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帝都。

    吕老太太和老爷子两个人电话里头听到顾海琼的决定之后。

    高兴的呀。

    特别是吕老老爷子,一连拉着自己的几个老伙计在外头连着庆祝了好几天!

    这在外头吃饭嘛。

    肯定是喝酒的。

    第一天等到了晚上快九点,吕老爷子一身酒气的回家。

    差点没把吕老太太给气的跳起来。

    就差没指着吕老爷子的鼻子骂,

    “你说你自己身体什么样儿你不知道吗?你还喝酒,我看你是活腻歪了,自己想死是吧?”

    “我告诉你呀,要是自己想死你自己寻个合适的地儿,别碍我眼!”

    吕老爷子一脸的陪笑,“我没喝多,就那么几口,真的……”

    “医生怎么和你说的?”

    “是不是说几口也不行?”

    “老太婆,我我这不是高兴嘛,咱们家以后也有热闹了啊。”

    “我是真的高兴啊。”

    说到最后,吕老爷子的声音带了几分的颤意。

    他看着吕老太太,“咱们盼了大半辈子的事情啊,我是真的没想到,闭眼前能看到这一幕!”

    而且,孩子们都一句怪他的话都没说。

    就连儿媳妇和几个孩子,都一个字没多说的原谅了他!

    “老太婆,我是真的高兴啊!”

    就这么高兴的一句话,吕老爷子翻过来复过去的说了半天。

    到最后,吕老太太坐在那里也慢慢的红了眼圈——

    这一路走到现在,两个人都不容易!

    可以说,除了这件事情上,这个男人没有半点对不起她的地方!

    甚至在那种时侯和年代,背着个怕媳妇的名头,在外面家里的给足了她面子!

    只是,就这么一件事情呵。

    吕老太太闭了下眼,再睁开,她看着自家老头子叹了口气,

    “行了,以后你高兴的时侯还多着呢,我让人给你煮了你醒酒的,你赶紧喝一碗睡觉去。”

    第二天,吕老爷子有些头疼,不过在家里头待了半天,下午还是乐呵呵的走了出去。

    临行前那是对着吕老太太再三的保证,绝不喝酒绝不喝酒!

    “你要是敢再喝,我就不准你进家门,还有,我立马和小顾说,不搬了,我去那边长住去。”

    吕老爷子,“……”这简直是要他的命!

    所以,后来几天虽然吕老爷子也拽着几个老朋友在外头玩。

    但真的是滴酒未沾!

    搬家的日子是吕老太太特意找人算过的。

    又早早征求了顾海琼的意见,然后定下的是七月十八!

    这一天孩子们早早放了暑假。

    而一一那边,那个时侯也是高考结束,只等着出成绩和看看去哪个大学的。

    对于别的高中生来言,肯定是心有忐忑。

    可一一却觉得自己信心十足。

    眼看着就是五月底,别的要下场考试的学生都要急白了头发似的。

    恨不得一个个的头悬梁,锥刺骨,玩命般的学。

    一一却是轻松自如。

    用她的话就是,临阵磨枪虽然说也快也光,但统统不如她平时的底子和基础打的好!

    顾海琼最开始的时侯还是有些担心的。

    可后来想想,自己发愁了一段时间过后,她也就索性完全放手!

    就让一一自己做决定吧。

    考好考差的,都是她自己的事情!

    吕老爷子很是有些不满顾海琼这个当妈的态度,怎么能这样对待孩子高考?

    你看看别人家里头。

    就他知道的自家老伙计的几个孙子孙女的考大学。

    这一个个的,恨不得全家围着孩子转!

    他觉得顾海琼这个当妈的,心有点大,暗自和吕老太太嘀咕,

    “你说,是不是她没把一一放在心上呀?”

    重男轻女?

    吕老太太白了他一眼,“你给我少说两句呀,你哪只眼看到小顾重男轻女了?”

    重女轻男还差不多!

    要知道单就她这几年看到的,四四在家里头那就是被几个姐姐和一个妹妹欺负的人!

    “要不这样,你这段时间过去看着点吧。”

    吕老爷子越想越不放心,大孙女考试呢,这当妈的不看着不看重的。

    他们这当爷爷奶奶的还不能过去盯着点吗?

    别的不说,就吕颜这孩子考试的时侯,家里头他们老两口,再加上阿姨几个人围着转的呀。

    “就这样决定了,你过去那边住两个月吧。”

    哪怕是带着孩子出去散散心,去吃顿好吃的也行呀。

    要是吕老太太晓得他心里头这话肯定会笑他,

    你还吃顿好吃的,人家小顾会亏待了自家亲闺女吗?

    不过,吕老太太也就是笑了笑,直接摇了头,

    “这事儿我还是不掺合了,行了,你也别多想了,不是医生说让你明天去复查吗,早点睡,明天起早。”

    “哎,怎么不说了啊,我刚才说的都是正事儿。”

    吕老爷子有些着急,这孩子考大学啊,多大的大事儿?

    “对于我来说,几个孩子虽然很重要,但是她们有她们的亲妈在,可是你身边却只有我一个人。”

    顾老太太一本正经的看着他,语气认真,

    “你这身体,让我一个人把你放在这里几个月,我做不到!”

    你说半个月或是十天的,家里头有阿姨呢,她也能放心。

    可是自己这一走好几个月?

    阿姨能帮着煮饭收拾家务,可是,就他这倔脾气上来。

    人家阿姨能和她一样拉的下脸子来说他吗?

    他不和人家拍桌子才怪!

    “这事儿你别想了,我不会过去的。”

    顿了下,吕老太太加上一句话,“要是你实在不放心,那我就考试前半个月过去盯着点。”

    “那是不是有点晚了啊?”

    吕老太太有些好笑,“你这心操的,好像小顾是后妈!”

    “那你看她那万事都撒手的样子,可不就是像后妈嘛。”

    吕老爷子暗自嘀咕了一声,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只是第二天早上。

    才睁开眼,他就直接看向了吕老太太,

    “咱们一块去聊北住几个月吧。”

    他想来想去的,还是不放心大孙女考试这事儿!

    吕老太太,“……”嗯,你可真是亲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