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无限武道传 > 第1198章神招·神威
    风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

    地形胚变的四野废墟宛如一个巨大的墓穴,将一场死亡盛宴送到四周蜂拥而至的武林中人眼中,一系列的剧烈交锋厮杀下撼动心神!

    接下来的五里路无人再敢动手,就连围在周围的人都离了萧沙起码半里远,一个个在他走过的时候身躯僵硬、纵使心里如何催促身体却很老实的一动不动,一些功力偏弱者跟在庞大压力下冷汗直冒。

    萧沙依旧持剑而行,眼中红芒夺目如神似魔,虽是持剑却把霸刀之名彻底坐实、甚至更添霸道!

    ……

    再过五里已然山清水秀,如常的环境能稍微缓解人们心里紧张和恐惧,加上时间推移,围在他四周的人心思渐渐开始变得活泛起来,而且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施展飞天之能飞走下很多都跃跃欲试。

    压力缓解和机会正在错失的纠结下,在他走了十几里的时候,四周树林中突有三十几个修为强悍个个两百多窍的高手暗中达成了协议,如狼群出山般朝他扑来,一时一股股气息威压震荡化作实质、扭曲了绝大部分人的视线。

    道道拳劲、掌风、剑芒、刀芒宛如天地乱流,一出现就将萧沙笼罩,真气澎湃汹涌中威压逼人!

    明气武典·冰刃惊雷!

    出手的这些人个个强悍人数更多,论实力任何一个都不差、阵容更是庞大,纵使是现在的萧沙都不敢等闲视之。

    于是他双剑再动、曾经的最强绝招猛然上手!

    ……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已经死了!

    数百道滚滚雷鸣声化作一声,是比惊雷更加震耳欲聋的炸响,令纵然是百窍以上的高手都被震得脑袋发晕、耳鸣出血!

    璀璨的惨白冰雷出现一刻,天地皆白!

    雷闪过,声犹存!

    当所有人回过神就发现,萧沙已经穿过他们刚恢复的视线只留下一个背影,那在风中轻微拂动的暗红长衣片缕未破,双剑上依旧滴血不沾,之前结盟出手的众多高手却已经无一存在。

    或者说他们还在!

    在地面那冰冻碎裂的血肉冰块里,在地上的一片白霜里!

    一块块,一片片,堆积如雪、如石!

    一时间,寂静几乎占据了整个战场、在巨大的死亡恐惧下似乎就连呼吸都异常刺耳、只是就连这刺耳的呼吸声也要足够的资格才能体会,因为就在刚才这里聚集的四五千人中十分之九的人已经……彻底聋了!

    ……

    “……这是……什么?”

    暮然,人群中有人扑通一下瘫软地面,那吓得发白的嘴皮颤抖着,眼内瞳孔缩小如针尖,颤颤巍巍出声“他不是人……噗!”

    话音未落,这人猛然喷出一口瘀黑带青的鲜血,浑身抽搐着一头栽在地面再也不动。

    他死了!

    吓死的!

    ……

    扑通、扑通……

    其这一动,周围的人群中倒地声一声接着一声,一转眼数千人中当即就有好几百人站立不稳相继倒地,和第一个一样被吓死的就有几十个。

    他们也是经历过风浪的炼窍十几几十窍好手,奈何太平时期成长起来的高手见识有限,几乎从未见过百窍以上高手交锋的他们怎能承受这几百年都难得一见的绝世神招?

    哪怕用看也不行!

    联想到自己要和这样的人、不、这样的神为敌,还未从耳聋眼瞎心夺神慑中恢复过来的他们活生生被刚才这一招吓死。

    这也不是他们的太弱,当初萧沙在恤将军面前施展这一招就连赢家百战神将都心神剧颤,何况凡俗武者!

    剩下的人虽然还能站得稳可很多人却也只是勉强支撑,纵然百窍高手也是心惊胆颤!

    之前很多人只想到地阶神功至高无上、可以改变自己的一生,改变自己家族门派的一切等等诸多好处,却几乎没有谁想过萧沙能强到这个地步,真正意识到萧沙之强的时候也已经被利欲熏晕了脑袋。

    直到这时候才有人想到虽然事实是这样,可地阶神功依旧有着鬼神莫测的威力,且萧沙的进步有出乎人预料,练习这套神功这么久的他在此时修为下能发挥多大威力,自己又是否能挡?

    想要从成长到这个地步的人身上抢夺神功……是会死人的,还是死一大堆人!

    “我……我不干了,我要回家……”

    一片骚乱中,某个躺在地上的人提着自己的刀勉强站起往外冲出,心胆俱裂的他已然无法承受如此恐怖的心理压力,彻底放弃了抢夺这份本就希望渺茫的神功的机会。

    他的喊声很大很疯狂,在场的人能听到的却不多,可不少人却能看到!

    之前为了地阶神功很多人围困萧沙从没想过撤走,更多人更是抱着宁死也为后代子孙和家族门派立功的想法,可当有人带头以后逃走、逃这个想法就从心里迸出,且一发不可收拾。

    是啊,这里多么恐怖?家里又多么温暖?

    以自己的武功走到哪里不受欢迎,没有地阶神功就没有地阶神功,没有地阶神功日子难道不能过下去了?回去玩子弄孙不好?

    这种念头一出就如洪水泛滥、瘟疫横行,短短时间在人们心里滋生蔓延,在那人都还没走出视线的时候,前前后后开始有人跟他一样向外逃去。

    有了第二个就有第三个,有了第三个就有第四个,随后第五个第六个第七个……

    逃走的人越来越多,最终几十上百、成百上千,成群结队相互扶持着离开!

    虽然是被吓走的,可当他们彻底脱离这里后其中有很大部分的人却没有武者被吓走的羞耻感,反而松了一口气为自己再度活下来而欣喜,其中还有少数人竟然有了待事情平息就退隐的想法。

    其实很多时候人在渡过巨大的生死关后也能看透不少东西,对他们来说这一次生与死其实只是动与不动的差距而已。

    自己没动,所以活下来了,动的人都死了!

    ……

    随着这些人的离开,荒野上剩下的人显得稀疏起来,短短时间竟然只剩一两百个!

    到现在还留下的也不过是心有不甘或者之前没有动手的高手而已,他们一个个面面相觑、看看地面的碎屑冰块尸体、又看看那头那个可怕的之人的背影,进和退在心里天人交战,因为他们同样知道在这个时候这两个选择代表的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他们都是百窍以上的高手,甚至还有两百来窍的存在,往常怎么样都有自己的傲气和自信,可在这么多高手死亡却连碰都碰不到萧沙的当下,谁都没有足够的勇气再继续跟下去。

    眼见萧沙的背影渐行渐远,他们心思百转、终究各有选择,一两百人中大部分都选择离开、剩下几十个最终还是不甘心的想再等等、只有少数十几二十个人在重新鼓起勇气后再度跟了上去。

    只是这一次他们跟着的距离更远,足有一里多远,只在后面远远吊着绝不踏入一里范围,且全都聚集在一起不敢分开,虽然这在之前那招下没什么用但是起码他们各自心里能好过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