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血染侠衣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节毒行千里风何在二

第七十五节毒行千里风何在二

    次日一早,天才微微亮,灵儿就被医馆里鼎沸的人声吵醒了。她披上外衣,简单梳洗一下就出去了。

    到外头一看,灵儿大吃一惊,有大量百姓前来就诊,他们都出现了腹痛、呕吐的症状,是中毒的迹象。

    灵儿立即协助医馆里的其他人为中毒的百姓配制解药。

    中毒的百姓在服用解药后症状立即就减轻,他们拿了后续的解药就回家去了。可是这些百姓刚走,又有新的百姓来求医,中了相同的毒。

    灵儿忙向中毒的百姓询问饮食的情况,发现这些百姓都住在一个片区,饮用过同一口水井里的水。然后,灵儿便赶往那口水井所在处,发现已经有几个穿着逸兴门门服的男子在水井旁阻拦百姓取水。

    灵儿稍稍松了口气,又赶往京西分坛。在路过清风客栈时,灵儿拐了进去,向“风儿”们打听官府那边的消息。

    “听说这个毒行千里在江湖上鼎鼎有名,怎么会突然跑到咱们京城来对百姓下毒呢?”“风儿”的一位小姐问。

    公孙茜道:“毒行千里是慕容四公子请来的,我看慕容四公子是想通过此人逼青风哥哥现身报旧仇。”

    “到处下毒害百姓,咱们青风肯定不会坐视不理,一定会拿下那个毒行千里为百姓们报仇。慕容四公子随便请来一个帮手就想抓住咱们青风,这也太小看咱们青风了吧!”蓝玥儿不屑地说。

    “各位姐姐,难道官府对毒行千里此人毒害百姓的行为不闻不问吗?”灵儿问。

    蓝玥儿说:“妹妹把官府想得太简单了,他们还巴不得慕容四公子早日抓到咱们青风呢。为了抓住咱们青风,对毒害百姓的凶手不闻不问这又有什么紧要的?”

    “那这该如何是好呀?”灵儿着急地问。

    “这交给青风哥哥便好了,他会替天行道的。”公孙茜笑着说。

    灵儿不能将青风侠的情况相告,只好暗暗地叹了口气。

    齐典正在为“毒行千里”一事伤神,就看到齐阳走进议事厅。齐典收起手边的文书,笑着说:“看来你好多了。”

    “果然是你!”齐阳咬牙切齿地说。

    “没错,书信是我让人写的,寒山医馆也是我让灵儿姑娘去的。”齐典坦然道。

    “这到底怎么回事?”齐阳问。

    “灵儿姑娘让我约青风侠出来,她想为青风侠治伤,然后我就想了个办法。”齐典笑着说。

    “你直接告诉我就好了,何必这么麻烦?你知道那时我有多着急吗?”齐阳问。

    “我若直接告诉你,你肯去见灵儿姑娘,并乖乖让她治伤吗?”齐典问。

    齐阳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

    “这不就是了。我们都是为了你好。昨日你还痛得死去活来,瞧瞧现在,一副找人算账要报仇雪恨的模样。”齐典调侃道。

    齐阳瞪了齐典一眼,却又无法反驳他,只好问:“那你没告诉她我的身份吧?”

    “没有。”齐典道,心里却想:“不需要我告诉她,她自己早已猜到。”

    齐阳闻言松了口气。他想拿起一旁的文书,却被齐典拦下来。

    齐典说:“你好好养伤吧!其他的事我自会处理。”

    “你以为让他们瞒着我,我就不知道毒行千里的事了?”齐阳问。

    “你怎么知道的?”齐典问。

    “这一路上,百姓都在说。”齐阳说着,一把夺过桌上的文书看了起来。

    既然齐阳已知晓,齐典便没有再阻拦。

    “毒行千里不是这种人!”齐阳看完说,“他虽然是用毒高手,却从不伤害无辜的人他自命清高,更不会与黑莲神教同流合污。”

    “你和他也就仅有数面之缘吧?”齐典道。

    “萍水相逢的人更容易看清对方的本性。”齐阳道。

    “他交了你这个朋友算是值了。”齐典笑道。

    “所以这件事我不能袖手旁观。”齐阳道。

    “你打算怎么做?”齐典问。

    齐阳想了想,说:“毒行千里听命于黑莲神教,定有苦衷。据我所知,他在高碑店可是出了名的孝子。这是优点也是他最大的弱点。”

    “我明白你的意思,要我做些什么?”齐典问。

    灵儿赶到京西分坛的时候,齐典正在大厅中沉思。

    “灵儿姑娘,来得正好。在下正有事要请姑娘帮忙。”齐典说。

    “是关于毒行千里毒害百姓一事吗?”灵儿问。

    “不错,看来姑娘已经听说了。”齐典点头道。

    “一大早我们医馆就陆续来了好多百姓。”灵儿说。

    “他们怎么样?”齐典问。

    “他们中了同一种毒,我们配制了解药让他们服下。可不断有大量百姓来就医,医馆地方有限,只好让他们稍有好转便回去自己继续服药。”灵儿皱眉道,“所幸这毒药虽然起效快,但毒性单一,让病患自己回去服药还不至于会出什么大问题。”

    齐典点点头,说:“这便是在下想请姑娘帮忙的原因。大量百姓中毒,分散求医,各医馆接待能力有限,一时间无法容纳这么多的百姓。所以,我们打算重新开放寒山医馆,让中毒百姓可以集中就医,统一发放解药,也有足够多的诊室供康复中的百姓休息,以便观察病情进展。”

    “这太好了!”灵儿高兴地说。

    “可是徐大夫他们不在京城,还请灵儿姑娘在寒山医馆坐镇。”齐典道。

    “我?”灵儿大吃一惊,不确定地说,“可我能行吗?”

    “姑娘的医术高明,就不要妄自菲薄了。”齐典说,“而且我们还会从各个医馆召集大夫们协助姑娘。”

    “那我试试吧!”灵儿鼓足勇气道。

    “寒山医馆那边在下已派人去整理了,也通知各医馆派大夫出诊。估摸午时前就能开始接待病患。”齐典道,“各种药材也都送过去了。”

    “太好了!”灵儿笑着说。

    “昨夜毒行千里一共在五处水井投毒,在下已让人把有毒井水抽干,施药处理。”齐典继续说。

    “五处?”灵儿一惊,说道,“这毒行千里是要赶尽杀绝吗?不过他若真要杀人,也不会用这种毒性既单一又不剧烈的毒药呀!”

    “姑娘也注意到这点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不过是被黑莲神教所逼迫,应付了事罢了。”齐典说。

    “那他可真是有心了!用了这种在外行人看来很严重,对内行人而言又是闭着眼睛都能轻易解去的毒。”灵儿感慨道。

    “嗯,他不愧是用毒高手。”齐典说。

    灵儿想了想,问:“那咱们除了为百姓解毒,是不是也应该做点其他什么的?”

    齐典说:“是,但请姑娘给我们点时间。”

    “我是担心齐阳他他的伤还没好。”灵儿皱眉道。

    “这点姑娘就无需担心了,阿阳他自有分寸。”齐典说。

    这句话对灵儿没有一点安慰效果,反而让她更加担心。

    灵儿问:“能查到毒行千里住在哪儿吗?”

    “东来客栈。”齐典答道。

    “如此明目张胆,看来他们是认定官府不会追查毒害百姓一事了!”灵儿道。

    “黑莲神教素来与官府勾结,这其中早已打通了关系。”齐典无奈地说。

    见灵儿一脸愤愤不平,齐典补充道:“东来客栈周围设了重重埋伏,姑娘千万不可轻举妄动!”

    就在灵儿组织众大夫在寒山医馆救治中毒百姓时,齐阳回来了。

    “调查得怎样?”齐典问。

    “毒行千里的父母果然在黑莲神教手中,我得去趟高碑店救人。”齐阳道。

    “非得亲自去吗?你的伤”齐典担忧地说。

    “放心,我已经好多了。”齐阳道,“到时飞鸽联系,这边就辛苦你了。还有,甘姑娘的安全也拜托你了!”

    “这里你放心,自己多加小心!”齐典道。

    寒山医馆重新开张后,这里集结了京城各医馆的大夫,中毒的百姓都被送到这里医治。

    医馆里人山人海,处处是繁忙的景象。

    有些大夫们负责询问病情,将中毒深浅程度不同的百姓送入不同的诊室分别救治,有些大夫则负责观察百姓服药后的效果和反应,还有一些大夫负责配制解药方面的事宜。

    灵儿则在其间协调着各个环节的衔接工作,忙得不可开交。

    直到未时才没有新中毒的百姓被送过来,而经过半日的医治,身体恢复得差不多的百姓也陆续地被送回各自家中。灵儿终于得以喘口气。

    未时刚过,快速处理完公务的齐典就赶到了寒山医馆。

    齐典看到医馆被灵儿打理得井井有条,非常满意。

    “灵儿姑娘辛苦了!”齐典拱手道。

    “不辛苦,这是我应该做的。”灵儿回礼。

    “看情况,这次的中毒事件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没有更多的百姓中毒。”齐典说。

    “希望如此,可不知明日会怎样。既然暂时不能对付毒行千里,齐典大哥可有安排些防备措施?”灵儿问。

    “在下已安排门里的兄弟守在东来客栈外紧紧盯着毒行千里,也派人到各处水井暗中保护水源。”齐典道。

    “那齐阳呢?”灵儿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天没有见到人,也不知他的伤口复原得如何了。

    “他没事。”齐典敷衍道。

    “齐典大哥,你有事瞒着我吧!齐阳可不是那种会袖手旁观的人。”灵儿说。

    齐典只好如实交代:“他不在京城。”

    “什么?他上哪儿去了?一身伤没好还到处跑?”灵儿一听更着急了。

    “姑娘也说他不是那种会袖手旁观的人。”齐典用灵儿的话回答她。

    “可是你为何不阻止他?”灵儿责备道。

    “这点伤对他来说真不算什么!”齐典说。

    灵儿失望地说:“齐典大哥,你是他的兄长,怎么能说出这种话?”说完,灵儿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