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同人动漫 >战道天图 >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你得讲理啊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你得讲理啊

    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衣慕面前的星云,b了开来,好似烟花般绚丽。

    衣慕感觉心脏一阵剧痛,忍不住闷哼一声,急退几步。

    她震惊不已,可稳住身形后,就立即忍着心脏的剧痛疾步向前,靠近了木雨,连声问道:“这是什么神通,竟能破掉我的防御?又怎会爆发出如此强的剑意?”

    木雨没有回话,只是定定地看着衣慕的胸口处。

    入眼是一抹粉嫩,半只玉兔,莹莹若出。

    他眼睛都看直了,不由自主地吞了口唾沫。

    衣慕见到木雨的异样表现,还没反应过来,只是蹙眉疑惑。

    不过,待心脏剧痛稍稍减轻。

    她很快就觉察到了胸口传来一阵微弱的凉意。

    低头一看。

    “啊!”

    一声惊叫,她连忙捂住了胸口,又惊又羞又怒。

    与此同时,木雨感受到了一股巨力,轰击在自己的胸膛。

    砰的一声,整个人狠狠地倒射出去。

    撞断了好几棵树木,砸落在了地上。

    这还不算完,直在地上滑退了十余丈的距离才停下来,拖出一条尺余深的沟痕。

    木雨施展了天旭凝剑诀后,本就是虚弱的状态,而且与衣慕的实力悬殊又太大,在衣慕惊怒的一击之下,自然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他直感觉胸口发闷,后背火辣辣的疼,忍不住吐出一口血来。

    衣慕这时已经重新换了一身战甲,遮住了胸前的春光,面若寒霜地朝他走近。

    铮!一声轻鸣,月影剑出鞘。

    木雨正龇牙咧嘴地吸着冷气,听到这声轻鸣,心头一惊,猛地翻身起来。

    看着持剑、面若寒霜的衣慕,后背泛起丝丝凉意,果断暗中调动剩余的元气注入青云神风靴,随时打算跑路,口中则是干涩地说道:“别别冲动,我不是故意的。”

    衣慕神色丝毫没有缓和,一步步逼近,木雨只觉压力越来越大,一咬牙,心中低喝一声,“不管了!”

    连忙施展身法,飞掠奔逃。

    衣慕化作了一道黑影,紧追不放。

    木雨又在空中把战阵施展了出来,脚踏金光,速度暴涨了一大截。

    可衣慕的身法速度,也是一点不弱,甚至可以说,比他更强。

    所以没一会儿,衣慕就追上了木雨,毫不留情地挥剑就刺。

    木雨急忙躲闪,口中大叫,“衣慕姑娘,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想到会出现那种情况啊!”

    回应他的,只是一剑,刺破他身旁的空气,发出一道尖锐的破空声。

    他感觉到脸颊上多了几道血痕,心中一惊,“来真的啊?!”

    迅速吞服几颗恢复丹药,把披风也披在了身上,速度又增一截。

    没曾想,衣慕所化的黑影之中,似乎突然出现了一颗明珠。

    这颗明珠一出现,周围的空间就起了一阵轻风。

    在空中急掠的木雨感受到这股轻风,差点一个踉跄跌落下去,“尼玛,风系天地规则?这特么还跑个屁啊!”

    他虽然有青云神风靴、战阵和披风加持,但相较于有风系天地规则加持的衣慕,那就差得太远了,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果然,在风系天地规则的加持下,衣慕越追越近,木雨简直欲哭无泪,“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啊?”

    衣慕冷喝一声,“受死!”

    木雨郁闷之极,“没那么严重吧?我都说过那招很强了,谁让你不穿一件品阶高的道兵战甲,你得讲理啊!”

    衣慕杀气腾腾,这时候还讲理?有什么理好讲的!

    才不跟木雨废话,衣慕直接出剑。

    木雨见逃不了了,情知不是对手,也只能拿出虎贲枪来招架。

    当当!几招碰撞,木雨被全方位压制。

    力量比不过,战斗经验比不过,就连身法,现在也是比不过了。

    不过这一番碰撞下来,木雨也发现,衣慕虽然表面上杀气腾腾,但招式上还是留情了的,否则以她的刺杀手段,木雨几条命都不够死的。

    于是木雨心中微动,连声道:“不打了不打了,衣慕姑娘,我真不是故意的,你要是实在想杀了我,那便杀吧。”

    说着干脆停手了,并且不设任何防御,完全就是一副任由宰割的样子。

    他满以为衣慕也会停下来,然而,却只听得噗的一声轻响,便感觉到一件冰冷而坚硬的物事刺进了胸膛。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衣慕,“你你竟然”

    话还没说完,衣慕把月影剑一抽,他瞬间就感觉到一股极致的虚弱袭来,昏了过去,身体从空中垂直掉落。

    衣慕冷冷地瞥了一眼,悬立在空中无动于衷。

    待木雨的身体就要砸在地上时,她终究还是忍不住化作一道黑影急掠过去,把木雨的身体接了下来,本想轻轻放下,忽然柳眉一竖,变成了撒手扔下。

    木雨毫无知觉地在地上滚了一圈。

    衣慕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木雨,而后又屈指一弹,几点绿光飞射向木雨胸口的剑伤,立即止住了血。

    她这一剑,其实并没有伤及木雨的要害,只是在刺入木雨体内的那一刻,借助一种巧妙的手段击溃了木雨体内的元气,才让木雨感受到一股如受重伤般的虚弱,昏迷了过去。

    没办法,杀是不能杀的,可轻易放过木雨的话,又实在难泄心头之气,于是她便采取了此举,正好木雨昏过去了,也能缓缓尴尬的气氛。

    木雨的恢复力惊人,昏迷了没多久就醒来了,不过没有立即睁开眼睛,而是先动用心眼看了看,发现衣慕负剑立在一旁,心中不由想到:“我现在醒来,她该不会再补上一剑吧?”

    “明明之前我提醒过天旭凝剑诀的威力好吧,自己大意n了又怎么能全怪我?女人真是个不讲理的动物,唉我到底要不要醒来呢?”

    木雨犹豫不决,最后还是打算继续“昏迷”一会儿看看情况再说,又探查了一番身上的伤势,发现竟然丝毫痕迹都没留下,不由奇怪,“难道天棺自行溢出造化之液修复了?”

    继续“昏迷”了许久,木雨正无聊之际,衣慕淡淡地说了一句,“醒了就走吧。”

    木雨心中愕然,“她怎么知道我醒了?”

    只好睁开眼睛,干笑一声,站起身来。

    衣慕没再多说话,直接迈开步子,朝前走去。

    木雨跟上,本还想问问衣慕对天旭凝剑诀有何看法的,想了想,还是暂时压下了这个念头。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