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且不说李黛这边,那边祁瞬和妖王斗得如火如荼,哪怕祁瞬实力强大,可重伤后的他毕竟还没恢复,因此在电狮发了狠的攻击下,他应付起来也越来越用力。

    两人的惊天之战,周围的草木乱石被卷了起来,发出震耳欲聋的碰撞声,水雷湖中的水卷起千尺高,如喷泉一般洒得到处都是,女孩看着电狮同祁瞬的战斗,看着祁瞬的目光更加不同了起来。

    当然,她还没忘记电狮怀中被抢了回去的狮崽。

    这是一只变异狮崽,她早就打听到了的,也是在外面难得碰上一个入德了她眼的东西,她当然要得到,反正对于她来说,灵石这种东西,是最不缺的,所以才花大价钱雇了佣兵。

    同外面这些穷鬼比起来,她简直富得流油了。

    如今这外面,又碰到了一个让她有兴趣的人,一个男人,长得好看,实力强大,最重要的是这种穿着野性,性格张扬的少年是在她曾经生活里从未出现过的类型,比家族里那些世家第子,一言一行都刻板得不像话的人好太多了。

    妤帽儿如此想到。

    且不说妤帽儿的想法,这边祁瞬为了快点找到李黛,准备拼着伤上加伤也要重伤电狮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住手!”

    李黛的及时出声让祁瞬的攻击最终打住了,看着她骑在一头狮子身上缓缓而来,祁瞬神色变了变,最终恢复了平静。

    “狮狂,停下来吧,都是自己人!”李黛身下的狮子率先开口道。

    李黛从母狮身上跳了下来,母狮瞬间变成了风韵犹存的妇人,狮狂见此,却是神情戒备,看着母狮,“狮娘,怎么回事?”

    母狮什么也没说,只对李黛恭敬的鞠了鞠身子,大声道:“拜见主人!”用实际行动告诉狮狂是怎么回事。

    狮狂大惊,作为一只电狮,他不懂什么感情,可对自己的伴侣也是了解的,骄傲如狮娘如何会认李黛为主,当既变了脸色要发飙,却又听狮娘说,“主人不需要我们跟在身边,也不用契约,就一个名分而已,希望我们护送她离开云雾之森,仅此而已。”当然,李黛也答应了,会赠送自己的一滴血,这滴她的血可是珍贵,给自己的崽儿吃了,定能强化血脉,说不定还能反祖远古黄金狮的血脉。

    因为李黛给她血脉上的威压实在太强大了,李黛的条件让她非常心动,而被血脉压制弱的一方,她和狮狂哪怕实力表面比李黛强,真斗起来,强大的血脉禁锢就能让他们没有反抗之力,既然如此,何不接受她诱人的条件呢。

    好处狮娘没直接说出来,却是传音给了狮狂,狮狂听此,也是心中翻江倒海,对李黛这他曾经觊觎的绝色美人看了又看,越看越觉得她不简单,最终渴望强大的心战胜了一切,点头答应了。

    李黛的血真那么珍贵,那么崽子们享受一半,他作为老子,自然也不能落下。

    “如此甚好!”看母狮真的说服了狮狂,李黛很高兴,能用最的代价换来和平,那是最好的,一滴血对她来说还真算不得什么。

    “你没事就好!”祁瞬是知道李黛某些神秘本事的,不过他不会问,也不会多说,她究竟怎么让两只强大如斯的狮子臣服的,那不重要,他只需要看结果就好。

    祁瞬的关心让李黛笑了笑,看着变成了狮子的两只,李黛冲祁瞬点了点头,又骑上了母狮的背。

    祁瞬驾轻就熟的坐到了狮狂身上,有种微妙的得意感,这头臭狮子,对上李黛还不是轻易就范了,刚才下手那么重,如今自己可算出了一口恶气。

    解决完事情,李黛准备离开了,一直被忽略的妤帽儿忍不住了,冲李黛怒道:“站住!你们要走可以,那狮子留下!”

    听见这声音,母狮神色一变,一串火焰从嘴里吐了出来,喷向了妤帽儿,“你这贼,还敢出现,看我不杀了你!”李黛她能合作那是因为她没打自己孩子的主意,而妤帽儿的声音她可听得清清楚楚,就是这个人在她最虚弱的时候来抢她的孩子,狮狂没杀了她,她却忍不住了。

    好好的当隐形人不好么,还敢冒出来,不是找死是什么?

    “啊,好哥哥救命!”危险到来,妤帽儿下意识朝祁瞬呼救,期待英雄可以再度出手救她。

    可惜她注定失望了,祁瞬眼睛都没眨一下,之前会出手完全是情急之下以为狮狂攻击的是李黛,既然不是,那女孩的死活同他有什么关系?

    “死了好!”他轻描淡写道。

    祁瞬的话让妤帽儿懵了,看着他刚才关心李黛,忍不住把目光放在李黛那张绝色的脸上,眸子闪过阴郁,可表情却很无辜,她看着李黛,很是可怜道:“姐姐,你抢了我的狮崽我不计较了,为什么不让好哥哥救我?”

    李黛:“……”

    关她什么事?

    这女孩的思维可真是奇葩。

    “狮崽从来不是你的!”李黛想了想,回道。

    母狮的孩子属于她的,她想自己留着,或送谁做契约兽,都同她没有关系,她李黛就是个看客而已。

    “我不管,那两头大狮子你收了,崽子还要留下,太贪心了,大狮子成了你的契约兽,你吩咐一声,让他们把崽子给我,我就要他叼着的那只。”她说的他就是变成了电狮的狮狂,由于放背上不方便,他就用嘴叼着了。

    李黛听了这强盗逻辑,忍不住想翻白眼,她可没忘记这女孩看着,却干出拉别人垫背的事,所以根本不想理会这样的人,对着母狮道:“解决完,走吧!”母狮要怎么解决,她完全赞同,偷子之仇也算不共戴天了。

    “你你你,恶毒的女人!”听见李黛的话,妤帽儿脸气得通红,眼看指望不上祁瞬,李黛也是个油盐不进的,丝毫没有要在祁瞬面前假装善良一下满足她的要求,妤帽儿倒是没法了,这才真的有些慌了起来。

    “吼——”

    母狮一声怒吼,冲着妤帽儿又是不断的喷火,妤帽儿惊慌失措,不断拿出法宝抵抗,眼看身上的法宝毁得差不多了,她再也忍不住惊叫起来,“你们这些外面人,一群土帽,不能杀我,杀了我你们家族,你们宗门,都别想逃,全部得陪葬!”她尖锐的叫着,惊慌之下声音变了调,倒不像十一二岁女孩的声音,却是成年女人的声音。

    李黛听了她的话,眼睛却眯了起来。

    人在惊恐情绪紧张下总会泄露一些重要的东西,她指他们是‘外面人’,倒是让李黛来了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