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炮灰女修仙记 > 章节目录 第183章来自同一个人?

第183章来自同一个人?

    "李黛诧异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她体内的情况和'风洞'中那男人的特别相似,都是经脉碎了且含有大量的灰色光点,肆意的破坏着她的身体。

    若说别的问题她可能还没把握解决,偏偏着灰色光点是她能吸收的,如此心里也便有了底。

    检查了身体,李黛又开始查探她的神魂。

    她的神识靠了过去,顿时,只觉一股阴寒之气迎面而来,让她打了个哆嗦。

    这种冷不是身体的冷,而是一种来自灵魂的冰冷。

    这感觉她并不陌生,在之前的怨灵身上就体会过,不过那东西给她的寒气,感觉不及此时的百分之一,两者比也是差得远了。

    李黛沉思了会儿,她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也清楚若要把杜淳雪救醒过来,除去她身上的灰色光点和寒气是必须的。

    至于除了那两样东西之后会发生什么,目前也预料不到。

    “怎么样?”纨绔见李黛检查完毕,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嗯?”陷入思考的李黛没听清他说了什么。

    “我姐姐没事吧?你能救她吧?”纨绔也不在意她的走神,重复了心里的疑惑,一脸期待的问道。

    “有治愈的可能!”李黛也直言不讳毫不拐弯抹角。

    “太好了!”这是他这几年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不过,你也别高兴得太早,她识海中阴寒之气比较重,一两次的清理恐怕没有什么效果,需要长期进行。”李黛又补充道。

    “没关系!我能等!”姐姐能有好起来的机会,已经非常难得了,他也没指望李黛能立刻治好。

    “那你出去等一会儿!我先给她初步治疗。”

    纨绔自然不会反对,听话的走了出去,看门去了。

    这关键时刻,他可不能让别人打扰了她。

    李黛很满意他的配合,待房间只她一个人她才松了下来,回忆了一遍《炼魂》的内容,本以为不会有什么收获,却不想真让她找出了点有用的知识来。

    此阴寒之气的描述,怎么这么像《炼魂》中说的鬼气?!

    “什么像!本来就是!”心心感觉到李黛的想法,忍不住开口道。

    “哼!你不说我也知道。”李黛轻轻的撇了撇嘴,嘴硬的说道。

    心心:“……”

    好吧,这都要计较了,现在才想在它这儿装有'学问',是不是晚了点。

    它没有反驳,其实却想说,你最狼狈的样子我都看过了,真心不用介意。

    心心在李黛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可以读到她的想法,而李黛却不能,说到底,还是因为她的实力、神魂太弱了。

    不过,不知道对方的吐槽也不是没好处的,至少不会被气到。

    心里有了计较,李黛也不再耽搁时间,把杜淳雪扶着坐了起来,调换了个位置,手抵在她后背心,开始吸收起灰色光点来。

    李黛一开始对灰色光点召唤起来,那些灰色光点像找到了母亲的怀抱,争先恐后的朝李黛身体涌了进来,那灰色结晶也慢慢大了起来。

    这第一部过程是艰难的,只因杜淳雪体内的灰色光点太多了,多得覆盖了她的经脉、血肉。

    即使如此,李黛做一件事时便会全身心的投入,对周围都是无知无觉,只如海绵一样吸收着灰色光点。

    时间慢慢的流逝!

    也不知过了多久!

    待杜淳雪体内恢复的本色,灰色光点这才算吸完。

    而李黛也观察了下自己体内情况,感觉结晶又大了一圈。

    以前只米粒大小,但经过风洞和这次的吸收,已经有了指甲大。

    李黛还是很满意的。

    灰色结晶没了,李黛打坐恢复了一会儿,又开始运行起《炼魂》的魂咒洗去鬼气来。

    由于鬼气太盛,她神念还没靠近她,就感觉一阵神魂刺骨的冰冷了。

    知难而退说的就是李黛,她当然是不会放弃的。

    忍着那股冰冷,她慢慢靠近,然后念起'魂咒'来。

    一个个金色符号打进了杜淳雪脑袋中。

    “唔——”许是魂魄冷得太久,金色符号突然如烈阳般靠近,杜淳雪哪怕没有清醒,也忍不住闷哼出声。

    不过,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在听到杜淳雪舒服出声时,隐约间她还听见了另一个尖锐痛呼声音。

    后面那声音只是一瞬,待李黛要再听清楚,声音的主人却不出现了。

    既如此,那就继续吧。

    李黛沉浸在魂咒的运行中,直到为杜淳雪消了五分之一的鬼气才停下来,她的脸色也好看了很多。

    李黛有些疲惫的走了出去,纨绔急忙走了过来,见她脸色青黑,有些过意不去。“要不,你先去休息会?”

    李黛摆摆手摇头拒绝:“用了多久时间?”

    “两天!”

    “两天了啊!”李黛感叹时间过得快,“那离拍卖会不是只一天了?”

    “嗯!”是这样没错。他也突然想起了还有这一茬。

    “赶过去还来得及吗?”

    “应该可以!”如果不休息的话。

    “那走吧!”

    “啊?哦……”对于李黛风风火火说做就做的性格,他还有些不习惯。

    李黛摇了摇头,没等纨绔反应过来,人已经出了小院。

    “喂,等等我!”纨绔急忙追了上去,边跑边不忘记问道:“我姐姐,我姐姐怎么样了?”

    “放心吧!已经好了大半了,再疗两三次,应该可以全部恢复。”她没说怎么疗,也没体灰色光点的事。

    “好!那就好!”纨绔松了口气,整个人都轻松多了。

    两人走出暖风院,看见守在外面的小翠,李黛习惯性对她点了点头,小翠有些受宠若惊,纨绔也脸色怪异。

    她为什么要对一个丫头这么礼貌?

    “小翠,你回去好好照顾三小姐,我没回来之前,不能让任何人探望。”纨绔不忘吩咐道。

    “是!”小翠应声而下。

    待两人出了杜府,离开了泽州城,李黛才问道:“你记得你姐姐身体出问题之前和谁接触得最多吗?”她要是没记错,'风洞'中那男人说过,灰色光点是真魔之气,那么,杜淳雪身上的真魔之气哪儿来的?会不会同'风洞'中那男人体内的真魔之气来自同一个人?

    纨绔抓了抓头,虽不明白为什么李黛有此一问,但看她肃然着一张脸,恐怕这是个严重的问题,那他也得仔细想清楚了回答了。

    别说,这一想还真让他想出个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