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炮灰女修仙记 > 章节目录 第306章不屈于命运
    &;李黛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山水居了,看着近在咫尺的大师兄,脑子完全没了反应。

    “小师妹,你还好吧?”步如归担忧的看着她,这个小师妹被杜睿博带回来的时候,整个人虽然昏迷着,可表情却变幻莫测,时喜时伤,时悲时怒,似要把一生的大喜大悲都经历过似的。

    他不知道小师妹身上生了什么,可具体经过也已经从杜睿博那儿打听到了,杜兰陨落的那一刻魂灯碎了,宗门就知道了这件事,可奇怪的是以红丰老人为的高层并没有追究,还把事件压了下去,他也被师父派来看着小师妹,等她醒来。

    也是这段时间,他才知道小师妹的人缘有多好。

    且不说已经成了师兄师姐的他、莫谪尘、杨悦莹几人,本峰的曲时优、宫玉尧、尚欢喜也是纷纷来探望,而外峰的不少天骄诸如寂皿卜、肖桀、行允之、甘惜柔等也没有落下。

    甚至那还没有离开的万剑宗天才慕容云海也出现过一次。

    至于那小霸王杜睿博更是每天跑来一趟,勤快得很。

    步如归从来不知道,很少出残阳峰整天沉浸在修炼中的小师妹竟认识那么多不简单的人。

    他都不知是不是要为她骄傲了。

    好在昏迷了半个月,人总算醒了。

    “让我再看看你的身体!”步如归思绪回笼,见自己问话自家小师妹还是呆呆的,又忍不住担忧起来。

    “我没事!”李黛终于回神,看着步如归的脸,一些画面又闪现了出来,那么清晰。

    李黛连忙甩了甩头,试图把那些东西丢弃。

    “杜兰的事你不用担心,她勾结戮予叔,不要说她先对你们下杀手,哪怕没有这事,红丰老祖等人也不打算放过她的,如今意外死在你手上,你完全不要有心理负担。”

    李黛不知道的是,当初纨绔对外的说辞没有完全说真话,只道杜兰修炼了邪功放出恶鬼,最后自食恶果被伤了,李黛趁其虚弱要了她的命,关于那头戴金冠的鬼帝,是半个字没有多说。

    大家也相信了这套说辞,红丰老祖已经派人去查过那战斗的地方,现的确鬼气浓郁,证明此地鬼物出现,可想纨绔说的是真的,由此可想杜兰多半是被那些鬼所伤,李黛补了刀她才死亡的。

    也只有这个解释合理。

    毕竟没人相信李黛单单一个筑基修士能杀得了元婴修士的杜兰。

    且不说那些,这边李黛听了步如归的安慰只无力的摆了摆手,“大师兄,我没事!可能是阴气入体了才让我昏迷如此虚弱的,相信调息一段时间就好了,大师兄不用担心!至于杜兰,她活该!师妹我不是心软的性子,不会有心理负担的。”

    步如归见她眼睛清澈,说得真诚,也放下了心里的那块石头,说起了别的。

    “师父对你在剑意崖的表现很满意,如今天道石、剑意崖你都闯过了,收获也不错,那么接下来几年时间,也好好感受一下雷池、五行意境塔、重力室吧!争取十年内能完成师父给的目标。”

    李黛抿紧唇点头,脸上的表情有些漠然。

    不知道为什么,步如归觉得这次小师妹醒来有些变了,变得更虚无缥缈难以捉摸起来,感觉同她像隔了层山难以亲近起来。

    “师兄,我知道了,我会完成师父给的任务的。”没错,是任务。

    不再是她想的。

    步如归看着突然变得深奥的小师妹,暖炉般的人也有些无措了起来,挑挑捡捡说了下这段时间生的事,重点提了下哪些人来看过她,李黛只淡淡的点头表示知道了。

    曲时优、宫玉尧能来完全是预料之中,至于其他人为什么突然关心起她来,李黛是不想去猜想的。

    待步如归离开,李黛才轻轻吐了口气,摸了摸光洁的额头,那儿什么也没有,可李黛知道,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她向来是个乐观的人,来到这个世界为了变强,希望某一天可以撕碎虚空回现代看一眼,为此修炼中哪怕经受再多痛苦,她也是不怕的。

    这就如黑暗的路上有一盏明亮的灯指引着她方向。

    她以为自己无欲无求,其实不是的,正因为从小到大感受的温暖太少,那唯一的温暖来自于母亲,她才想不顾一切的抓住。

    若是没看到那些未来,她自己可能都不了解自己。

    看似无情无欲,其实多情柔软。

    别人给了一点温暖,就铭记一辈子。

    认可了不少人。

    曲时优、绿枝、纨绔、李家爷爷、薛齐天,甚至师兄师姐等,也许还有更多的人,他们给了她阳光,她回以真诚,试图去紧紧抓住。

    所以当有一天这些温暖一一离去的时候,她抓不住的时候,才那般疯狂。

    没错,李黛被鬼帝一点,知道了自己未来的命运,级大炮灰的命运。

    她不知那些未来是不是真的,可沉睡的半个月里,那些画面却是如此的清晰,清晰得她完全不能忽视。

    特别是她醒来后,步如归出现在她面前时,看着他的脸,有关于他的未来又像一卷卷活了的画卷在她脑海里滚动。

    最后定格在他浑身是血落入悬崖的画面,暖炉的气质消失了,只剩下仇恨和疯狂。

    从那些画面中她更加了解了大师兄这个人,他温暖热心,心中最大的执着却不是道,而是残阳峰,是他的师父师弟师妹们。

    而当这一切消失,他珍视的人死的死伤的伤之时,留给他的全是仇恨,冰冷的仇恨。

    李黛深呼吸几口气,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定位。

    她不知道那些看到的画面是不是真的,也不知那鬼帝送了一只什么眼睛给她,她能感觉到那只眼睛隐在她眉心里,让她能看到自己和别人的未来。

    她却很迷茫这未来是不是真的。

    哪怕不是真的,只是一些画面,还是让她痛得无法呼吸。

    她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定位。

    明白了天衍宗的定位。

    明白了苍云大6的定位。

    李黛第一次感觉到深深的无力。

    在那未来中,她知道了房阿玲是穿的,这个她早有猜测,甘惜柔是重生的,这让她很意外。

    在那未来中,她知道了自己在师父心中的定位变数。

    在那未来中,房阿玲和甘惜柔斗得如火如荼,每次她都倒霉的被牵连其中,不是无意碰了什么机关救了这个,就是被推出去挡了刀剑救了那个。

    最后两人都对她恨得不行。

    这样的事生无数次后,未来的那个她终于意识到了这两人的邪门,感受到了何为主角光环,为了摆脱这种处境,她更加努力的修炼,闯一些变态的危险之地。

    强大了起来,回归!

    也是那时候起,她终于起到了变数的作用。

    最后失去一切毁灭的那瞬间她才明白,所谓的变数不过是天道给主角的最大磨刀石,天道从来不是站在她这一方的,每当她有机会杀死主角的时候,一股股毁天灭地的天威就压得她爬不起来,一次又一次被主角灭。

    而主角是穿越的房阿玲还是重生的甘惜柔,她甚至看不清那张脸了。

    天道不公,孤家寡人了无生息的活着,就是她最后的结局么?

    此时她隐约有些理解鬼帝的那句话了。

    他想看是不是有人斗得过天,所以才给了她一只能看见未来的眼睛,他让自己好好享受自己的命运是觉得她即使拥有了看到未来的能力也改变不了什么。

    享受朋友一个个离去的痛,享受无能为力反抗不了的那种感觉,然后魂归地府,再由他来好好招待。

    原来竟然是这样的么?

    未来的她最开始不断的被炮灰,久了心中不免郁闷,把主角当成了自己的敌人。

    却不知她的敌人从来都不是主角,是天道。

    哪怕她是变数,天道也给她安排好了路,一条没有出路的路。

    她要反抗的从来也不是主角,是头顶的那片天。

    想到这儿,李黛眯起了眼睛,似乎记忆起了连绵山脉同房阿玲的一战,明明那惊天之剑可以取走她的年华,要了她的性命,可天道出手了,那股天威让她记忆犹新。

    原来一切早有了苗头。

    如今天道还任由她成长,是因为她根本威胁不到主角,就如她看到的未来一样,不论她多么强,照样被天道压制,让主角虐个够。

    第一次,李黛对这样的命运安排产生了厌恶。

    既然鬼帝给了她知道未来的金手指,那么就让她这变数彻底变起来,成长到这方天道也畏惧的地步。

    天要压我,我便反天。

    如此想法一出,晴朗的天空轰隆一声巨响,似乎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李黛恢复过来,只是淡淡一笑。

    看到了未来心境虽然受了一些影响,可更让她明白了自己的路。

    不再是单单努力的变强,而是改变一切。

    最后的最后,苍云大6都消失了,只为成就一个主角,看到了那里,李黛哪里不知道这方天道根本没有公平可言,在它的操控下,一切都是为主角而存在的一般,机缘、人伦。

    天道将这世界的人当成蝼蚁,只为成就一个主角,李黛偏偏不让它如愿,她知道了未来,那自然不会再像从前一样把自己当路人,对主角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她不仅要努力的成长,帮周围人成长,还要阻止主角成长。

    能让主角晋级的机缘,她以前从来没想过去争,去抢。

    如今天道不给人活路,就别怪她不给主角活路。

    想到这儿,李黛眼中闪过一丝决然和狠戾。

    这样的想法一出,天空又是一声惊雷,直直朝李黛的小木屋劈了下来,小木屋瞬间化成了灰烬。

    李黛目光悠悠的望着天,“呵呵,感受到我的想法你也愤怒了么?如此枉为天道,如此灭绝人性的成就一个人,我不得不怀疑,她是你的私生女了。”

    此话一出,又是一到惊天红雷劈下,李黛瞬间成了黑炭,经脉气血都受了严重的伤。

    不知道为什么,李黛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到了天道的心虚。

    它在心虚什么?

    莫不是真的徇私舞弊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李黛握紧了拳头,不论如何,她绝对不屈服于既定的命运,这一刻她是真的感谢那个鬼帝,给了她一双神奇的眼睛,改变命运,哪怕遭受更万劫不复的惩罚,她也不会后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