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同人动漫 >万界之反套路主角 > 第三百八十六章宋怡然的痛苦

第三百八十六章宋怡然的痛苦

    “你说你不能更改自己的设定,那你为什么可以伪装自己呢?”李末不解地问道。

    “因为我压根就没有改变我自己任何一个地方,我所做的只是改变这个世界上所有人眼中我的样子。我并没有改变我自己,而是改变了除我以外的所有人,我这样说你能明白吗?”宋怡然耐心地给李末解释。

    “居然还有这么多限制,看来你这个能力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嘛。”李末撇了撇嘴说道。

    “这能力好?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在我看来,我的这个能力是我现在最大痛苦的来源。”

    宋怡然的眼神很悲伤,她看上去似乎真的因为她的这个能力而遭受了很多的痛苦。

    可是李末还是不明白,拥有能够改变世界的能力不是很好吗?在某种意义上,你就是世界的主宰,你能够随心所欲地做任何事。

    李末要是有这样的能力,估计做梦都会笑出声来,宋怡然居然会为拥有这样的能力而感到苦恼?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身在福中不知福?

    “这个世界的一点点改变,都能够引发非常严重的后果,我曾经做过一件令我非常后悔的事。”

    宋怡然的表情变得暗淡起来,在说起这件是的时候,她的身体都有些微微的颤抖,宋怡然似乎很不愿意提起这件事。

    “在有一天的晚上,我只是觉得月亮看起来太小了,所以便想着让月亮离的近一点,让它看起来更大一些,可是我却没想到会因此引发了非常严重的后果。”

    宋怡然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就因为我那任性的举动,月亮靠近地球,引发了潮汐反应,很多沿海地区都发生了大海啸。由我引发的那种大海啸夺走了这个世界上数千万人的生命。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才知道,我到底掌握了多么可怕的力量。”

    宋怡然睁开眼睛,低头看向自己两只手。

    “我的手上沾满了无数人的鲜血,那些人都是因为我才死的!这全都怪我啊!”

    李末看的出来,因为那件事宋怡然是多么的自责。

    “你其实不需要这样,这个世界是你创造出来的,你可以这么想,死去的那些人都不是真实存在的,他们都只是你作品中的人物而已。”

    “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当我亲眼看到那尸横遍野的悲惨场景的时候,当亲耳我听到受难者家破人亡的哭喊声的时候,我很难说服自己他们只是我幻想中的人物。因为他们并不是冷冰冰的,他们是实际存在的,他们也能够感觉到悲伤,他们也能感觉到痛苦!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啊!”

    宋怡然越说越激动,她眼中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你难道不能让那些死去的人复活吗?这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一件难事吧?”李末疑惑地问道。

    “是啊,我是可以让他们复活,但是你知道想要复活一个人有多么的困难吗?”

    宋怡然垂下眼皮,神情非常的悲伤。

    “我能够更改世界的设定,但是却不能随心所欲地做任何我想要做的事!我如果想要复活一个人的话,我必须要知道那个人的身份,性别,年龄,死亡的具体时间,还需要他死后的尸体在我身边!我要同时满足这所有的条件,才能够把一个人复活!可死了那么多人,我又怎么能够做的到复活所有人?”

    宋怡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而且有些特定的规则也不是我能够随便改变的,我曾经想要更改过设定,让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拥有不死之身。但是结果我却因为剧烈的头痛直接晕死过去!那次我足足晕了一个月,醒来之后我发现,我更改的设定并没有任何的效果。”

    “好吧,这样的话确实不行,看来,你这个能力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随心所欲,我之前把它给想的太好了。”

    李末有种感觉,这个世界就像是一个智能系统一样,智能系统并不能完全准确地分辨一个人的意图,主人只有把他下达的任务说的尽可能的详细,智能系统才能够照着实行。

    可是智能系统也并不是万能,还是有很多东西是它不能改变的。

    “你刚刚给我做演示的时候,曾经有一段时间让水浇不灭火,这样难道不会出问题吗?”

    李末突然想起来这件事,虽然那个设定只持续了几十秒的时间,但还是很有可能有人在这个几十秒内葬生火海。

    “没关系的,在这个小木屋里,我的能力被限定在这个屋子所处的区域里,其他地方是不会受到影响的。”

    李末看了看宋怡然的这个小木屋,刚刚她那么着急地把李末拉进屋子里,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也不知道这个小木屋有什么特别的,居然能够限制宋怡然的能力范围。

    “这个地方只是暂时限制了我的能力作用区域,但是并不能持续太久,再过一段时间,我就又要换一个地方了。”

    宋怡然上前抓住了李末的手。

    “李末,我需要你的帮助,他们已经找到我了。”

    “他们?他们又是谁?”

    宋怡然并没有说清楚,所以李末并不知她口中的“他们”是谁。

    “他们是想要追杀我的人,我不知道他们的身份。”

    “连你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是什么,你怎么知道我能够帮你呢?”李末拿手挠了挠头,他不明白宋怡然为什么会对自己有一股莫名的信任,不仅把她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了自己,还确信自己能够帮助她。

    “因为你是李末啊。”

    “你这算是什么回答?”

    李末觉得宋怡然的这个回答也太没有说服力了吧。

    宋怡然先是走到离李末非常近的地方,然后把自己的半边脸给贴在了李末的心脏位置上。

    “李末你知道吗?虽然我只见过你几年,但我总感觉我们已经非常熟悉了。我曾经做了很多的梦,在那些梦里面,我和你都不是我们自己,我和你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共同经历了很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