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那天,我同杜师弟一起到玉女楼吃了东西,一出来后便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在召唤我们,当时心中纳闷就随着那声音跟了过来,不知不觉就进了木玲小镇,发现了小镇的怪异之处,我们本打算离开回去上报宗门的,哪想……”林巾香说到这儿,呼吸沉重起来,似想到了什么不愿意面对的事情,不过在李黛坚定的目光下,他还是说了下去,“哪想我们要离开的时候,又碰到了一些人,他们都是天衍宗的第子,有几个还是我们熟悉的,他们说,他们说……”

    “说什么?”骆胭妃神色急切起来,似迫切的渴望得到答案。

    林巾香看了她一眼,才继续道,“他们说留在小镇,主人要驾临了,只要跟了主人,修炼不是问题,哪怕不修炼,也能不老不死,法力无边,只需要一些平常的东西就可以强大起来。”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可脸已经完全苍白起来。“我们不同意,根本不信那什么主人,你是不知道,他们说到主人那卑微的样子,哪里还有一点自尊可言,简直比奴隶还奴隶,我林巾香虽然不才,却也是有志气的,与其做别人的狗,还不如自己修炼,那样的快捷我不屑!很好,杜师弟也有同样的想法,他看着不着调,骨子里却是骄傲的,我们非常有默契,假装答应了,准备到了深夜逃离却不想……”说到这儿,他整个人都哆嗦起来,显然是遇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镇定了好一会儿,才接着道,“却不想逃离是逃了,可一出城门,外面里三层外三层的怪物包围了我们,那几个同门第子走了出来,笑得得意,说早预料到我们不老实了,只有亲自体验了大人的厉害,把我们变成他们的同类,方可离开!”

    他如此一说,李黛也能想象当时情况的危机,骆胭妃听了,脸色更加苍白起来。

    接下来林巾香说得很慢,几乎是抖着牙齿把话说完的,“为了把我们变成同类,那些东西变身了,变得獠牙尖锐似的,样子也是非常恐怖,皮肤白得跟面粉起的,他们朝我们扑过来,像潮水一样,挡都挡不住。”说到这儿,林巾香摸了摸胸口,神色流露出痛苦,“蚁多咬死象这个道理谁都懂,何况他们不是蚁,我们也不是象!很快,我和杜师弟就败下阵来,被他们扑到在地,反抗不了,只能看见我们身上的肉被那恶心的东西一块一块血淋淋的撕下来,甚至我的心脏,也被掏出来吃了,我以为自己要死了,却不想最后关键时刻,身体内突然涌起莫名的力量,那些失去的血肉立刻补了回来,最后,我就失去了知觉,再次醒来脑子里混混沌沌的,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该做什么该做什么,那声音的主人我听不清,最后那声音命令我,只需听杜师弟的话就可,就这样,我失去思考的能力,只麻木的跟着杜师弟在小镇中游走,遇到了人要么骗他们留下来,成为那些怪物,要么成为我们这样有思维能力的,同样渴望血液的半怪物。”

    “我……”他还想说什么,头突然痛了起来,抱着脑袋‘啊啊啊’的惨叫。

    李黛见情况不妙,直接又想把他敲晕,却不想他再次睁开眼睛时,眸子血红,看着渗人。

    他盯着李黛看了一下,直接风驰电掣的跑了。

    速度快得李黛根本追不上。

    “师妹,怎么办?这里太危险了,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骆胭妃几乎要哭出来了。

    “嗯。”这次君子临也点头表示同意。

    李黛却摇了摇头,她直觉这件事对她很重要,自己要真放任不管,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玉女楼?奇怪的声音?僵尸?变异?

    这几者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

    对了!

    玉女楼的玉女十三香!

    摄魂散!

    当时心心就说了,摄魂散之类的东西不是下界有的,它的作用是摄人魂魄,使之被控制。

    李黛想到这些事,又忍不住想到了那三公子,他最后没死还被一只大手救了,那玉女楼的摄魂散是不是那个人搞出来的呢?

    要是的话,她究竟想干什么?

    摄魂散?摄魂散!

    李黛在传承里找了半天,终于在最后的角落里发现了有关摄魂散的一些秘密。

    原来摄魂散本来不叫摄魂散,它有个特别的名字,寄养丹!

    不,应该说摄魂散是寄养丹,寄养丹却不是摄魂散。

    因为摄魂散只是从寄养丹上抹下来的粉末而已,效力比寄养丹差远了。

    不过数量够大的话,也是一样的。

    而从丹神传承中,李黛也知道了,寄养丹炼制的时候,是需要炼丹者一丝丝气魄融于其中的,若是人吃的数量多了,那些气魄就会凝聚起来,形成具有炼丹者的一丝精神意念,从而完全的控制别人。

    当然,能炼出寄养丹的无一不是大能前辈,还多半是陨落了的。

    也只有陨落了的大能,才需要以这种方式聚集自己的灵魄,得以重生。

    “呵,该来的终于来了!”

    沉浸在深思中的李黛被弈修一句话思路全打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