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裴阳苏家会杀秦郡守这个人该不是疯了吧”

    “裴阳苏家有实力对付秦郡守加浔南城主加允西城主”

    “浔南城主是被我们揍的脑袋不清醒了吧”

    外头的百姓议论纷纷。

    窦总督也不是浔南城主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外头百姓的议论他也不是听不见。

    所以,他正皱眉听着浔南城主“你说,裴阳城的人杀了秦阳城主”

    “是”

    “证据呢”

    浔南城主愣住,他哪有什么证据

    苏落看到浔南城主如此,长叹一口气,对窦总督说“总督大人,我知道这次多方牵扯进去,唯独我裴阳城独立在外,您一定也会有此怀疑。”

    “但我真的不知道,这个世道怎么了。”

    “安安静静待着不惹事,难道反而是最大的错误”

    苏落一副无奈而又委屈,委屈我又忍住不诉苦的表情,打动了许多人。

    外面的围观群众越发义愤填膺。

    “这浔南城主怎么这么黑心呐之前怎么就没揍死他,还留他一个活口呢”

    “太可恶了,居然污蔑我们最好的苏城主。”

    “回头如果他有命走出来,揍不死他”

    窦总督“”

    他盯着浔南城主“证据呢”

    浔南城主自然是拿不出证据来的,所以他只能涨红了脸站在那

    而这时候,早有秦阳城的人站出来“总督大人,小人是秦阳城的百姓,小人有话说”

    窦总督盯着他。

    窦总督的实力,深不可测,这个人虽然敬畏,但没有慌张。

    “牌子递上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身份铭牌,上面刻着年龄、出身年月日、籍贯、现居住地之类的东西,甚至上面还有修为等级,所以看身份铭牌就能看到一个人的基本信息。

    这个人还真将自己身份铭牌递上去了。

    窦总督一看,这个叫莫砚的人,确实是秦阳城人,而且还是一个修为不弱的修炼者。

    “你说说。”窦总督那双深邃锐利眸子盯着他“堂上作假证供,重则丧命,轻则流放三万里,你应该知道”

    莫砚点头“小人知道。”

    窦总督“那你现在可以说了。”

    莫砚“小人是秦阳城主府外一条街上居住,昨日看到一人冲进城主府,那人在杀了秦阳城城主后留下名号的。”

    “名号”

    “那人说自己是侠盗横行霸道。”莫砚很认真说,“对方既然留下名号,就说明不想牵连其他人。浔南城主明明听到了,却非污蔑裴阳城,这事小人实在看不过去,所以站出来作证。”

    看到昨日那一幕的可不止一个人。

    在莫砚站出来作证之后,另有其他几个人也站出来作证,表示是侠盗横行霸道干的,怎么能胡乱污蔑裴阳苏家呢

    浔南城主气的面色傻白,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差点气晕过去了。

    最后他只能咬牙对窦总督道“秦郡守也觉得这侠盗横行霸道就是裴阳苏家的人扮的,所以他带着我们一起去苏家查个清楚的但是秦郡守却不知道,自己会被灭口。”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邪王追妻,微信,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