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同人动漫 >溺爱成婚:早安,冷先生 > 第309章上天还是眷顾她的

第309章上天还是眷顾她的

    “埃及的人是阿拉伯人,他们信奉教。如果有人犯了重罪,会把这种钉头从头上打下去,他们觉得这样就会镇压住恶灵的灵魂,让他永远也不会超生,不会出来作恶。”项尚天走到她的面前解说着。

    夏少雨睁大眼睛看着项尚天,有些奇怪他怎么知道那么多。

    项尚天当然看出她的疑问。

    “男人,喜欢看这些东西,科教频道经常放。”他解释道。

    夏少雨温柔一笑,也是。

    男人喜欢看军事,传纪,野外求生,考古,等等,而女人喜欢看泡沫剧,爱情剧,选秀节目和娱乐节目。

    有一句话,说的非常。

    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就可以了。

    想到这里,夏少雨婉如一笑,有着几分不经意的楚楚动人。

    再走上去,是图坦卡蒙纯金面具和棺椁,做工很精细,从这些东西看来,当时的胡夫时代是埃及比较昌盛时期。

    再上去,有精美浮雕壁画。

    再逛紧接着的金字塔,看到了狮身人面像。

    据说狮身人面像的面部参照哈夫拉,身体为狮子,高22米,长57米,雕象的一个耳朵就有2米高。整个雕象除狮爪外,全部由一块天然岩石雕成。因为经历了4000多年的岁月,雕象风化很严重了,面部也严重破损,但看得出来,这个时期应该比胡夫时期更加的昌盛。

    三个金字塔走下来,夏少雨已经很累了。

    毕竟一直是走的。

    “在这不远的地方太阳船博物馆,如果你想看真正地木乃伊,可以去哪里看,那边会有很多的真正地古物。”项尚天边走边说。

    既然来了太阳船博物馆肯定是要去的。

    据说太阳船博物馆来源是胡夫的儿子当年用太阳船把胡夫的木乃伊运到金字塔安葬,然后将船拆开埋于地下。后人在出土太阳船的原址上修建的。船体为纯木结构,用绳索捆绑而成。

    进去博物馆后,有专门的导游介绍,感觉很有意思,介绍每一个文物的来由,故事。

    这就像炒作一样,每一样东西要有故事才会变的有价值,就比如一个普通的碗,如果不是乾隆用过,价值肯定会大大打折。

    博物馆逛完,他们就回去了。

    项尚天很尊重她,开了两间房间,看到洗手间的餐巾纸,夏少雨突然有个恶作剧。

    她让服务员开房门。

    而她把餐巾纸围住了脸。身体,白白的,露出眼睛。

    她进去,项尚天刚好在洗澡,她站在他的门口。

    特意等着他出来。

    项尚天开门。

    夏少雨故意一跳出来,跳在了他的前面。手摆成鹰爪模样。

    “啊!”故意大喊。

    项尚天虽然一惊,但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冷峻的看着她。

    他没有被她吓着,她反而有些尴尬。

    夏少雨往下瞄,新亏他围着浴巾出来。

    夏少雨把脸上的餐巾纸拿掉。

    “我觉得你内心好强大。”夏少雨由衷的赞扬。

    项尚天一下子握住了她的手。

    他手上的湿润印染了她身上的餐巾纸。

    夏少雨睁大眼睛看他。

    他不说话,只是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夏少雨拉了下手,还是被困在他的手中,怎么样,他都是不会放开她的手了。

    “项天,你干嘛啊,对不起嘛,我本来只是想要吓吓你。”夏少雨解释。

    项尚天用力一拉,把她拉入怀中。

    “今天把你给我。”他认真的说。

    “项天,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不是故意的。”夏少雨诚信的道歉。

    “嗯。”他没有回头,而是在看女人月经多长时间的百度。

    夏少雨瞟了一眼,立马脸绯红。

    项尚天看完,合上电脑。

    他转身对着正趴在床上的夏少雨。

    “你痛经吗”他问,那么冷峻的他脸微微的红。

    夏少雨又一红。微微的点了一下头。腼腆中更多的小女人的娇媚。

    “你等我一下。”他又出去。

    夏少雨不知道他出去干嘛,心中隐隐的觉得这种平淡的生活挺好的。

    一会,项尚天回来,手里拿着鱼肝油,维生素,还有一个热水袋。

    “把这个放在腹部的下面。”他递过热水袋。很体贴。

    夏少雨接过,心中暖洋洋的。

    “还有这个,一天两粒,会缓解痛楚的。”项尚天把维生素和鱼肝油递给她。

    她承认,她真的很感动。

    夏少雨抬头看着项尚天,他,长的是很招女人喜欢的刚毅的脸,很有男人味,他除了富可敌国之外,性格也很有魅力,忧郁,看似冷酷的外表却有一颗温暖的心。

    她何德何能,可以得到他的爱!

    “项天。你以前也对我这么好吗”夏少雨问,眼神婉婉流转,格外动人。

    项尚天微微一愣,坐下,看着夏少雨美丽的脸,她的眼睛清澈,真诚。

    他不想骗她!

    “不,我以前对你不好。”

    他的答案倒是让她一惊,她收回恍惚的心情,更加的清澈的看着项尚天,他原可以骗她,告诉她,他对她多好多好,反正她一惊忘记了。

    但是,他却说他对她不好。

    “你应该骗我的。”

    “你说过,你爱过我,或许是你唯一爱过的男人,可是,正是因为我对你的残忍,你连带着肉把我从心里挖去,那一晚,我失眠了,我回忆了我对你所做的一切,是我太自私,把有些不应该是你的过错强加在你的身上,如梅的死,是上天注定,我现在幡然醒悟,还来得及吗”项尚天很认真的说,带着深深地恳求之意。

    他又说了很多她听不懂的事情,如梅的死,因为她怪不得!

    事情的经过应该是,他先娶了她,但是他的心里只有前女友,她和他有了很多的隔膜,他因为他前女友的死伤害了她,她又认识了那个叫做韩浩然的男人,因为某些目的,可能正是想要对付项尚天的目的到了韩浩然的身边,这个男人以为她和项尚天珠胎暗结,所以更加残忍的伤害她,让她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了,后来她失忆了,在失忆的过程中,项尚天带走了她,因为明白了是爱她的。

    她醒过来,对项尚天没有心痛的感觉,对韩浩然那个男人有。

    这么一整理,夏少雨觉得全身寒冷。

    那么爱她的两个男人都是伤害她最深的男人,有种与狼共舞的感觉。

    项尚天看她的精神有些恍惚,心猛的一痛。

    “是我之前不好,害你受苦了,如果不是我,你不会找……”项尚天差点说出韩浩然的名字来,他被自己吓了一条,“你不会招到那么多的挫折。我答应你,从今天开始,我项天发誓,会全心全意对夏贝儿,爱护她,保护她,不让她受一点点的苦。”项尚天很认真的样子。

    夏少雨知道他叫项尚天,而她叫夏少雨,他是以别人的名字发誓的。

    她的心有些慌。有些觉得无助。她要好好想想。

    “我想出去透透气。”夏少雨没有正面回答。

    “好,我们现在出去吃饭。”他不想让她胡思乱想。

    夏少雨明白的,只是………

    她有些不愿意。

    项尚天当然看得出。

    “贝儿,其实你的真名叫夏少雨,我叫项尚天,你说过,用现在的目光看待现在的人事物,我不想你烦恼。”他柔声说。

    一语惊醒梦中人,她怎么忘记了,她不能被过去困扰,只感觉现在能感觉到得。

    她一笑,婉婉动人,眼睛深处晶晶亮的。

    “嗯,项天,你好聪明。我现在不烦恼了,我们出去吃东西。”夏少雨笑着说。

    在埃及,街上可以看到很多围着头巾的阿拉伯人,其实利比亚沙漠在埃及,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沙漠撒哈拉沙漠的一部分,这里经常会有沙尘暴。没有沙尘暴,也会有很多的沙子,头上的头巾是为了防止这些沙子进入头发的,久而久之,反而成了一种文化和习惯。

    开罗,埃及的首都,乍一看,会觉得比顾城落后十五年。

    市中心的街道都很窄,而且,感觉有些脏乱,连小店的门面都是小小的,店里卖一些小东西,像是埃及给旅游人特意准备的特产。

    现在,不是看这些金银首饰什么的,而是找到吃的。

    一条街上有很多的“考谢利店”这种东西就是国常见的通心粉,因为有各种调料选择,你如果选择了辣酱,就会是辣的,还可以放香肠,西红柿,豌豆等。吃完这个还可以买一个“洛兹比拉旁”,其实就是一个甜的布丁。

    埃及的消费水平很低,这样一碗。折合人民币也就4元这样。

    夏少雨要了一晚,尝个新鲜。

    现在正好是晚饭时间。

    街道上肉香扑鼻,其实在顾城的南大街上也可以看到电烤羊肉,就是竖立着一种型柱状电烤炉,中间有一长金属棍,形成一个厚厚的肉柱。金属棍缓缓的转动,把肉烤熟了,切下来放在盘子里。

    在顾城会把这些肉放进饼里,这里也是,量比较多,配合着大葱,西红柿,经济实惠,口齿留香。

    吃了这两样东西,夏少雨觉得肚子里好像就饱了,毕竟她之前没吃什么东西,胃变得很小。

    项尚天一直陪着她逛街。

    女人逛街很有耐力,机会不会累。

    项尚天虽然觉得无聊,也有耐心的陪着她,买了很多的东西。

    “我们下一站去别的国家,你这些东西要拿着走吗”项尚天问。

    “你当我傻啊,明天用航空先空运回去,反正你有钱。”夏少雨俏皮的说道。

    目光晶晶亮的,很可爱。

    这才是真正地她,没有仇恨和束缚的她。可爱,明亮,虽然倔强却善解人意。

    两人逛了三个小时,几乎把大街小巷都逛下来。

    项尚天带着她进入了一家稍微大一点的饭店。

    他说了几句话,貌似是阿拉伯语。

    “项天,你会说阿拉伯语”夏少雨很诧异。

    “只是一点点,在读书的时候学过。”

    夏少雨想起,根本就没有看到过他的爸爸妈妈。

    “项天,你的爸爸妈妈呢”夏少雨问道。

    项尚天微微一愣,却还是不改冷静的表情。

    “我的爸爸以前是很有声望的房地产开发商,我从小就被送进贵族学校。有一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我爸爸跳楼自杀,我妈妈心脏病突发死了。我从贵族学校被踢出来。然后从亲戚间到处被踢,索性,我自己搬出来创业。”

    怪不得,没有看到他有什么亲戚。

    她喜欢自己奋斗的青年。

    怪不得她之前会喜欢项尚天,他的确是她喜欢的类型。

    服务员把菜端上来。

    是烤全羊。一个很大的盘子。羊的旁边放着米饭和果仁混在一起的,在旁边放着一把刀。

    闻起来很香。

    项尚天绅士的帮夏少雨切羊肉。

    没有筷子,没有叉子,有的只是手。

    羊肉很嫩,味道鲜美,入口即化。

    紧接着,上了焖烂蚕豆。有些辣,里面放了大蒜、洋葱,柠檬汁、橄榄油、奶油,鸡蛋。味道浓郁。

    生菜沙拉,用生的胡罗卜、黄瓜、洋葱、大葱、青椒、生菜,“吉尔吉尔”等再加橄榄、鲜柠檬汁等调料搅拌而成。

    还有一碗锦葵汤。颜色浓绿黏糊,吃一口,里面有羊肉、鸡、大米,还有奶味。

    上的主食是大饼欧希,就是普通的烤的饼,在国也常见。饭后,其实很晚了。

    路上已经没有多少的行人。

    项尚天的手牵住夏少雨的,夏少雨没有拒绝。

    身后,突然有轰鸣的摩托车身。

    他们看中了夏少雨身上的包,其实她的包里没有什么东西,就刚才逛街的时候买的一些小东西。

    项尚天是一个很警觉的人,总是觉得在这宁静的地方下摩托车声有些突兀和烦躁。

    在他们抢夏少雨包的同时,作为第一反应,肯定是攥紧了包,眼看歹徒拿起的刀正往夏少雨的手上砍去。

    “放手。”项尚天大喊的同时,夏少雨放手,他一脚踢向开车的人。

    几乎是瞬间的事情,摩托车倒地。

    那两人爬起来,其中一个受了点伤,恼羞成怒。

    项尚天拦在夏少雨的面前。

    “不用怕,由我保护你。”项尚天低沉的说道。

    在这月光如水的晚上,夏少雨觉得心中暖洋洋的,就像流水拂过心头,项尚天给她很安全的感觉。

    过去的,忘记就忘记,她现在这样跟着项尚天会幸福的。

    项尚天身手很敏捷,一看就是有练过的。几下,就把那两个人打的落花流水。

    回到酒店,两人毫发无伤。

    因为太累,洗洗便在各自的房间睡了。

    韩浩然把在澳大利亚的事情全部交给了雷诺锋,他带着柳恬静在飞往埃及的路上。

    第二天,夏少雨起来的时候发现腰酸背痛脚抽筋,昨天玩的太累了。

    她洗漱完毕去项尚天的房间。

    按照习惯,她找了服务员开门。

    项尚天听到了开门声,他还躺在床上闭着眼睛。

    他知道是夏少雨,能够感觉到她步伐的节奏和细微的呼吸。

    夏少雨走到项尚天的窗前。打量着项尚天。

    从她醒过来一周都不在,他们就已经可以这么熟悉了。想想上天还是眷顾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