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炮灰女修仙记 > 第758章强势对峙,大战,逃

第758章强势对峙,大战,逃

    只见李黛以流光般的速度冲了出来,她速度太快,哪怕是不器大师、墨前辈这样的大能都没反应过来,她自己顶着漫火般的惊雷到了苏沉央面前,毫不犹豫的,将一个巴掌大却诡异无比的阵盘扣在了男人身上。

    “轰隆隆”

    “尔敢!”

    伴随着滚滚惊雷的,是苏沉央猛然睁开的眼睛和不敢置信的咆哮。

    感觉到危险来临,苏沉央猛然睁开了眼睛,因为身体和魂还没有融合好,如此被打扰,让他气血翻腾,浑身暴戾,那张无比好看的脸也阴沉到了极点。

    “主人!”

    “嘭”

    “啊”

    而在李黛对苏沉央动手之际,除了对危险敏感至极的苏沉央,就数花母大人反应过快了。

    由于她操控着罗盘,控制着僵尸,所以在发现主人被袭击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阴骨鞭甩出,伴随着“呼啦啦”的凌厉劲风,和一股强烈的阴寒之感,毫无悬念的,这一鞭带着花母大人的滔天怒火,被抽中的人不死也会重伤。

    何况阴骨鞭,就是用无数修士的骨头炼成,那些骨头埋于地下,经过漫长的岁月和特殊环境的作用下形成阴骨,将这样的骨头取出再炼成法器,戾气极重,修为低一点的,哪怕看一眼都能寒到骨子里。

    不过幽冥界哪些花卉的下面,埋骨还少吗?想来这样的东西是最不缺的。

    阴骨上存在大量阴气戾气,这样的东西炼成的阴骨鞭是花母大人战斗的法宝,她遇到的修士,哪怕是大乘修为,也承受不住她几鞭子的,何况李黛。

    所以花母大人自信这一鞭子下去,李黛是绝对活不了的。

    不过看在那张让她也嫉妒的脸的份上,她倒是没将鞭子往脸上招呼,抽的是李黛的后背,李黛那张脸的皮,她看了可是一直觊觎着的。

    不过花母大人虽然厉害,但既然转修成了花母,就属于一种阴邪之花,实力高是高,却也有一般草木精怪的特点,怕火,尤其是李黛的新火。

    因此,在李黛感觉到危险之际,她却还是死死将灭魂阵扣在苏沉央头顶,而身后也想长了眼睛一样,对着靠近了过来还对她抽鞭子的花母大人就是雷霆一脚,花母大人惨叫一声,被重踹到了地上,痛得抽气,看着李黛目光充满了怨毒。

    这个女人,竟敢踹她胸口,好痛。

    花母大人看着主人竟半天没摆脱李黛那诡异的阵盘,又是“啊”的一声愤怒的尖叫:“去死吧!”

    一瞬间,她脸上爬满了诡异的凌乱木纹,看着渗人,她的头发根根狂舞起来,展开双臂,无数诡异的藤蔓从她身上长了出来,那些黑色的藤蔓上立刻开了各种彩色的花,那些花一接触到修士的神魂立刻将之吸了进去,像能吞吃人的恶魔。

    美极的花母大人立刻成了藤蔓人,那些藤蔓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僵尸和修士之魂无不静惊恐的退避三舍。

    哪怕滚滚雷火,劈在那些诡异藤蔓上焉了一些,却并没有死。

    黑藤蔓像一株无形饿大“嗖嗖嗖”的朝李黛而去,一根根抽芽的藤蔓像小蛇一样破开她的皮肤,钻入她身体里。

    “唔”

    那种身体被活生生的东西刺破钻入的感觉,让李黛痛得脸色苍白,血色全无,忍不住身体抽搐,闷哼出声。

    可是哪怕如此不利情况,李黛也并没有退缩,她将新火召唤了出空间,让它燃烧那些闯入着。

    “啊啊啊”

    李黛如此行为,让花母大人整个人更加狰狞了起来,惨叫不断。

    如此诡异的情况,明明是李黛更惨,她却只是摇摇欲坠的轻哼,显然也痛到了极致,忍得十分痛苦,却没像花母大人那样惨叫出来。

    李黛的确是咬牙忍着,她不能松手,更不能动,灭魂阵扣在了苏沉央的脑袋上,他不死,雷不灭,她就走不出这里,摆脱不了黑煤球,甚至会没命。

    她知道,到了这一步,哪怕她不顾其他人死活自己逃,醒过来的苏沉央也绝对不允许的,天雷也绝对不允许的。

    “可恶,找死”

    苏沉央融合自己身体,本来只需要几分钟,可就是这几分钟,他万万没想到一切尽在把握的事出现了意外,感觉到头顶的阵盘,苏沉央也是变了脸色,那阵盘竟能死死控制住他的神魂,它想将神魂抽离出他的身体,这怎么可以?

    而且他有感觉,如果真被抽离出了身体,那么这诡异的阵会立刻将他抹杀。

    如此危险的阵,如此危险的处境,苏沉央还从来没遇到过,偏偏此时李黛不能动,他也不能动,他要全力去抵抗那压在他头顶的阵,稍微不注意就真会陨落,全军覆没了。

    这,他绝对不允许!

    好在李黛此时也遇到了危险,那花母大人身上的魂之气息,是他熟悉的,他曾经的一个侍女,只不知她如何成了今天模样,换了样子不说,身体还能变出枝芽来。

    不过如何,希望那诡异又丑的女人争气点,把李黛快速解决了。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让苏沉央不可思议的,最让他震惊的是,哪怕自己在融合神魂,可释放的灭顶威压并没有消失,她是如何能动的?

    苏沉央阴沉着脸看着李黛,极力抵抗那能灭杀他神魂的诡异阵盘,这么看着看着,还真让他发现了点什么。

    “哈”

    “原来如此!”

    “你竟把它收服了?”

    “这怎么可能?”

    “这不可能!”

    从李黛身上感觉到接引地灵的气息,苏沉央气息都不稳了起来,那张脸充满了愤怒和杀意。

    他不能接受,当初自己千方百算计才将单纯的接引之地灵骗到手,让它和自己签订了平等契约,可他陨落后,身体需要接引之地特殊的环境和阴鬼之气,形成鬼仙之体,所以并没有第一时间感觉到自己和接引地灵的契约断了,如今看到李黛,发现了接引地灵的气息,苏沉央一感受身体,果然感应不到接引地灵了。

    苏沉央大口喘气,都要气疯了。

    “啊”

    “去死”

    苏沉央再也不能忍受,更不接受自己的东西被李黛得了去,再也控制不住,催动了头顶为他挡雷的遮天印,朝李黛砸了过来。

    李黛瞪大了眼睛,看着苏沉央阴沉至极杀气腾腾的脸,看着那一方大印从她头顶凶猛砸下来,李黛咬牙,还是死死的没动一下,这一砸她以她身体的强悍程度,可能会头破血流,可自己一让来,那一切都前功尽弃了。

    一定要杀死苏沉央,不能让他成为鬼仙,否则自己等人就只能被他虐得死去活来了。

    她倒是想用强大的神魂直接攻击,可苏沉央是死了一次的人,他神魂都是诡异的,攻击上去没有效果不说,那魂上的阴冷之气足可让让她失去所有知觉,甚至反抗能力。烽火奇侠传

    那种阴冷之气,冷入骨髓,在他神魂威压一释放出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李黛知道直接的神魂绞杀攻击对他可能没什么效,甚至会伤及自己神魂,因此李黛才用了一个比较稳妥的办法,炼灭魂阵。

    她将她强大的魂力抽出来锁进阵中,去灭杀苏沉央的魂,这样不仅增加了灭魂阵本身的威力,也不会影响她了。

    不过说一点不影响那是不可能的,抽魂力不仅痛入骨髓,还让她无比虚弱,可为了杀死苏沉央,为了走出这里,更为了不被那什么狗屁因果影响,这些痛都是值得的。

    她算着一切,把握住了时机,在苏沉央融合身体的时候出手再适合不过了。

    所以到了关键时候,她更是不能退。

    那边花母大人惨叫不已,还疯狂的从身体里长出更多诡异藤蔓攻击李黛,然后刺入李黛身体。

    让后她震惊的发现,李黛的血肉尤其的美味,是她吃过最美味的了。

    还有那些血,里面似乎融合了无尽的力量,这些她完全看不见的力量,让她看着李黛无比贪婪起来。

    吃了她的血肉,还能杀死李黛,这真是一件完美的事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李黛体内有那恐怖的火,啊啊啊,烧得她好痛,好痛。

    李黛该死,太该死了!

    花母大人整个藤蔓人都扭曲起来,疯狂起来。

    为了那能让她强大的血肉,为了让李黛死,她没有退缩,更多的黑藤蔓和邪花长了出来,拼命的朝李黛身体里钻,前赴后继。

    新火怒了,狂烧那些闯入者,烧了一茬又一茬。

    花母大人不退缩,李黛同样忍着酷刑没有动摇,手死死的扣住阵盘,灵力撑着身体悬在空中,整个人是摇摇欲坠的,但她却忍着痛苦纹丝不动,似乎苏沉央不死她就要耗到底似的。

    苏沉央谋划了九万年之久,自然不会轻易放弃,他拼命的抵抗灭魂阵的绞杀,努力的将魂同身体契合起来,身体成了鬼仙之体,可以说完全不是当初的了,所以他神魂融得异常艰难,加上天雷滚滚和李黛的大阵扣顶,苏沉央扭曲着脸,还是继续融。

    只要他成功了,第一时间要捏断李黛脖子。

    哪怕她被自己的遮天印砸死了,那脖子也要捏下来,头颅踩得稀巴烂。

    苏沉央恨毒的想。

    弄死了李黛,接引地灵再强行抢过来,折磨,往死里折磨。

    且不说那些,哪怕是遮天印带着灭杀之力砸下来,李黛也是纹丝不动,她浑身被藤蔓钻入包裹,沐浴在雷霆之光下,看着非常渗人,可她手死死的扣着灭魂阵,目光看着苏沉央,同他对视,进行着一个拉锯战。

    在其他人看来,就是凶猛的李黛往苏沉央头顶扣了个东西,那不似真人的美人朝她甩鞭子,没打中结果被踹了,美人又突然变身,可怖的藤蔓像活的一样从她身体里长出来,缠绕上半空中的李黛,那些可怖的黑色藤蔓瞬间开满了各色艳的诡异的花,它们纷纷钻入李黛身体里,不说李黛,就是其他修士看了都觉惊惧,觉得痛,偏偏李黛纹丝不动。

    而从李黛攻击到花母大人出手,到遮天印落下来砸李黛,说是长时间却非常短,反应过来的众人终于发现压在他们身上那诡异得不能抵抗的威压消失了,他们能动了。

    “我来助你!”

    “还有我!”

    在李黛都以为自己会被砸得头破血流的时候,两个声音从她身后响了起来,而那带着凌然杀气的遮天印,在离李黛脑袋不过寸许的时候,被一把剑和一玉钟撞飞了出去,发出金属碰撞的剧烈声响来。

    却原来,突破重重僵尸的,正是房阿玲和青姬。

    那遮天印是半仙器,如果是一般法器撞之,恐怕就是法器自毁的下场,可惜房阿玲的惊鸿剑和青姬的玉钟,同样不是凡物,两人没有任何交流的联手一击,还真将那大印击偏了方向。

    “噗”

    遮天印被重创,苏沉央也受到了牵连,神魂一荡,再也控制不住吐出一口血来。

    “那是她的本命法器!”

    李黛及时的出声,房阿玲和青姬都是聪明的,立刻明白了,两人立刻飞身而且,追着那遮天而去。

    苏沉央见此,愤怒得眼珠子都要脱框了。

    “怎么可能!不,那不可能!”

    一直以为他为拥有一件半仙器而骄傲,可只是九万年过去,为什么修为如此低的女修随便一件法器都比他的遮天印好,这让他如何能接受!

    看着那两女修疯狂的攻击他的遮天印,还同大印有神魂联系的苏沉央再也淡定不了了,打算把遮天印及时罩回。

    可看清了遮天印要跑,房阿玲青姬哪里肯放过,两人立刻手段尽出,将遮天印困了起来,剑如烟火钟如鼓,将遮天印一剑一钟击得火花出,嗡鸣声不断。

    “可恶!”

    苏沉央怒了,利用精血催动花母大人手中的罗盘,瞬间,如海的僵尸疯狂朝房阿玲青姬扑了过去。

    这边李黛奋力抵抗着,房阿玲青姬斗大印,杀僵尸,战火连天,那边云锦不器大师,甚至得到了自由,不再被莫名禁锢朝雷扑过去的修士们立刻反击起来,加入了杀僵尸的行列。

    其中领头杀僵尸的,正是还活着的柳奚笙、商丘、莫璃和她道侣暗夜魔君,他们四人修为最高,离僵尸棺材也是最近的,所以在棺材b的瞬间,他们立刻被雷海和僵尸包围了。

    不过得到了自由,柳奚笙、商丘和暗夜魔君立刻联手,三人齐力放出防御结界,将还活着的修士之魂保护了起来。

    哪怕他们心硬如铁,可眼睁睁的看着死了近百万人,他们心是无比触动的,如果这些修士还能活着,他们不介意出手一把。

    特别是看到修为那么多低的李黛,竟然摆脱了灭顶的威压禁锢,第一时间就冲上去和苏沉央拼命,那凄惨的样子,触动了很多人,包括一直做好事却心硬如铁的柳奚笙。

    他们虽不清楚李黛在做什么,但看她消除了那魔鬼的威压,并控制住了他的融合,他们知道,这是唯一的机会,要把握住才能活。

    因此,此时此刻,他们被触动了,不仅是想自己能活,也希望这仅剩的万把人能活着。

    “杀!和他们拼了!”

    有修士愤怒的咆哮,这一声音击中了很多人,他们都战意冲天,同僵尸和大妖之魂缠斗起来。

    如果说以柳奚笙、商丘、暗夜魔君等带头为首的,在和僵尸斗,那另一边,得到身体自由的,没有了威压压住的云锦不器大师等人,就是在和大妖斗。

    不器大师发现身体能动了,也看到了李黛这边危机的场景,没有犹豫的,他将自己从上古修士分洞府得到了,还没研究透的一个天然大阵甩了出来,将那些筑基炼气修士笼罩了起来。全球废品王

    大呵:“都进来!”

    哪怕被李黛那惨样刺激得斗志昂扬,可不器大师和墨前辈并没有失去理智,那些大妖哪怕是魂体,炼气筑基修士对上一巴掌就拍死了,完全是送菜,所以他们还是先进阵安全。

    而那边杀着僵尸,还释放出结界保护其他人的柳奚笙等人,也是坚持不了多久的,他不将这秘密奇阵拿出来,那被湮灭在僵尸海中的万人,恐怕最后还是一个死。

    好在理智的修士有很多,越来越多的人进去了不器大师的九御天阵,那些大妖果然一时攻破不了大阵,低阶修士都得到喘息的机会。

    而不器大师连同墨前辈,还有另外几位高人并没有闲着,他们一边杀着大妖,一边冲入僵尸海中救人。

    时间似乎过得格外的漫长,终于越来越多的人进入了九御天阵,其中还有同李黛失散了就没见着的沈骁沄。

    沈骁沄还活着,只是被雷伤得太重,他哪怕是元婴修士,也没多少战斗力了,便被不器大师拎着丢进了阵。

    沈骁沄完全没想到,再见李黛是这般场景,她竟然那么勇敢那么伟大,去对上那恐怖的男人,也许在别人看来那就是找死的行为,但这样的英雄行行径,不妨碍让人从心里佩服和震撼。

    “云兄,动手吧!”

    这边无数人进入到了阵中,可不包括云锦三人,他们在看到李黛那般行为后也是震惊震撼,更坚定了自己的决定。

    一个女修都可以反抗至此,他们何惧?

    三人在角落里,被大妖庞大身体挡着,却不惧,不器大师也没发现他们。

    “轰轰轰”

    “嘭嘭嘭”

    “铿锵”

    “啊啊啊”

    雷声,大妖撞阵声,法器交织声,修士惨叫声

    混在一起源源不断。

    “去”

    就在大妖暴怒发狂的时候,突然的,云锦将一个青色的瓶子丢了出去,青口开,三人联合做法,口诀不断,源源不断的心口血朝飞起来的瓶子而去。

    瓶子青光大声,滚滚妖风袭来,瓶口开,一阵阵漩涡将大妖吸了过来,朝那青色的瓶子而去。

    “吼吼吼”

    “嗷嗷嗷”

    “嗡”

    似乎感觉到了危险,大妖们嚎叫了起来。

    “是收妖瓶!青色的极品收妖瓶,我们有救了!”

    有人见到这一幕,惊喜的欢叫起来。

    而要收如此多大妖,需要的精血是恐怖的,为了解决哪些大妖,修士勇敢的站出来,都奉献出自己精血,以不器大师为首,他带头念着云锦三人口中的口诀,将自己的心头血牵引出来,朝瓶子而去。

    越来越多的人如同他那般做。

    一时间,进入阵中的也不打坐恢复了,都奉献出自己的半滴一滴或几滴心口血。

    被如此多血染的瓶子,青光越来越盛,危力越来越大,无数大妖之魂再也抵抗不住,被强迫的吸进了瓶子中去。

    “可恶,可恶!一群蝼蚁!”

    看着这一幕的苏沉央要被气疯了,他发现自己的神魂被撕扯得越来越痛,李黛的顽固让他根本融不了身体,罚雷越来越盛,没了遮天印的抵挡,他身体都被劈得不成样子了。偏偏同样和他在灭顶雷光下的李黛竟然没魂飞魄散,竟然比他还耐劈。

    情况对他越来越不利,还有那两个女修,疯狂的攻击他的遮天印,让他心神大伤。

    这群该死的蝼蚁!

    苏沉央眸中闪过狠厉,看着废物一样半天弄不死李黛的花母大人,苏沉央血色红光闪过,再也不能忍,他运气全力朝李黛拍了一掌,融合中断,李黛猝不及防立刻如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

    那灭魂阵也落到了地上。

    融合被中断,苏沉央受到了极致的反噬,毫不犹豫的花母大人被他吸到了手中。

    “啊”

    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鬼气森森的花母大人瞬间成了干尸,死得不能再死了。

    “很好,你们我记住了,都去死吧!”

    苏沉央暴怒,翻手为云覆手为掌,“轰隆”一声,将整个幽冥城掀翻了起来,这是他不得不用的后手,做完这一切,不再看因为他融合不成突然消失了灭顶天雷,遁地消失了。整个幽冥城坍塌了,无数修士被埋在了下面。

    “顶住!”

    在李黛被重创落地时,不器大师就猜到了那人要逃,恐怕是因为融合失败受了反噬,不得不离开,但他最后一手,翻龙阵,令天地反转倒塌,却是让见过此阵的不器大师脸色大变,以最快的速度,立刻再吐精血,将李黛房阿玲等人笼罩了起来,九御天阵变大再变大,堪堪抵抗住那旋转过来的天地。

    “轰隆轰隆。”

    他们被反转到了地下至少万米处,无尽的重要压在阵上,这神奇的古阵也坚持不了多久。

    没看见那些铜皮铁骨的僵尸都被压成碎末肉饼了么?

    “该死的!灵石,都把灵石拿出来!”不器大师惊怒的咆哮道。

    没有灵石,这唯一的保护阵碎得更快。

    那人临逃还有这一手,把一心帮他的花母都吸干了,足见心毒,那根本就是狠到没有心的人。

    他们能活着都是大幸了。

    不器大师的声音着急又惊怒,有灵石的都不敢藏私,在不器大师这样的强者面前,耍手段就是找死。

    何况他们不想被翻盖的重压压死,像那些僵尸一样。

    而苏沉央的最后一手,不仅让李黛等人再次陷入危机,可以说,从远处看,整个幽冥城像从万米深处拔地而起似的,然后天地旋转,整个幽冥城被埋进地下万米之处,同地面仅百米之距的接引之地同样反转到了地心深处。

    这样的场景,也是因为幽冥城外面的层层雾霾和结界没被人看到,不然恐怕得震惊整个修真界了了。

    而九御天阵中,在所有修士身上的灵石用了大半后,已经过去了一天时间,李黛被苏沉央全力一掌气震碎内附晕了过去,此时也终于醒来了。

    2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