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造化神宫 > 第3420章浊龙旗
    李承青乃大道五重巅峰强者,这恐怖的一击可想而知。

    在整个幻域,除了有数的几个人之外,他已然站在了这个世界的顶端,区区大道二重,往常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

    但此刻,他神情却也是不敢有丝毫大意。

    出手间如九天迅雷。

    咔嚓!

    无匹的剑光撕裂的空间,露出一道巨大的黑色裂缝,飞快的向着方毅蔓延而去,所过之处,四周空间瞬间沉沦,仿若重归混沌,透着无尽的毁灭气息。

    这若是换成一般大道二重,只怕连怎么死的的都不知道。

    敖血瞳孔也是一缩,想要出手。

    但见方毅一脸淡漠的样子,便硬是停了下来,凝望着那惊天一剑。

    刷!

    下一刻,另一道无匹的剑光仿若自宇宙深渊斩出,璀璨的光芒夺目而出,将深渊都照得透明,那磅礴的云海也瞬间崩裂,垮塌。

    紧接着,两道无匹的攻击猛然撞击在一起,直让得整片虚空震颤无比。

    恐怖的冲击波席卷四方,远处那一座座宏伟的宫殿,仿佛都承受不住这股庞大的冲击,一一塌陷。

    四周的雾隐门弟子就更是如此,在这冲击波之下,实力不及的,便直接拦腰而断,血肉横飞,连惨叫都来不及,偌大的现场,仿若化为了一片修罗地狱。

    人群的神情变得恐惧至极,一个个,满是骇然之色。

    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原本轻蔑的人群,此刻呆若木鸡,看向方毅的目光,已然完全变得不一样了,李承青也一样,眸光深邃的如同一片汪洋,直勾勾的看着方毅,如同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物一般。

    是的!区区大道二重,竟然硬接他一击,而且丝毫不落败迹。

    这着实让他无比心惊。

    同时,也让他隐隐松了口气。

    因为那个传说,那个同时击退四大超级强者的传说,刚刚那一击,方毅表现的虽然超凡,但,想要击退大道六重则根本不可能。

    果然!传说始终是传说,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

    虽然他并不是很清楚,自家门主为何没有澄清,反而自杀神谷回来之后便一直闭关,任何人都不见,但这并不重要,此番交手他已经确认,那就是谣言。

    所谓击退四大超级强者,想来是四大超级强者之间的较量,根本与眼前之人无关。

    想明白这点,李承青周身气息也为之暴涨,变得更加骇然、狂暴。

    “卑微小儿,到是有些能耐,可惜,这点能耐若是守着九峰山到也能够逍遥自在,可你千不该万不该,跑到我雾隐门来耀武扬威。”

    “为你的愚蠢付出代价吧!杀!!”

    杀字一出,李承青手中剑影再次斩落,分明只是一剑,但剑影落下之际,却化为万千剑影,偌大的世界也仿若化为了一片剑之汪洋。

    万剑齐鸣,云海翻腾,化为了无尽的剑海,一齐厮杀而来。

    四周雾隐门强者也纷纷出手。

    一道道恐怖的攻击如同一条条长河,朝着方毅吞没而来,眼看着方毅仿若就要被吞没其中。

    开玩笑,如此多强者,纵使方毅再强大,也不可能力敌。

    然而,让众人没想到的是。

    轰!!

    天地间,一声沉重的闷响传来,仿若有一座万丈神峰砸落地面一般。

    血色光芒迸射,一面巨大的石碑凭空而现。

    “人杀碑!!”

    人群惊呼,一眼便认出了那面石碑,不是当初杀神谷内出现的人杀碑又是何物。

    顿时,众人的目光全变了,一个个贪婪无比。

    “人杀碑是我的,谁也不准和我抢!”

    “滚!就凭你这点微末计量,也敢染指人杀碑,去死!”

    刷!

    刀光剑影肆意云海,原本正冲向方毅的雾隐门弟子,一个个,便仿若着魔了一般,向着自己的同伴举起了屠刀。

    “怎么会这样?”

    李承青还沉浸在那巨大的石碑之上,眸光满是贪婪,但随后的厮杀声,让他瞬间回过神来,神情也变得惊恐至极。

    “是杀戮之气,护住自己的心神,不要被杀戮之气侵蚀。”

    他大声提醒着。

    可惜,杀戮之气的霸道,又岂是他们能够抵御?

    在人杀碑之内,连四大超级强者都身陷其中,更何况这些雾隐门的普通弟子,虽说此刻运用人杀碑的只是方毅,但依旧不是这些人能够抗衡。

    也正因为此,李承青才能够保持清醒,否则……

    杀杀杀!!

    现场一片杀喊之声,人群仿佛彻底疯狂了一般,对李承青的呼喝声完全置之不理,杀神谷说发生的一切再次上演。

    只不过这一次,却是在雾隐门弟子之间上演。

    那注定是无比血腥和残暴的。

    “混账小儿!快收起人杀碑!!”李承青呲裂着嘴,脸孔扭曲,已然愤怒到了极点,周身恐怖的气息,也再也不做丝毫掩饰,向着方毅倾泻而来。

    只是可惜,方毅一人一碑,就如同一尊真正的杀神般,让他无可撼动。

    再加上敖血那恐怖的气息,如同一道天埑,硬是让这偌大的雾隐门,无以为抗。

    血雾喷飞,残肢断骸漫天,在这疯狂的杀戮之中,雾隐门弟子一个个坠落,如同下起了一场流星雨,血海尸山一片,画面惨不忍睹。

    以李承青为首的一众雾隐门高层,无不是心惊肉跳,浑身发抖。

    “大长老,快通知门主和太上长老吧!否则,我雾隐门万年的根基即将毁于一旦。”

    雾隐门能够成为幻域的霸主,靠的不仅仅是这些巅峰强者,还有这些源源不断的新生力量,一旦这些人陨落,雾隐门将落得后继无人的下场。

    更何况,不光这些新生力量,即便他们,也不知道能够支撑多久。

    那恐怖的杀戮之气无物不侵。

    肆意冲击着他们的灵魂,也许用不了多久,他们也将成为一尊杀戮机器,更要命的,越靠近方毅,这种侵蚀之力便越强大,让他们不敢深入。

    李承青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

    只是,门主自杀神谷回来之后,便和太上长老双双闭关,连他也无法联系上,眼下的情形,似乎只有一条路了。

    只见他眸光一寒,心中已然有了计较。

    大手一探,一张黑色小旗便凭空浮现在他手中。

    “浊龙旗!”

    看到那小旗,一众雾隐门高层皆是眸光大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