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五神天尊 > 第两千九百零九章你敢吗?

第两千九百零九章你敢吗?

    广步大帝等人想法不错,以‘青华子’的身份地位来说,如果连‘青华子’都跪了,他们就算跪拜帝王也没什么。

    传出去也不丢人!

    因此,当孔木和大黑鼠登上台阶之后,一道道目光便是从四周汇聚而来,看着他们。

    “你是镇守此宫的帝王?”孔木看着面前的龙袍男子,问道。

    “不错。”龙袍男子不怒自威。

    “不跪拜你,无法进入帝王殿?”孔木又问。

    “此乃礼数,身为帝王,尔等亦应当跪拜。”龙袍男子道。

    孔木一听,不禁笑道:“如果我不拜呢?”

    “那你将无法进入帝王殿,无法获得殿内机缘。”龙袍男子道。

    “殿内有何机缘?”孔木问道。

    “不可说。”龙袍男子嘴巴严的很。

    “那就拜吧。”

    蓦地,孔木幽幽开口。

    此话一出,让广步大帝等人瞳孔也是一缩。

    那心中竟是又犹豫起来。

    一来是有些看不起‘青华子’,你堂堂圣帝时代的强者,说跪就跪?再者,如果‘青华子’真的跪了,他们也跟着跪?

    虽然有‘青华子’在前面铺路,他们就算跪了也没什么,可传出去的话,毕竟不好听。

    “这青华子太没骨气了,以他的实力完全能试探试探啊,看看这些帝王都什么水准。”力能大帝冷哼道。

    “是啊,什么圣帝时代的强者,不过如此。”光主大帝也骂道。

    主要是青华子若是真的跪拜,是直接牵扯到他们的。

    不跪,进不了帝王殿。

    跪了,丢人。

    “如果他真是孔木,他肯定不会跪。”

    宝仑大帝等人也在暗中议论。

    如果真是孔木,孔木可是灵山宇宙的监察大帝,此等身份见了圣帝也不会行跪礼,最多只是躬身行礼,这已经是顶天的了。

    跪礼?

    这不但在凡人之中是最高的礼节,在修炼者中同样如此。

    凡人言跪天跪地跪父母。

    但在修炼者中,只跪父母,连天地都不会跪。

    修炼者本就是逆天而行,岂会跪天?

    “这位帝王,我活到如今,还没人能让我下跪,我的跪礼,你承受不起。”孔木摇头。

    “不跪拜我,你无法进入帝王殿,无法得到机缘。”龙袍男子道。

    “呵,是吗?”孔木冷笑。

    见到他这样的表情,广步大帝等人骂的更欢。

    “什么东西,要跪就跪,不跪就打,磨蹭什么呢?”力能大帝最是直接,忍不住骂道。

    他也不怕‘青华子’听到,别人怕‘青华子’,他可不怕。

    “在机缘面前,连这等时代的强者,都为之折腰,放下了尊严,可怜,可怜。”空玄大帝则是摇头。

    在他眼中,青华子肯定得跪拜帝王,不然休想进入帝王殿。

    所以,空玄大帝也是有感而发。

    但他心中,已是瞧不起‘青华子’。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为了宝物,如果连尊严都能放下,那这个人以后也不会有太高的成就。

    “嗯?”

    想着,空玄大帝眉头一皱,只见孔木竟是猛的踏前一步,逼近了龙袍男子。

    “你仔细看看我是谁!”

    只听孔木一声低喝,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龙袍男子。

    此时此刻,在龙袍男子眼中,孔木竟是变了一个人。

    孔木体外涌现出浓浓的功德金光,功德金光汇聚无上气运,孔木身上散发出的威压甚至压的这龙袍男子不敢动弹。

    短短一个呼吸,龙袍男子便是汗流浃背。

    “你,你,你……”

    “你气运比我还强?”

    龙袍男子睁大眼睛,不敢相信这一幕。

    “我执掌刑罚,掌控群灵命籍,你敢让我给你下跪?”孔木的声音如惊雷一般在龙袍男子脑海中响起,震的龙袍男子身子摇晃,险些摔倒。

    龙袍男子心惊,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当他再看孔木时,眼中已是出现了浓浓的惧意。

    不能跪!

    如果让孔木给他下跪,他一身大气运怕是会瞬间消散。

    消散之后,灾劫到来,他怕是活不过一个呼吸!

    一位帝王,集国民之气运,才能得气运加持。

    气运越强,国力越强。

    可若气运消散,一切都将化为乌有。

    不但国土分崩离析,连帝王都会身死。

    “你若是真正的帝王,我便是给你拱手作揖也可,但你一道残魂,还在这里装神弄鬼,信不信我击散你仅存的气运,把你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孔木一道道厉喝声把这龙袍男子吓的面色发白,连连倒退。

    “不敢不敢,您请。”

    最终,龙袍男子做出邀请之姿,请孔木进入帝王殿。

    “我还有一些仆从,让他们都跟着进去。”孔木道。

    “是是是。”龙袍男子低头哈腰,生怕孔木真的击散他气运。

    于是,大黑鼠跟着孔木进入了帝王殿。

    “你,进去。”

    另一座宫阙前,龙袍男子指着灵山一雨。

    还有宝仑大帝、八方大帝、蒋南真等人,都纷纷准许进入帝王殿。

    甚至连太华子都可以进入了!

    这一切,自然得益于孔木。

    至于太华子为什么能进去,无非是因为孔木编造了一个个故事,觉得有愧太华子,所以趁着此时弥补一番。

    “这……”

    而看着灵山一雨、宝仑大帝等接连进入帝王殿的广步大帝一行,此时却是傻了眼。

    “凭什么?”

    “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是因为青华子?”

    广步大帝他们不解,血林大帝和圣碑大帝等人也是露出疑惑之色。

    这到底怎么了?

    “为什么他们能进,我们不能?”广步大帝怒视跟前的龙袍男子。

    “他们有大气运加持,气运可媲美我等,自然可以平起平坐,无需跪拜。”龙袍男子淡淡道。

    “那宝仑大帝等人是圣帝子女,我们也是,他们有大气运,我们就没?”广步大帝瞪眼。

    龙袍男子看了一眼广步大帝,不屑一笑,道:“你也有一点,但太弱。至于你们几个……”

    龙袍男子指着力能大帝道:“你也不行。”

    说完又看向空玄大帝:“你的气运比他俩稍微强一点点,但依旧太弱。”

    等轮到光主大帝时,龙袍男子竟是突然笑了:“至于你,你的气运不但不强,反而在急速减少,你此行怕是要出大事。”

    “什么?”光主大帝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