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卫城记 > 第13章无所遁形三
    第1章无所遁形(三)

    她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了程家,所幸的是他们并没有怀疑她的真伪,尽管龙振经常叨叨与她“面熟”,可终因抓不到把柄而不了了之。

    她很快就适应了新的生活,她喜欢这里的环境,充满阳光的运动场,宽敞的练功房,和蔼的老师和活泼可爱的同学。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几个各有特点的阳光男孩,其中又以龙振为代表,每一见到他那坚毅的目光和圆圆的脸庞,心中就生出了一种亲切感,也总觉得这个人似曾相识,但又总是想不起来。另外还有常宁以及女孩茵茵,只是不如龙振强烈罢了。对于功夫班传授的武功她也颇感兴趣,尽管有些项目与山洞里的训练重复,但感觉却太不一样。山洞里的强制、压抑、苛责与这里的自觉、鼓励和轻松有天壤之别。

    然而这种兴奋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活活地扼杀了。一天,老板接连给她发来三道指令,一道要她充分利用分身术,在一个特定的时间内,将肉身一分为二,一半留在功夫班,该做什么还做什么。一半则回到山洞继续超强度的训练。因此每天从上午九时至下午三时这两个时间段,她就变成两个人,分别在两个地方担任不同的角色,过了这个时间便又合而为一恢复原状。

    这个过程是非常痛苦的,每到这个时候,留在功夫班的这一半就会变得呆板笨拙和毫无生气,整个人便显得虚弱无力。人们总是说她精神不集中,胡思乱想,她也总是以身体不舒服为由搪塞过去。

    她身不由己,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傀儡,一切都得服从别人指挥,她羡慕功夫班的姑娘无忧无虑快快乐乐的生活。她眼红茵茵,父亲是校长,又有龙振等帅哥陪伴左右。

    除了这道指示外,老板还提了几个名字,要她尽可能地去接近并监视他们。这些人除了大部分是功夫班的以外,也有龙城的,其中特别点到了龙振,她开始很纳闷,觉得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有什么好监视的。后来才发现他实在不是一个等闲之辈。老板把他列为主要目标绝对具有超前的眼光。老板对她的要求是监视、纠缠,把水搅浑,但是绝对不能产生真正的感情。她发觉要做到这一点很难很难。老板承诺只要她好好配合,成功之后就让她自由,还会给她大量的金钱。到时候,她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她干得非常卖力,设置幻象陷阱,装神弄鬼制造恐慌,用眼神干扰同学练功,以虬须汉冒充黑面神打伤龙振,易容成常宁骗走曲谱,不断地向包括龙振在内的几个男生展开温柔攻势等等,这些事件在一段时间里虽然给功夫班带来了混乱,可后来还是被逐一化解了。

    然而事与愿违,尽管她竭尽全力,使出了浑身解数,效果却并不乐观,一向唯命是从的手下逐渐变得懒散和不听使唤,自从听了“往事历历”之后,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连看人的眼神都跟以前大不相同。可是老板却对她的工作越来越不满意,除了指责她无能外,还分配了许多难以完成的任务,包括爆炸、暗杀等等。

    另一方面是来自内部的压力,功夫班师生大概已经发现了她的破绽,她觉得每天都活在人们的监视之下,尤其是被龙振读心之后,变得更加惊恐不安,由原来的纠缠他到如今的躲避他,而郑必达的突然降临,无疑将会成为压垮她的最后那一根稻草。

    这是入住龙城宾馆的第二天,郑必达心神不定地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程玉峰的一番提醒,令他五内俱焚、又惊又怕,通过两天的接触,他也或多或少地发现了郑茜的一些问题。而中午她所表现出来的情绪异常,更让他的怀疑达到了高峰。

    餐后两人聊了一会家常,他发现往日不善言谈的女儿,不但变得能说会道,浓重的家乡口音也变成了龙城腔,原来爱说的口头禅也不见了,他带着几分感慨道:“我发现你变得一点都不像我的女儿了。”

    她听后脸色陡变,眼中闪过一道凶光,可是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尽管只是一瞬间的事,却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下午,程玉峰来了,就下一步的工作进行了安排。

    二十点,郑茜又来了,给他带来了一袋水果,两人坐了一个多时,她说了几句“早点休息”、“咱们明天去龙塔玩”之类的话,离开了。

    二十三点,他关灯睡觉……半个时后,房门悄悄被推开,一个蒙面人蹑手蹑足走到床边,朝被窝一连刺了十几刀。

    灯光突然大亮,埋伏两侧的人呐喊着冲了出来,蒙面人迅速奔向阳台,然后从高空跳下,魅影一般地穿越灯火阑珊的街道,消失在茫茫的夜幕中。

    深夜,寥落的街道几乎没有什么行人,冯宏义、高洋洋和林爱武醉眼朦胧地从歌厅出来,边走边侃,从郑必达的探亲说到郑茜的狐媚妖艳,既为她的美丽所倾倒,又对她的各种异常行为产生疑惑。

    一条黑影从远处仓皇奔来,后面有人在边追边喊:“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来人很快就奔到了面前,冯宏义突然感到一阵难以控制的紧张,颤抖着声音问道:“怎、怎么回事?”

    她鬓发散乱,衣衫不整,上气不接下气地道:“我、我正陪着父亲在、在宾馆说话,突、突然闯进来几个歹徒,杀、杀了我爸,又、又妄图取我、我性命。”

    “那你快点跑吧。”高洋洋惊得浑身出汗,“歹徒由我们来对付。”

    林爱武鼻子都气歪了:“哪里来的歹徒?简直是无法无天。”

    “谢谢,我不会忘记你们的。”说罢往右侧巷跑了。

    少顷,龙振、常宁、茵茵和成宇急追而至。见三人发愣,龙振问道:“你们看见郑茜了没有?”

    “好呀,原来歹徒就是你们四个。”冯宏义两眼喷火地怒瞪着他们,大声责问道,“怎么回事?你们为啥要加害他们父女两个。”

    “什么乱七八糟的,他们不是父女。”常宁大声吼道,“郑茜是金刚,是她杀了郑必达。你们到底看见她没有?”

    “看见了,往那边跑了。”高洋洋指着左边那条巷子。

    “快。”龙振一挥手,四人迅速朝巷子奔去。

    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林爱武对高洋洋的行为感到不解:“你这不是害人吗?”

    “啥叫害人?抓到了郑茜对我们有什么好处?”他振振有词地反问道。

    “可她是黑面神的金刚呀,难道……”

    “管他什么金刚银刚,我们不能听他们的一面之词,何况郑茜对我们三个都还不错,对吧?”

    “完全正确,做人要讲一点良心,”冯宏义站到了高洋洋一边。

    “你们在讨论什么呢?”林爱武正要说话,却被一个柔美的声音抢了先,仔细一看,由不得一乍。

    “你、你怎么又回来了?”

    高洋洋马上接了上去:“他们说你是金刚,是真的吗?”

    “对,我就是金刚,吃惊吗?”她的微笑冷却了,一双充血的眼睛闪着狰狞的光。

    “不,你不是,也不可能是,对吧?”他梦呓似地重复着。

    “我没功夫和你们废话,时间紧迫,现在麻烦你们跟我走一趟。”

    “为什么?”

    “别问为什么,快点。”

    “去哪?”

    “投奔黑面神,跟他一起打天下,建功立业。”

    “不,我们哪里都不去。”冯宏义叫道。

    高洋洋回避着她的瞪视,软声软气地道:“你是不是金刚我们不管,不过也请你尊重我们的选择,行吗?”

    林爱武软中有硬:“对,你走你的,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不行,谁不跟我走谁就得死。”她声色俱厉,说完挥拳朝他砸去。

    三人也围着她摆开了架势,双方拳来脚往,斗得难解难分。

    郑茜见难以速胜,手一扬,白光闪灼处,三枚银针飕飕地飞向他们,高洋洋躲闪不及,应声倒地。

    林爱武气得发疯,大喊:“郑茜,老子跟你拼了。”

    从巷子内折回的龙振和常宁等四人见状,立即加入了战斗,心中发虚的郑茜突然飞起,腾空的身子已在十数丈之外,落地后仓皇逃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