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九转神帝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给个说法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给个说法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给个说法

    “等等。”

    黑袍男子叫住丁烈,随后是一脸认真地道:“那有人给你说过吗,你比我更欠打。”

    丁烈脚步不停,声音却是传来:“说过,而且还不少。”

    “不过他们都只说过一次,因为第二次见我,他们得躲着。”

    “或者说,他们没有机会再见我第二次,因为他们都死了。”

    “你。”

    “想成为其中哪种?”

    话音落地,丁烈脚步停了下来。

    “唔”黑袍青年表情夸张,双手举过头顶,作投降状,慵懒地笑道:“我可不想被打。”

    轰!

    然而这时,丁烈却是骤然出手,速度快到极致,瞬间闪至黑袍青年的面前。

    握拳,轰出。

    简单直接的一拳,却是将黑袍青年的退路给封死,仿佛大道至简,回归本源,蕴含着乾坤造化!

    黑袍青年瞳孔猛然一缩,瞬间反应过来。

    但是,反应再快,身体也没能跟上。

    那一拳,狠狠地砸在黑袍青年的肚子上,直接将黑袍青年砸的身躯弓起,如拉满的长弓,紧接着如炮弹般轰飞出去。

    伴随着,黑袍青年哇的一声惨叫,吐血连连。

    嘣!

    黑袍青年直接被砸飞,完全看不到身影。

    丁烈收回拳头,撇了撇嘴道:“不想被打还叽叽歪歪,这不还是让我揍你吗。”

    古神台周围的众人,目瞪口呆。

    这尼玛是要闹哪样啊!

    一个阴魔族雪藏者就算了,现在又来一个雪藏者,更是毫无任何操作可言,就被打飞了。

    这些雪藏者,真是雪藏者吗?

    若非他们从两位雪藏者的身上感知到了可怕的气息,还以为这两人是来搞笑的呢。

    下一刻,他们都是凝神望向某处。

    只见那里,一股股庞大的气息正在迅速接近。

    那些气息之中,都带着让他们感到熟悉的气息。

    “是左颜超他们。”柴道择率先识别出来,出声道。

    “左颜超他们也来了,那江昊、江天估计要不了多久也要到了吧。”蛟魔太子说道。

    “听说左颜超得到了一种极其古老的传承,已经修出海上生明月的异象。”黎洲目光闪烁,轻声道。

    赤日圣子撇嘴道:“这家伙本来就非常努力,实力又强,加上上次被丁烈一顿暴揍,估计也是下定决心,要打败丁烈,如今修出海上生明月,不知道修为已经到了何种地步。”

    在几人的谈论之中,海神天子左颜超,带着海神天宫的十几位核心弟子降临。

    降临的第一时间,他们的目光便放在了玄冥二将和雷尊苏翰冬的战斗上。

    “果然是两位师叔伯!”

    左颜超神情一震。

    “参见玄师叔伯、冥师叔伯!”

    连同左颜超在内,十几位海神天宫的核心弟子都是恭敬参拜。

    然而,玄冥二将却是未曾理会左颜超等人,与雷尊苏翰冬疯狂的战斗。

    “你们的两位师叔伯已经被人操控了!”雷尊苏翰冬高声提醒道。

    此言一出,海神天宫的众人都是大吃一惊。

    “什么?”

    但旋即,便是有人质疑道:“不可能,两位师叔伯都是天尊之境,如此境界,怎么可能被人给操纵!”

    左颜超也是眼神一阵变幻,皱眉望向战斗中的雷尊苏翰冬,出声道:“雷尊前辈为何与我两位师叔伯交手?”

    很显然,左颜超也不相信雷尊苏翰冬说的话。

    雷尊苏翰冬自然也听了出来,虽然心中略有不悦,但还是如实道:“北海丁烈出手没有分寸,又大言不惭,本尊本打算教训教训此人,岂料此人竟然是将玄冥二将给叫了出来。”

    若非是看在海神天宫的面子上,雷尊苏翰冬才懒得跟一个小娃娃废话呢。

    听闻此言,左颜超顿时心中一震,目光瞬间转向不远处的丁烈,眸中深处闪过一抹杀机。

    之前,他可是在丁烈手中吃了大亏,众目睽睽之下,被一顿胖揍,让他丢脸到了极致。

    如今再次看到丁烈,左颜超按捺不住心中的杀意。

    但左颜超是一个很有城府的人,迅速将自己的杀机掩去,目光轻移,转移到黎洲等人身上。

    “敢问诸位道友,可否如雷尊前辈所言这般?”

    左颜超向黎洲等人抱拳道。

    黎洲等人也是抱拳回礼道:“雷尊前辈所言皆为事实,玄冥二将前辈,正是由丁烈叫出来的,而且此人手中,似乎还掌握了冥渐离前辈的冥府之握!”

    “果真如此!”左颜超微微眯眼,看向丁烈。

    丁烈此刻正在等待着黑袍青年的重新降临,没等到黑袍青年,却是等到了左颜超,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见左颜超目光投来,丁烈乜了左颜超一眼,“看什么看,上次没被揍够吗?”

    左颜超脸色微沉,低声喝道:“阁下难不成就没有个说法吗?”

    “说法?什么说法。”丁烈淡然一笑。

    “丁烈,你休得猖狂!”不待左颜超开口,其中一位海神天宫的核心弟子已经是指着丁烈冷声道:“玄冥二将,乃是我海神天宫的前辈,你胆敢对前辈不敬,便是对我海神天宫不敬,便是对我天海山不敬!”

    “丁烈,我等奉劝你,赶紧解开妖法,放开两位师叔伯,不然便是向我海神天宫宣战!”

    其余的海神天宫核心弟子也是沉声喝道,脸色非常难看。

    “那便宣战吧。”丁烈耸了耸肩,无所谓地道。

    这无所谓的样子,可把海神天宫的众弟子气的够呛。

    寻常之时,听到海神天宫这几个字,便已经是吓破贼胆,然而丁烈却是完全无惧海神天宫,这让他们又气又怒。

    左颜超冷眼望着丁烈,带着怒意道:“你以妖法控制我两位师叔伯,已经是触犯我海神天宫的威严,而且,你偷学冥府之握,此乃我海神天宫不传帝术,你确定没个说法?”

    “若是你将两位师叔伯解开,自废冥府之握,此事便算揭过。”

    左颜超这般说道。

    “有意思……”丁烈咧嘴笑了起来,望着左颜超,反问道:“我记得冥府之握出自天冥大帝之手,何时成了你海神天宫的不传帝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