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第1346章魔女的秘密13

    黑衣人见云初躲开了,并且移动到了他的后面,立即掉转了方向,再次挥动着剑,朝云初刺了过来。

    云初见对方来势汹汹,大有不解决她就绝不罢休的气势,云初也来火了,从赤霄里面拿出了一把剑,就和对方干上了。

    云初是没有灵力的,有的只是内力和招式,两人过了几招的,黑衣人突然惊讶的说道:“你竟然学会了茗剑山庄的剑法,你这个叛徒。”

    云初一听到叛徒这两个字,就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了。

    “哟,原来是暗夜教的人啊,怎么?你们教主派你来暗杀我的吗?还真是狠心呢。”云初啧了啧嘴,痞里痞气的说道。

    “你闭嘴,你背叛了暗夜教,你该死,今天就是你的死期,看在我们也算是同僚的份上,我会让你死个痛快的。”黑衣人阴冷的说道。

    云初挥了一下剑,不以为然的笑道:“想让我死个痛快啊,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一会可别说我欺负你。”

    开玩笑,就算云初没有灵力,原主的内力她还没掌握怎么用,但是光凭招式,也能教训这个黑衣人,而且原主的能力本来就不差,在暗夜教里可是一等一的杀手,要是被随便哪个人给干掉了,那岂不是太丢脸了。

    黑衣人一开始气势还很足,不断的向云初发起了进攻,可是没过多久,就显得有点力不从心了,云初的招式太奇怪了,她所使用的招式中,好像什么都有一点,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是黑衣人不曾见过的。

    “你这都是从哪里学来的?教主根本就没有教过。”黑衣人被云初一脚踢到了墙边,咳嗽了两声,捂着胸口质问道。

    “你问我我就一定要告诉你吗?就你这智商,告诉你了,你也未必学得来啊。”云初故意讽刺道。

    “初云,你背叛暗夜教,背叛了教主多年的养育之恩,你简直……”

    “停停停。”云初不想黑衣人再说下去,赶紧做了个停止的手势,让他打住,“你就不能说点新鲜词吗?一上来就说我背叛了这个,背叛了那个的,要打就打,发来那么多废话,打不赢就滚,输了还特么瞎,这也是教主教你的吗?”

    “你……”黑衣人被云初气得说不出话来。

    以前他觉得云初这个人还挺高冷的,虽然不合群,但是话也不多,可是这次一见,和她之前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话变多了不说,说话的方式还特别的让人讨厌。

    不过,她的实力还是一如既往的强,更确切的说,她应该比以前更强了,他根本就打不过她。

    “你什么你,打完了就快滚,别打扰我睡觉。”云初摆了摆手,打发着黑衣人。

    黑衣人无语的看着云初,有没有搞错啊,他是来刺杀她的,她能不能不要这么淡定,这也太不尊重人了。

    “你……你等着。”黑衣人憋了半天,才憋出这几个字来,因为他也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这个任务失败了,还失败的这么彻底,关键是任务失败了,云初也没有杀了他,反倒是把他给赶走了,她那咱态度,好像小孩子来找她过家家,她不耐烦的把人赶走一样。

    黑衣人无语的回到了暗夜教,被云初打败并不丢脸,可是被她赶出来这事却挺丢脸的,所以黑衣人只能向教主禀报,说是刺杀没有成功,前来领罚。

    “东芜,你跟了本座多长时间了?”坐在高处的男人,撩动着他的发丝,媚眼如丝的看向了跪在地上,连头也不敢抬起来的黑衣人。

    东芜执行过这么多次命令,还没有一次是失败的,但这一次的失败,他在出去之前,就已经料到会失败了,不过,和他预想不太一样的是,他以为自己会死在云初的手中,可结果云初没有杀他,反而放他走了。

    “回教主,已经五年了。”东芜如实回道。

    “五年了,这日子倒也不短了,你应该知道,任务失败会是什么下场吧?”男人的声音像暗夜的鬼魅一样,飘在空气当中,带着一种致命的迷惑性,盅惑又渗人。

    东芜吞了吞口水,僵硬的说道:“死。”

    “那你可知道,撒谎要付出什么代价吗?”男人笑着继续问道。

    东芜僵硬的身体因为男人这句话,而突然颤抖起来。

    他知道,男人已经看出他在撒谎了,果然,还是什么都骗不了他。

    东芜咬了咬唇,将头重重的磕在了地上,求饶道:“教主恕罪,东芜知道错了。”

    “既然知道错了,那还不快点从实招来。”男人用手撑着下巴,目光若有似无的看向远方。

    他的目光好像没有焦距,从他如烟雾迷朦般的眼神中,似乎什么也映入不了他的眼中一般。

    “教主,我的确是败在了初云的手上,不过她并没有杀我,只是将我赶出来了,还说……”

    “还说什么?”

    “还说让我不要打扰她睡觉。”东芜一五一十的说道,不敢再隐瞒。

    “她居然放过你了?”男人的目光慢慢有了焦距,如鬼魅的嗓音中,带着一丝诧异。

    “是的,教主。”

    东芜知道男人为什么会诧异,因为他也同样诧异,凡是在这个暗夜教里的人都知道,只要云初拔了剑,就没有人能活下来,不管是在外面,还是在教内。

    所以云初放过了东芜,不仅东芜纳闷,男人也一样觉得奇怪。

    “教主,那个……我觉得,初云很奇怪。”东芜想了想,还是将自己的发现说了出来,他觉得有必要要让男人知道这件事。

    “哪里奇怪了?”男人缓缓问道。

    “怎么说呢?就是感觉她是初云,又不是初云,她的剑法十分古怪,不像暗夜教的剑法,我从来没有见过,而且说话也特别奇怪,跟以前的初云,一点也不像。”东芜说道。

    “呵,是吗?那倒是有点意思。”男人发出了一声轻呵,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长风,你知道怎么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