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卡尔斯腾别邸,客房。

    “到底怎么回事?”

    坐在沙发上,艾米莉雅的表情充满了困惑和不安。

    “为什么库珥修大人会突然邀请我们住下来呢?”

    艾米莉雅的困惑,同样也是唐冬与蕾姆的疑惑。

    只是,蕾姆没有想太多,以一个合格的佣人的身份,选择了旁听。

    唐冬则是从刚刚开始便一直靠在墙边,手无意识的卷弄着自己的发梢,多少有些陷入到沉吟中。

    回想起刚刚在会客室里,库珥修有在注意自己的表现,唐冬若有所思而起。

    随即,唐冬便是喃喃出声。

    “难道是因为我的原因?”

    否则的话,那就没有办法解释库珥修那一眼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没想到,来到这个世界以后产生的蝴蝶效应,甚至在这里也体现出来了。”

    不过,认真想想的话,或许,这个发展才是应该出现的吧?

    来到这个世界里以后,唐冬虽然为了专注提升实力的事情,尽量仰制自己的行动,可存在本身势必还是会造成一定的影响。

    像是杀死前来阻止艾米莉雅进行王选的艾尔莎,或者是收拾掉在梅扎斯领散发诅咒的咒术师,还有王都魔女教派来的指头,唐冬都亲自出手对付过这些人,没有造成影响才是奇怪的事情。

    只是,唐冬的影响貌似没有波及到魔女教,亦或者是反倒仰制了魔女教的出现,这才造成了魔女教一直都在暗中行动,没有一点消息的结果。

    可在王选会议上,唐冬却是当着全王国的高官要员的面,大大的改变了艾米莉雅的待遇,以最为引人注目的方式,进入了王国的人们的视野。

    这样一来,造成的影响自然便奇大无比了。

    被龙指定为龙之圣女是一个结果。

    现在,在这座宅邸里的谈判导致的这个局面,也是一个结果。

    “果然,穿越者无论如何都会给一个世界造成改变吗?”

    毕竟,穿越者本来就是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人物。

    菜月昴也是一样,没有他的异世界反而还不会闹腾出这么多事情出来。

    就像是在平静的湖面投入了一块石头,那就肯定会激起涟漪一样,穿越者这块石头一经投入,那在蝴蝶效应的作用下,原著世界必定会产生或多或少的改变。

    这一点,直至到如今为止,还不是有经验可寻,毕竟这只是穿越的第一个世界。

    “那么,这一次,我在这里造成了什么影响呢?”

    唐冬这么思索着。

    最终,结合原著的剧情,设想来设想去,唐冬都只设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于是,唐冬抬起头来,看向了艾米莉雅与蕾姆,开口说道:“我先去外面走走,你们也别想太多,今天就在这里休息,好好想想明天的谈判该怎么做。”

    闻言,艾米莉雅与蕾姆互相对视了一眼,最终,均都只能点下头。

    唐冬这才微微一笑,向着两个少女挥了挥手,走出了房间。

    往外面的庭院的方向走去。

    ————————————

    今天的天气格外的晴朗。

    阳光从天际上洒下,让金色的光辉笼罩住整个卡尔斯腾别邸,照亮了那铺满地面的草坪。

    唐冬从宅邸里出来,来到庭院里以后,立即便是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喝!”

    在低沉的喝声中,威尔海姆正紧紧的握着一把骑士剑,蓦然释放出一记挥砍。

    骑士剑干脆利落的切开了风,让凌厉的破风声响起,听起来竟是有种舒服的感觉在里面。

    然而,如此令人舒服的斩击,却一点都不俗。

    首先,速度快到令人惊讶。

    就像是只有一道弧光在空间中闪过一样,如果是一个普通人的话,估计有可能会以为是自己眼花,眼前晃了一下而已。

    其次,那斩击的力道亦是极为讲究。

    风虽然被干脆利落的切开,可大气却没有因此而紊乱,如同只有骑士剑所挥砍而过的轨迹上产生了动静似的,一点都没有产生劲风。

    可想而知,挥出这一剑的人到底用了多么巧妙的力道才恰好控制住了这个动静。

    其中的精髓,或许真的只有身经百战的人才能够察觉得到。

    对此,威尔海姆却是收起了骑士剑,转过身,向着唐冬弯腰行礼,说了这么一句。

    “让您见笑了。”

    “见笑吗?”唐冬失笑般的说道,“如果这般技艺都只是见笑的程度,那近卫骑士团里估计得有一半以上的人得收拾东西回家了。”

    “只是承蒙大人看得起而已。”威尔海姆面无表情似的说道,“在下毕竟只是一名执事,舞刀弄枪的事情,或许已经及不上现在的年轻人了。”

    “你这才是说笑了,威尔海姆先生。”唐冬瞥了威尔海姆一眼,不以为然的说道,“如果连传闻中的「剑鬼」都只是区区一名执事,那这个世界的档次就真的太高了。”

    「剑鬼」

    这个称号,在当今的王国里,那可是一点都不会逊色于「剑圣」之名。

    因为,拥有这个称号的人,曾经可是在一场战争中无视了友军的存在,在战场上肆意的暴走,冲入敌阵,杀得敌**队兵败如山倒,掀起一番腥风血雨以后安然无恙的回归,方才得到了这个称号。

    而且,在那之后,没过多久,拥有这个称号的人便击败了上一代的「剑圣」,最终成为了近卫骑士团的团长,留下了惊人的战绩跟传闻。

    这个人,就是眼前这位年过半百的老绅士——威尔海姆·特利亚斯。

    所以,这个老人的身上才会有那么凌厉的剑气和沉重的魄力。

    可惜,威尔海姆却依旧无动于衷。

    “终究只不过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的我已经退出了骑士团,只是侍奉卡尔斯腾公爵的一位执事而已。”

    威尔海姆抬起眼帘,注视向了唐冬,如此说道:“大人才是真正的达人,第一次见面时就能够隐隐的感觉到一种能威胁到老身的强大气息,只不过,没想到大人原来是圣女。”

    “那只是徒有其表的名号罢了。”唐冬无所谓的说道,“有谁能想到之前我都还只是一名女仆呢?”

    “大人说笑了。”威尔海姆屈身说道,“拥有那般高超武技,就算是在成为女仆之前,大人肯定有过不凡的经历。您的这些,我可比不上。”

    “武技?”唐冬有些纳闷,思索一会后恍然大悟,“你昨天去看了我和莱茵哈鲁特的比试了?”

    “没错,老身的确去了角斗场,还看完了全程。”威尔海姆承认的说道,“说实话,在看了大人的比试过后,我可以以我自己的名誉发誓,在卢克尼卡能与大人不相上下的人不超过两只手的人数。”

    “哦?”唐冬饶有兴致的笑道,“看来「剑鬼」的名号果然名不虚传,仅凭一场小比试便可知实力的一二。不过,说的也不完全对,那只是当时的我,但现在嘛……不如阁下来试试,就知道了。”

    闻言,威尔海姆先是有些疑惑,半晌,身上激起难言的魄力,像是明白了什么,没有多说话,便直接抛给唐冬一把木剑。

    唐冬顺然接过,打量了一下手里的木剑,虽然不确定的什么材质,但就从锋利与坚硬程度来看,只要运用得当,便也可以轻松换开肌肤。

    唐冬拿好木剑,对着威尔海姆说道:“那海姆爷,我要上喽。”

    威尔海姆也准备好架势。

    “请大人赐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