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炮灰女修仙记 > 章节目录 第232章异火相助
    "李黛只觉脑子一痛,识海似被什么翻云搅动一般,疼得撕心裂肺,她整个身子都卷曲起来。

    脑中回荡着一个女人疯狂的大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又可以重见天日了……”

    李黛抱住头,全部的精神力都集中在元神之上,因为她看到一团白雾状的东西在她识海中变成了人的形状,然后不管不顾扑了过来,对着她的元神啃咬起来。

    元神撕碎的痛苦让李黛脸色瞬间苍白无比。

    即使再迟钝,此时她也反应过来,自己恐怕遇到了修真界所谓的夺舍。

    修士死后没了身体,若是修为高,元神还能得以保留,只要遇到合适的时机,便可以强夺他人的身体,这样的做法虽然很伤天和,但比起没了命来,却是再容易不过的选择,若是能活着,没人愿意死。

    而此时夺舍李黛的那团元神显然要比李黛强大很多,从它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威压,竟已是到了元婴修为。

    李黛在它的压制下根本就难以反抗,她能感觉到自己正逐渐变得虚弱。

    可是,坐以待毙从来不是她的选择,她用尽自己最大的潜力挣扎着,既然它咬她,她也咬它好了!

    所以在那团元神在抱着李黛啃咬的时候,她也行动起来,大口大口的反咬,那元神果然发出痛呼的惨叫。

    即使如此,李黛的动作始终要慢些,流失的比补充的大得多,继续这样下去,她就真的危险了。

    怎么办?怎么办?

    李黛心急火燎又痛又难受,她不想死,一点也不想。

    对了!

    异火!

    元神应该怕这东西吧?

    想到这儿,李黛如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使劲的催动起丹田里的异火来,九幽白火在升级,是不会清醒的了,祖焱罡火、红莲业火、骨灵冷火、地心阳火这几团,似没看到主人的危险,翻动着小身子呼呼大睡。

    没有办法,李黛只能催动本命火的契约,强行把祖焱罡火拖拉起来。

    祖焱罡火在火山的次空间一呆无数年,其实也是虚弱得不像话了,所以平时里几只爱怎么睡补充自己李黛也是没管过的,她知道,几只虽然认了她为主,是因为那什么紫金族血脉的原因,总有那么点被迫的意思,并非对她心服口服,所以在如此危机的关头,即使感应到了她这主人的危险,都没有哪只醒过来帮她,连问都没有问。

    李黛本也不在意这些,它们还不承认她,是因为她还太弱了,她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能强大起来,真正的征服它们。

    本来若无意外,她和异火们相安无事的相处模式也没什么不对,此时却是不行了,她都要一命呜呼了,哪里还顾得上它们乐意不乐意呢!

    什么都没有她的命重要!

    想到这儿,李黛催动契约之力更猛烈了些,终于把祖焱罡火完全弄醒了。

    祖焱罡火本来脾气就大,被打扰了休眠,火气更是嗖嗖嗖的往上串,想反抗来着,可本命的契约之力不是闹着玩的,它表面上似比李黛强大很多,但知道她是紫金族的后人后,它就知道她是烧不死的存在,简直就是它们异火的克星,加上如今的契约关系,它更反抗不了她啦。

    可以说李黛让它做什么它就得做什么。

    虽然心里知道反抗不了,不过表示一下不满还是可以的,所以在李黛不解的目光下,祖焱罡火在她丹田里抽风了似的横冲直撞起来。

    除了晋级的九幽白火,其他三团睡得喷喷香的家伙都被它撞醒了。

    祖焱罡火心里的想法是……

    老子都要干活,哪有小弟偷懒的。

    当然,它还是有分寸没动九幽白火,要知道异火的晋级被中断是会反噬的,它还没那么黑心肠害自家小弟。

    “老大?”

    骨灵冷火、地心阳火、红莲业火被弄醒了,有些懵懂的看着自家老大,还不在状态。

    祖焱罡火有些不好意思,恶声恶气道:“看什么看,不是我要你们醒的,是主人!”

    李黛:“……”

    为毛随便给她扣锅?!

    “哦……”

    听到是李黛的吩咐,几只无精打采的应了一声,又要继续睡!

    李黛:“……”

    她不是收了什么异火,收的是睡神吧?!都是大爷!

    “……咳咳……小骨、小地、小红!你们给我悠着点,要睡做完了事多,主人就要死了!”

    五火要说谁和李黛的感应最强,非祖焱罡火莫属!

    之前它隐约感觉到了李黛危险,可还没到要命的时刻,它也懒得动,再说这主人要真的挂了,也挺好的,它和另外几只最多实力再落一些,睡个几千年就回来了,那时候又成了自由身多么好。

    却不想李黛主动找到了它,还是强制性的。

    它可是知道,若自己真不管她死活,要是她是个黑心肝的,看着自己不帮她,心里不爽了死也要拖它下地狱,利用本命契约爆了它,那可真是玩完了!

    所以,之前那不切实际的想法还是收起来吧。

    不过,它从来不是肯吃亏的性子,自己睡不了其他几只也别想了,哼哼。

    祖焱罡火的灵智开得早,已经有十五岁之人一样的思维,而它口中的小红、小地、小骨却要幼稚得多,顶多七八岁孩子智力,此时听了祖焱罡火的话,恍然李黛这个主人就要死了,都不免着急起来。

    而李黛认为的几只根本一点不在意她也是不对的,小骨、小红、小地实力还太弱,李黛没死它们都是察觉不到什么的,只有祖焱罡火能感觉到。

    李黛却以为它们都能感觉到,这不得不说她对异火并不了解。

    因而,李黛猛然感受到三只忧心的情绪,都非常诧异起来,一个走神又被那团元神啃了一大口。

    从祖焱罡火把几只撞醒到后面的对话,看似很长其实也不过瞬息而已,小骨、小红、小地此时是清醒的状态,仔细和李黛感应了一番,果然感觉到她越来越虚弱了。

    “老大,主人这是被夺舍了?!还是一个老妖怪!”

    红莲业火的话一出,小骨、小地,包括它们的老大眼神都诡异起来,呃……虽然它们并没有眼睛,却不难表达那种状态。

    要说老妖怪,谁有它们老?

    那元婴女修士明明应该只有八百年寿元,却不知她生前吃了什么天材地宝,硬生生活了三千多年,嗯,别怪它们为什么看得出来,就是异火的一种天赋了,且不说那些,回归正题,话说那女修以区区元婴活那么久死去也就罢了,如今不甘心还想着夺舍,实在太贪心了。

    若是让这样的人得了李黛的身体,她的手段恐怕不会像李黛这么温和了。

    即使平时没和李黛说话,它们也知道自己这主人似乎有一种骄傲,万不得已不会逼迫它们,却选择增长实力,哪一天让它们心服口服,这样的奇葩思维,是祖焱罡火几只不能理解的。

    不过,在性命面前,李黛还没有愚昧的坚持她的选择,这让祖焱罡火心里是满意的。

    “好了!走!小弟们!我们去给那老妖婆一点颜色瞧瞧!哼,让她知道,我祖爷爷的主人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祖焱罡火豪迈的大声道。

    “哦哦哦——老大威武!”

    小第们立刻拍马屁,这还是他们在火山的时候跟那些人学的。

    祖焱罡火被追捧着,心里很是得意,看吧,它就是这么厉害,即使李黛把它的小第契约了,它们还是听它的。

    想到这儿,祖焱罡火本来打算作壁上观的,此时却是想表现一番了,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走!救主人去!”

    李黛一面极致忍耐着非人的痛抵抗着被吞噬,还分了一丝心神关注着那被唤醒的异火,本以为有自己的催动它会立刻参与进来,烧死那个侵虐着,却不想它硬是忍耐住了契约之力,不慌不忙的把其他几只弄醒,还罗里吧嗦了一大通,李黛看得那个气啊,心头血都要吐出来了。

    “还不麻利的滚过来!”真是老虎不发威当她是病猫了。

    这一声怒吼,让到了危机关头的李黛不自觉的用上了妖的本源之力,把还打算巴拉巴拉两句的祖焱罡火哆嗦着小火心停了下来,带头朝李黛识海冲来。

    这边,那团元神看着李黛只剩下小指大的一团,格外的兴奋起来。

    “哈哈哈……我端木静姻终于可以重见天日了!哈哈哈……”她畅快的大笑起来。

    当初要不是为了寻出太玄秘境的秘密,她怎么会利用倒逆之法伪装成筑基修士进来,结果还被困住了,要不是知道安之行和他家老不死的知道离开望月村的办法,她堂堂元婴大能怎么可能嫁给那么一个废物,后来她的确知道了离开的关键,在于收服那极品神器,她心中别提多激动了,只要得了这个东西,苍云大陆谁还是她对手?端木家如何不能辉煌?

    可惜千算万算,却算错了最后一步。

    那些杀千刀的罪神死了都不安好心,把那么多神元力封印在囚笼之灵上,她一个仙胎都不是的人哪里承受得了那么大的力量,直接爆体了,好在关键时刻她元神逃离了出来,躲进了她放在囚笼之灵上的魂玉中。

    这是她给自己留的最后底牌,若万一没收服囚笼之灵死了,元神还能在魂玉中保留。

    却不想正是她的小心翼翼,再一次救了她一命。

    而李黛的出现,无疑让她看到了‘活’过来的希望。

    这边李黛已经感觉到自己不行了,却还是在听到她说自己是端木静姻是反应不过来,耳边是她激动至极的大笑声,似乎李黛的身体已经是她的了一般。

    不过,有一句古话说得好,叫着乐极生悲来着。

    端木静姻显然就是这样的列子。

    在她准备彻底消灭李黛,以为自己胜券在握时,几团诡异的火冲了过来,如网一样把她层层困住了。

    李黛知道祖焱罡火出现了,总算关键时刻没掉链子,狠狠的松了口气。

    她反复在心里念叨,即使收服了那几只异火,它们也算她的一部分了,之前为毛要那么纠结生疏有打手不用自己上,真是找罪受,前世的一些尊重每一个个体的观念狗屁的,还是扔了吧。

    李黛想通了这些,整个人瞬间通透了不少,本来只剩下的一点点元神也凝实了不少。

    这边祖焱罡火带头把端木静姻的元神困住,燃烧,端木静姻痛得杀猪一般的尖叫,异火们却如第一次冲锋陷阵激动的大笑起来。

    “老妖婆,看烧不死你,让你得意!”

    “哈哈哈……这么容易就困住了,我真是太厉害了。”

    “我厉害!”

    “我我我……我对它的伤害最大!”

    ……

    几只到了最后彻底吵了起来,李黛彻底无语了。

    不过反应过来想到了什么,立刻道:“别烧了,困住就行!”哼,啃了她那么多‘脑细胞’,不啃回来那还是她吗?!

    毫不犹豫的,李黛冲进了异火中,抱着不能动弹的元神大口大口吃了起来,才不管她杀猪般的惨叫。

    一边吃嘴里还一边哼哼个不停。

    似要把之前的憋屈全部讨回来。

    “咬死你,咬死你!我让你夺舍我!”

    “修为高了不起,元神大了不起?姐可是有金手指的!几团火就能烧死你!”

    “求饶?现在唱征服也没用了?”

    “难怪要吃我,别说这东西像棉花糖一样,吞起来还真美味!”

    ……

    她吃得入迷,感觉到自己的壮大,整个人都舒服得似要飘了起来,嘴里更是念叨个不停。

    她没有发现之前闹哄哄的几团火都诡异的安静下来,从来不知道它们这个主人还有这样幼稚的一面。

    说好的成熟稳重呢?说好的心志坚定呢?

    这舒服一下就忘乎所以了?

    几只心里感觉微妙,却觉得这样的李黛突然亲近了好多。

    不会让它们感觉住她身体里自己却像个随时可能被抛弃掉的租客一样。

    没错,就是这种感觉,也是让它们不想亲近她的原因,宁愿沉睡。

    此时的李黛却怎么看怎么顺眼起来。

    李黛爽了,异火们开心了,端木静姻却是真的恐惧了。

    “为什么?为什么?”她怎么这么命苦,这么倒霉,随便夺舍一个人身体里有这么多异火,能收服这么多异火的李黛就是个怪胎。

    她不甘心。

    “不要,不要杀我……求你……放了我……我还有女儿,不能死!”端木静姻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活了那么久,她不想这么消失,不要!

    本以为李黛会继续,却不想她听到那句有女儿真的停了下来。

    此时端木静姻只有一个指甲盖大小了。

    李黛只需要最后一口,她就会彻底消失。

    然那一口最终没咬下去。

    她怎么忘了,这还是安乐小朋友的母亲。

    实在想不到那么可爱的小朋友,如何会有这么个母亲的。

    消化了她的记忆李黛更加讨厌这个无所不用其极的女人了,安之行,安乐的父亲可是被她利用了个彻底。

    当然,李黛睚眦必报的性子是不会因为她是安乐母亲留情的。

    安乐收养她的情意,她已经还了。

    把他们从太罗家弄出来那一刻起,他们就两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