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你不是我师兄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你不是我师兄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我觉得我能守护昆仑。Δ』看Δ书』Δ阁Ww W. КanShUge.CO

    这话说的林云自己都不咋信,可想到再要等上十年,林云其实还好,可大帝肯定会疯掉的。

    没办法,林云只能硬着头皮没心没肺了。

    紫衣老者明显楞了片刻,他还真没想过,林云脸会这么大。

    守护昆仑,连他都不敢这么说。

    半响之后,紫衣老者忍俊不禁,微微摇头的同时笑了起来。

    林云有些尴尬,讪讪笑道:“前辈,小子刚才有些说大话了,可这至尊神纹在我手中,应该不至于被其他人发现。守卫昆仑,我也许做不到,可保护这至尊神纹我还是能够做到的。”

    “不!”

    紫衣老者正色道:“你年纪轻轻,就能闯过浮云十三关,天赋自不用多说。浮云十三关是我自己布置的,我很清楚,所以你不用妄自菲薄。”

    林云笑了笑,这个他倒是真没有。

    “五年吧,我等你五年,五年之后,你来拿至尊神纹。”紫衣老者沉声道:“老夫也不是故意刁难你。”

    “至尊神纹牵扯到一个惊天大秘,甚至老夫研究一生,也未能将其彻底掌控。太早给你,其实不是帮你,是在害你,你信我一句,不用着急。”

    林云自然信了,就他自己而言,甚至十年后来取都没有关系。

    可是……林云看了眼身旁的小冰凤,目光中露出询问之色。

    小冰凤没有去看林云,看向紫衣老者的眼神中,闪过抹愠怒,冷声道:“你也算有些眼力,实力勉强过得去,不过……你在本帝面前,说这般话也未免太可笑了点。”

    紫衣老者脸色微变,目光闪烁,不满的道:“我在你这丫头身上,感受到了些许凤凰神族的气息,可实际上弱的可怜。你这般态度,对老夫也未免太过不敬了!”

    “你想说什么?”

    小冰凤一字一顿的道。

    紫衣老者面无表情,淡淡的道:“若非看在这位小友的面上,我可以直接赶你走的。至尊神纹干系重大,其中秘密,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放肆!”

    小冰凤彻底怒了,一双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这么长时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小冰凤如此生气。

    “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小冰凤脸色冰寒,眼中闪过抹冷傲之色,沉声道:“七道至尊神纹,是本帝和紫鸢共有的,你这后辈得本帝机缘,还敢这般和我说话,还想赶走本帝,你想干什么?欺师灭祖嘛!!”

    轰!

    紫衣老者脸色哗然巨变,他的眼中露出极度震惊的真色,不可置信的看向小冰凤,

    其浑身都在微微颤抖,手指着对方道:“你……你到底是谁?”

    小冰凤冷冷的道:“本帝是凤凰神族四海八荒三十六天七十二山无上至尊屠天大帝!”

    紫衣老者心神巨震,不可思议的退后几步,上上下下看着小冰凤道:“我记起来了,你是那只凤凰,我在得到至尊神纹时,见到过你……可你早就死了啊!”

    林云心中一动,扭头看向小冰凤。

    至尊神纹当初残留她的烙印?

    这有点厉害了啊,可紫衣老者说她已经死了,又是怎么回事。

    “你看到了什么,你快点说!”

    小冰凤眼中露出抹着急之色,连忙追问起来。

    她沉睡了十万年,第一眼见到的就是林云,她忘记好些事情,而且那些是非常重要的事。

    紫衣老者露出回忆之色,沉吟道:“我看了那场覆灭黄金盛世的神战……我看到了无法描绘的画面,你们……好像在等什么人,可那位大人没有出现。可你们,依旧在前赴后继的赴死,你们都死了……都死在了那场大战中。”

    小冰凤娇躯微颤,不知为何,泪流满面。

    “本帝也死了吗?本帝也参加了那场神战嘛……”

    紫衣老者没说话,显然是默认了。

    “本帝的朋友全都死光了,那位大人,还是没有出现吗?可为什么,我又活过来了……为什么只剩下我独活了,紫鸢呢,你见过紫鸢没有。”小冰凤话里透着无尽悲伤,泣声追问道。

    “没有。”

    紫衣老者如实道:“我只是得到至尊神纹时,见到了些许残缺的画面,我因万雷神纹而成名。”

    扑通!

    老者说着说着,忽然跪倒在地,沉声道:“晚辈浮云子,见过凤凰前辈,晚辈是战死在黑暗动乱时代的,请前辈明鉴,晚辈没有辜负先人们的遗愿,晚辈也是慷慨赴死,只是能力有限……终……终究未能平定黑暗动乱。”

    林云张大了嘴,一时间无言。

    “你起来吧。”

    小冰凤轻声道。

    紫衣老者却并没有依言,他神色悲凉,可眼中却有欣喜之色。

    “不,至尊神纹是晚辈此生最大的造化,我没齿难忘,请受我三拜!”

    浮云子语气凝重,他心中似乎有某个结打开了,无比畅快,他是在还恩。

    砰砰砰!

    他郑重无比的磕了三个头,每一次都是惊天巨响,都有剑吟震天,都有雷光照亮天际。

    半响,他才缓缓起身,再度道歉道:“晚辈刚才多有得罪了。”

    “不知者不罪。”

    小冰凤淡淡的道。

    林云看了她一眼,嘴角抽了下,这前辈很有可能是为剑圣……大帝你别太过分啊。

    “此生能见到凤凰前辈,真的是死都没有遗憾了。”

    浮云子面露笑意,看向林云道:“原来你是这位大人的仆从,那我之前的话也算是唐突了,做不得数,做不得数。你好好追随在这位大人身边,日后将会有无尽造化,前途不可限量。”

    林云张了张嘴,想要解释点什么。

    “哼哼。”

    小冰凤冷着脸,哼了两声。

    麻蛋!

    忍了,林云最终什么都没说。

    “你先走吧,我还有事,要和凤凰前辈单独说。”

    浮云子看了看林云,轻声说道。

    什么鬼?

    林云张大嘴了,被惊呆了,这是要赶我走了吗?

    前辈,你别这样啊。

    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呀,不是要赶小冰凤嘛,怎么把我给赶了。

    林云气到吐血,这可真是烦人的很。

    “天路已断,黑暗动乱是不可能真正终结的,我现在要将至尊神纹,交给这位前辈,还请小友回避一下。”浮云子稍作解释道。

    “把剑匣留下,你先退下。”

    小冰凤淡淡的道。

    算了,我给你点面子。

    林云终究没法和小冰凤发火,苦笑一声,将紫鸢剑匣放了下来。

    “我怎么出去。”

    林云想到祭坛之上魔气成云,他想要出去的话,困难重重。

    “也对,没有凤凰前辈,你想要出去挺困难的,我送你吧。”

    浮云子再插一道,林云连苦笑都笑不出来了。

    这还真是从未经历的事情,大帝将他风头全给抢了,他都不知道见过多少前辈残魂存在了。

    哪一个对他不是另眼相待,还是头一次,被人直接就赶了。

    “以后你会习惯了,跟随在本帝身旁,会是你的无上尊荣。”

    小冰凤一本正经的说了句,而后回头,冲林云眨了眨眼,那张脸上充满调皮之色,笑的十分开心。

    待不下去了,这小丫头今天是真的厉害。

    林云拱手道:“请前辈送我出去。”

    “如你所愿,记住,好好侍奉这位大人,她曾经战死昆仑,她为昆仑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浮云子最后一句话,单独传给了林云,没有让小冰凤听到。

    哗!

    林云只觉得一股伟力落在自己身上,天旋地转,等到视野再度明亮之色。

    发现已经在圣剑峰之外,抬头看去,剑惊天缓缓落了下来。

    “奇怪,圣剑峰怎么自己多出一股封禁了。”

    剑惊天在林云身边惊疑不定的道。

    林云心情不好,没有回话。

    “师弟,你这状态有点不对啊,怎么,没拿到传承吗?”剑惊天出言笑道。

    忽然,他脸色微变,诧异的道:“你背后剑匣呢,还有那个器灵呢,怎么都不见了。”

    器灵?

    原来师兄一直将小冰凤当做器灵,额,林云想了想,要不要告诉师兄实情。

    师兄肯定是信得过的,至少救了他两次,尤其是面对天玄子都没有丝毫屈服。

    刚好他心中也有些疑问,或许师兄能够解答。

    “她不是器灵。”

    林云出了略过紫鸢剑圣之外,将小冰凤的其他来历,全都一五一十讲了遍。

    剑惊天听完之后,也是错愕无比,眼中露出震惊之色。

    “师兄,你觉得她真是屠天大帝吗?”林云出言问道。

    剑惊天沉吟片刻,道:“不好说,可她应该是一只凤凰,错不了的。连圣剑峰中的那位前辈都认定了,所以不用有什么怀疑,可至于屠天大帝这等称谓,还是太过……太过……”

    想了半天,剑惊天也想不出一个好的形容词,他想说太过儿戏了。

    且哪有人自称那么长的,听着像是闹着玩,可对方又确确实实是一只凤凰。

    “其实不用想这些,这是你的造化,你好好追随这只凤凰吧。”

    剑惊天眼中露出羡慕之色,轻声道:“这等造化,简直无法想象,凤凰本身就是祥瑞,可以给你带来好运。传说中,好多圣人都自愿追随凤凰,有做守护,也有做仆从的。你哪怕只做仆从,那也是无上荣光。”

    林云嘴角抽了下,你不是我师兄!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