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同人动漫 >金融帝国之宋归 > 第761章疯狂的反扑二十一

第761章疯狂的反扑二十一

    陈成赶紧问道:“高将军,你说陛下察觉出了什么?难道是察觉出了我们轻敌了?”

    高唐摇了摇头说道:“不,陛下是怕我们轻敌,而所察觉出的应该敌军方面的事。”

    陈成听完就高高的皱起了眉头。高唐也跟着皱起眉头。二人谁也不看谁,都在冥思苦想。

    此时正是晚间,大帐里火盆里的火焰静静的燃烧着,给整个大帐带来光明。陈成抬起头看着那火盆,不由自主的眯起了眼睛。

    想了半晌,陈成忽然说道:“高将军,要是陛下察觉出了什么,尾门不直接诶告诉我们呢?”

    高唐苦笑一声,说道:“我也在想这个问题。也可能是我的猜测是错误的。陛下只是想提醒我们不要轻敌而已。”

    陈成却摇着头说道:“我看不会这样简单吧!单单不轻敌的问题只要让吴大人警告你我二人就罢了。没有必须要让陛下亲自提醒我们的。”

    听了陈成的话,给他也点了点头,他赞同陈成的话。单单只是提醒不要轻敌,根本就不用陛下亲自下旨。

    “陈兄,看来此事不简单啊!”高唐跟着说道。

    二人又皱起眉头想,但是百思却不得其解。

    最后,高唐说道:“陈兄啊,想不出来我们就不要再浪费脑筋了。还是想想鞑奴下一步会有什么行动吧!”

    “鞑奴?呵呵,他们刚被我们打了个落花流水,恐怕一时半霎不会再进攻了吧!”听到这个话题,陈成立刻放松起来,连语气中都带着些戏谑之意。

    看到陈成轻松闲淡的神色,高唐确立刻沉下脸来,怔怔的凝视着陈成。直把陈成看的也怔住了。

    过了半晌,陈成才问道:“高将军,你这样了看着我做什么?难道我的脸上长出花来不成?”

    高唐一缓神色,说道:“你的脸上的确是长了花儿了。”

    陈成听了一愣,赶紧摸着自己的脸,问道:“是吗?在哪里?在哪里?长的什么花儿?”

    看到陈成那认真的样子,高唐忍不住笑了笑了。又顿了顿,说道:“你脸上长的是轻敌的花儿!”

    “轻敌的花儿?我那里轻敌了?”陈成愣了愣说道。

    “你还没轻敌?你刚才是怎么说的?”高唐带着些嗔怪般的说道。

    “我说什么了?我不就是说鞑奴刚被我们打了个落花流水吗?这也算是轻敌?”陈成带着些狡辩说道。

    “就算这句不是轻敌。那下一句呢?”高唐问道。

    “下一句?下一句我说什么了?”由于方才太过放松了,竟然连自己说的话都忘记了。此时,他一面皱着眉头想,一面转着眼珠儿。

    “你说什么了,你说鞑奴被我们打败了,恐怕一时半霎不会再进攻了!”高唐重复一遍陈成方才说过的话。

    “嗯?我是这么说的吗?”陈成着头问道。

    高唐则摇了摇头,带着些许的无奈说道:“我看你啊是轻敌轻的太厉害了,连你自己刚才说的话都不记得了。”

    这时候,陈成讪讪一笑,对高唐说道:“高将军,我是这么说的。我想起来了。”

    高唐问道:“就你这句话还敢说不是轻敌?”

    陈成又讪讪一笑,笑着说道:“这的确是有点儿轻敌了啊!”

    “这而不是一点儿,而是很严重的轻敌。”高唐严厉的纠正着说道。

    “对,对对。这的确是很严重的轻敌。我承认,我承认。今后再也不犯了。”陈成说的十分诚恳,看来是认识到了错误。

    高唐缓缓神色对陈成说道:“陈兄啊,这可是陛下亲自给我们不要轻敌的旨意,你都能忘记。要是吴大人的提醒,恐怕你早就给抛到九霄云外了吧!”

    陈成沉重的点了点头,抿着嘴说道:“是啊,我现在才明白,这个不要轻敌的提醒为什么是陛下亲自下发给你我二人的了。”

    “陛下真是好又远见啊!别说是你陈兄了,我之前也是有些轻敌了。觉得那鞑奴军不过尔尔。”高唐也说出里自己的心里话儿。

    “不过这下好了,你我二人谁也不会再轻敌了。”陈成感叹着说道。

    高唐接着说道:“是谁也不敢了。”

    然后二人相视一眼,同声哈哈大笑起来。

    笑够了,高唐说道:“好了陈兄,你我二人还赶紧探讨一下鞑奴军可能的行动吧!”

    陈成点了点头,却说道:“我们就这样干巴巴的讨论?我可是又渴又饿了啊!”

    “好,我这就吩咐火夫去给我们烧两个小菜儿去。我们一面吃酒一面讨论。”高唐笑着说道。

    陈成跟着笑了,说道:“好,我就好这一口。没有酒肉我是什么也想不出来的。”

    “陈兄,你啊!哈哈哈。”高唐手指点着陈成哈哈大笑起来。

    等酒菜上来了,高唐和陈成二人才对坐讨论起关于鞑奴下一步的行动来。

    “陈兄,你怎么看?”高唐问道。

    “我刚才说了,鞑奴可能会修养一阵在来攻打,这是我轻敌的时候的想法。但是我现在不是这个想法了,因为我现在已经不轻敌了。在不轻敌的情况想来,那鞑奴军一定会立刻整顿军马再次前来攻打。一来他们虽然大败,而我们是大胜,但是鞑奴们一定不会让我们有喘息之机的。这第二点,我想,鞑奴们一定会认为我们得了一场大胜之后,必然会放松防卫。而且还会轻敌。他们就要打我们一个出其不意。

    而第三点呢,第三点就是鞑奴的性格问题了。他们绝对不会败了一场就退缩。他们是不但不会退缩,反而还会以更加强硬的攻打来回应我们的。嗯……现在我能想到的也就这三点了。”

    高唐听完了,对陈成笑了笑,先是端起酒碗来,说道:“陈兄,来,我们先喝一碗。”

    “好!”陈成跟着端起了酒碗。

    二人碰了一下,接着便一起喝干了碗里的酒。放下酒碗,都抹抹嘴巴。

    高唐这才说道:“陈兄说的很好,不过在我这里看来,不论鞑奴军攻不攻打,我们都到时时刻的,以最强的规矩来制定防卫。我们要说的是,鞑奴会怎么样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