合,对“晨星”星系展开攻势。

    两位军团副手及其麾下达到燃烧军团兵力总量三分之一的恶魔,同时攻打某一单独星系,这在燃烧军团远征的历史中,堪称前所未有的壮举。

    无数的恶魔,即使是填,也能生生填满该星系所处的宇宙空间

    但

    他们打了三百年,都没能攻破“晨星”星系的防线,只在星系外围留下了无数艘报废的星舰,亿亿万具恶魔的尸骸。

    海量的邪能金属,无数的邪能尸骸,甚至被基尔加丹的歼星旗舰残骸的引力牵引,围绕着它形成了一颗邪能死星而后这颗死星又被“晨星”星系的恒星的引力捕捉,成为了该星系第九大行星

    为期千年的战争,燃烧军团兵力折损过半,万载积累挥之一空。

    正在无垠止境与虚空领域的交界处,率领军团主力抵御虚空势力的军团之主萨格拉斯得知此事后勃然大怒,只留下必要兵力继续防备虚空大君的入侵,自己则亲自降临在了“晨星”星系

    基尔加丹仍然记得,当主人的无上身躯出现在“晨星”星系外围时发生的一幕

    主人握住那颗邪能死星,将其掷向了恒星的核心。得不到,就毁灭。他要毁灭整个星系,而后再在其上重建,哪怕这将耗费无数年的光景,也好过平白在此葬送宝贵的兵力。

    在邪能死星穿越恒星表面的过程中,海量的恒星质喷涌而出,如一条火舌般,舔食着恰好运行到喷涌点上方的第一颗行星。那颗行星顷刻沦为人间炼狱

    就在恒星质即将彻底爆发,将整个“晨星”星系扫荡一空时,“先知”降临了。

    一股宛若传自太古的波动从他体内散发而出,“晨星”星系瞬间恢复了原样。

    萨格拉斯当时的神情,令基尔加丹记忆犹新。

    是震惊。

    “先知”随后说道“我从遥远的未来而来,彼时的无垠止境,业已因在尔等的远征中千疮百孔,支离破碎,无力抗衡虚空势力的入侵。萨格拉斯,收手吧,趁一切还来得及,我们虽然理念不同,却有着共同的敌人。虚空的威胁尚在,我们不应互相残杀,平白内耗,这正是虚空势力想要看到的一幕。”

    旁观的基尔加丹明白,这位早已经成为泛宇宙多远信仰主体的军团大敌,有着和自己的主人截然不同的理念。种种迹象表明,他试图联合所有智慧种族,将无垠止境打造为一个整体,抵御虚空势力的侵袭。

    但谁都知道

    尤其是基尔加丹与阿克蒙德,更是心知肚明

    来自虚空的腐化注定无法消弭,至少他们的主人萨格拉斯,曾经掌握着宇宙间最为殊胜知识的泰坦的一员,未曾发现过消弭虚空腐化的办法。

    腐化可以暂时遏制,这并不难,以现有的手段,甚至可以遏制亿亿万年的时间。

    但如果找不到从根源上清除腐化、逆转腐化的办法,放眼永恒的时间尺度,无垠止境终将被虚空蚕食殆尽。

    这就好比,一个数字可以无限大,但它终究不是“大”本身。腐化可以一直遏制,腐化到来的时间可以无限延后,但终究无法被彻底解决。

    萨格拉斯曾对阿克蒙德和基尔加丹说起过他曾经的泰坦同胞们,对一颗名为艾泽拉斯的星球做过的事情。那颗星球里孕育着泰坦星魂,却遭到了光暗感应性寄生共同体的腐化。

    利用一系列手段,万神殿的泰坦们遏制住了艾泽拉斯的腐化源。他们寄希望于在未来,能找到治愈这颗星球,并令其中那个最强大的泰坦星魂降生的办法

    多么愚蠢的行为。

    泰坦立身于永恒,却妄图以非永恒的办法,对抗永恒的敌人。

    若是这样的办法奏效,主人萨格拉斯又缘何做出毁灭无垠止境的决定

    死亡或许可以延后,却终将降临。

    燃烧军团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与时间赛跑,在虚空的腐化遍布无垠止境之前将万物毁灭。

    这

    是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但除此之外,再无良方。

    但令基尔加丹震惊的是,主人萨格拉斯当时竟眼现希望的光芒一种数亿年间主人从未展露过的情绪并颤声说道“你你找到了清除腐化的办法”

    “先知”摇了摇头,回答说“没有。但我知道,希望存乎于时光的终末。”

    萨格拉斯嗤之以鼻,宛受耻辱般说道“那你与那些可悲可笑的泰坦有什么区别你们的软弱,终将导致宇宙沦为虚空的食量”

    “先知”质问道“那你就要亲手将它毁灭”

    “毁灭它,也比眼睁睁看着它堕入虚空要好”

    于是,主人就像“先知”发起了攻击。

    那场战斗,把“晨星”星系打的支离破碎,战斗过程中,“先知”一直试图说服主人,但主人不理不睬。

    最终,“先知”无奈离去,临走时还以远超基尔加丹认知极限的手臂,将居住着晨星人的那颗星球一并传送走了。

    那一场战斗过后,基尔加丹发现,主人长时间徘徊于扭曲虚空的知识长廊,静静沉思,似在思索什么。

    此后万年间,不管军团攻打哪里,都会受到“先知”信徒的阻碍。“先知”本人也屡屡现身,常与赶来的主人萨格拉斯在宇宙间大战百千个日照循环。

    有一次,主人萨格拉斯竟对“先知”说“放弃吧,我试过千百种方法,都没能从根源上清除腐化。这个宇宙注定无法抵抗虚空的侵蚀,唯有毁灭,方能在废墟之中重建希望你很强,甚至比我还要强大,我们应该联手”

    “我们确实应该联手。但却不是联手毁灭宇宙。”这是“先知”的答复。

    这件事以后,“先知”时常来到扭曲虚空,出现在主人面前,与主人边打边争论,争论最新想到的办法

    他们谁也无法说服谁,却对对方惺惺相惜,渴望劝对方“改邪归正”,认同自己的理念,共同抗衡虚空。他们之间仅有的分歧,其实只是理念的不同而已,但殊途同归的是,虚空都是他们终极的敌人。

    每逢此时,如果基尔加丹刚刚结束一场为期百年的战争,或是因战争受伤,返回扭曲虚空修养、重整兵力,那他便会去旁观。阿克蒙德也是一样。

    因为主人与“先知”的争论,总能涉及这宇宙最为深奥玄妙的知识,听者受益无穷。

    主人萨格拉斯,是把在艾泽拉斯碰到的这个先知,当成了那个“先知”

    基尔加丹当然知道原因。

    他不是个对时间线一无所知的傻子,对于“先知”那等能与自己主人打得有来有回的存在而言,时间并不是线性的。

    这个名叫安格玛晨星的先知,同样掌控着的秩序本源和虚空本源,虽然显得无比稚嫩,本质却并无差别。

    在主人眼中,他也许就是年轻时的“先知”

    在主人心里,所有的证据都无比确凿,“先知”于此时的艾泽拉斯崛起,于未来超凡,并跨越时间的迷障,回到自己展开燃烧远征之时劝说自己

    所以基尔加丹也就明白,为什么主人会命令自己亲自出马了。

    如果仅仅是说如果自己没有认同主人的理念的话,或许会把主人的行事方式,当做是绝望的终极体现。

    难道不是么当已知知识框架内找不到解决之道,就只好以最激烈,最残忍,最暴虐,最黑暗,最邪恶的方式,蛮力破除死局。

    与之相对的,那位“先知”

    便是希望的终极化身,其对理念的坚守完全不输于主人。

    主人需要他。

    主人的燃烧远征需要他。

    主人希望在他崛起之时,点滴消弭他那坚定信念的根源,而今对他的学徒、爱人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个微小的开始。在遥远的未来或者说曾经,基尔加丹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这种非线性时间线的因果关系主人会邀请他与自己一道以毁灭无垠止境的方式,毁灭这个注定已无可救药的世界

    但

    即使证据就摆在眼前,基尔加丹也无法相信,此先知就是彼“先知”。

    因为

    只要见过那位“先知”的强大,就绝不会相信,他竟是从一个无比孱弱的凡人成长到冠绝宇宙的高度的。

    这比别人告诉他,一个小蚂蚁会成长为泰坦还要不可思议。

    思绪纷呈间,苏拉玛城已出现在地平线远端。

    “大人,我们到了。”哈维斯恭敬地说道。

    基尔加丹暗自叹了口气,抛开所有杂念,望向了这座宏伟的凡人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