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血染侠衣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节反间一计破阵来三

第七十四节反间一计破阵来三

    不待灵儿深入思考,史之法对着门外喊道:“刘坛主,请各位坛主和四位使者过来一趟。”

    知道门主有事要和众人商议,灵儿便提出告辞。

    “灵儿,日后不要独自一人去偏僻之处,要随身带好武器,一切以自己安全为首要,知道吗?”史之法语重心长地说。

    灵儿一惊,没想到上午之事门主知道得如此清楚,她偷偷瞄了齐阳一眼,应道:“门主请放心,灵儿不会再大意了。”

    “那就好。”史之法笑着说,然后,他转头对齐阳道,“你也回去休息吧!”

    齐阳对史之法躬身行了一礼,与灵儿一同走了出去。他心中懊恼,门主是怎么了?适才灵儿要进来前自己请辞却不让走,这会儿又赶人了。无可奈何,他只好硬着头皮缓步跟在灵儿身后。

    灵儿回头看了齐阳一眼,道:“怎么半天不见,就换了套衣服?”

    齐阳一愣,低头看了自己适才刚换上的浅蓝色短打,心道:“她还真是细心!连这些细节都注意到了。”

    灵儿心中则想:“这人身上又是什么味道都没有,而这新换的衣服,也没有皂角的气味,他是用什么洗衣服的?”

    灵儿从衣兜里掏出了那块染血的粉色衣料递给齐阳看。

    “这是什么?是姑娘的衣料吗?怎会染了鲜血?”齐阳剑眉一蹙,问道。知道灵儿在试探他,可他又怎是灵儿能轻易试探出来的?

    “别装了,你怎会不知道?”灵儿知道他不会承认。

    “在下应该知道吗?”齐阳反问她,“倒是姑娘可有哪里受了伤?”

    “你……”灵儿不知该怎么回答,眼前这个男子总有办法让她语结。

    想了想,灵儿又问:“那门主如何得知我刚从丐帮洛阳分舵脱险呢?”

    “姑娘从魔教脱险与这东西又有何关系?”齐阳说,“雪花派各位见姑娘独自一人去偏僻的地方迟迟未归,便来请门主帮忙找人,门主从而得知了此事。”

    “原来如此。”灵儿看着齐阳,她自是不信,但见齐阳一副坦诚的模样也就没有再说什么,转身便走了。她还有重要任务在身呢!

    齐阳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

    未时一到,灵儿便准时出现在武林群英会会场。

    适才灵儿“偶遇”了“余松”,和他谈起了些往事,拉近了二人的关系,从而给了“余松”一个了解逸兴门“秘密”的机会。灵儿神秘兮兮地提到史之法对自己的信任,并且将这次营救谭掌门的计划关键处“无意”地透露给“余松”。而经过这一番交谈,灵儿更能肯定此人是假余松,即使他身形、声音与余松本人极其相似,但神情举止还是有细微差别的。若平时没往那方面想便还好,一旦有怀疑,稍稍留意就能发现这些破绽。

    灵儿特意不去注意对面座席上的齐阳,走到柳白身旁坐了下来。

    “灵儿妹妹,半天不见人,可急死我们了。”柳白皱着娥眉道,“以后还是不能让你一个小姑娘到处乱跑。”

    “柳白姐,我这不是好好地回来了?”灵儿忙拉着柳白的手安慰她。

    “今日是武林群英会的第四日,这两天还是别到处乱跑。待明日申时武林群英会结束,你想去那儿玩,姐姐都陪你去。”柳白柔声说。

    “嗯,我知道了。”灵儿嘟着嘴说道,她在柳白面前总像一个长不大的小妹妹。

    柳白被灵儿可爱的模样逗笑了起来。

    可随即二人的注意力就被擂台上正发生的事吸引过去。

    擂台之上,一场比试刚刚结束。却见一个矮小的身影踏风而来,落在擂台之上,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

    武林各派人士纷纷议论起来,不知是谁家的小孩竟跑到擂台上玩耍。

    逸兴东使跃上擂台,特意放柔声音道:“小妹妹,这里是各门派比武的擂台,可不是玩耍的地方。我带你到别处玩耍,好吗?”

    那个小女孩看了逸兴东使一眼,声音稚嫩地说道:“我已经十二岁了,当然知道这里是擂台,而且我也不是来玩耍的。”

    逸兴东使看着眼前这个装小大人的小女孩,笑着问:“那你是来比武的吗?”

    “也不是。我想见逸兴门的门主。”小女孩道。

    “要见门主吗?”逸兴东使微微一愣,随即给擂台边上的罗坛主做了一个手势。

    “是的。我有样东西要亲手交给他。”小女孩说。

    “你叫什么名字呀?”逸兴东使问。

    “我叫风铃铃。”小女孩回答道,声音很甜美。

    此时,史之法已经走上了擂台。

    “老夫便是逸兴门门主,小妹妹可是要找老夫?”史之法看着眼前可爱的小女孩,笑着问。

    “老爷爷,您就是逸兴门的门主?那我把这个交给您。”风铃铃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函递给史之法。

    史之法接过信函,打开看了起来,神色颇为严肃,他问道:“这是谁给你的?”

    “这可不能说!”风铃铃左右张望了半天,问道,“对了,怎么没有看到逍遥派的各位大侠?”

    “逍遥派各位临时有事,提早离开了武林群英会。”逸兴东使回答道。

    “是不是他们的小掌门回了逍遥派,然后把他们都叫回去了?”风铃铃说着,漂亮的黑眸中闪过一抹精光。

    不待逸兴东使回答,她又问:“还是他们见我来了便藏起来了?你们串通起来骗我?”

    “呃……”逸兴东使一愣,才说,“他们是真的离开了。”说着,他指了一下逍遥派原来的座位。

    风铃铃顺着逸兴东使指的方向望去,突然两眼放光,也不再理旁人,直接提气飞身朝那个方向而去。

    史之法见此情形,略一思索便了然。他告诉众人比试继续,便离开了擂台。

    武林各派人士的注意力立马转移到接下来的比试上,没有人再去想适才的那段小插曲。

    灵儿则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个名叫风铃铃的小女孩。

    “我知道这个小女孩!”陈曦激动地说,“前些日子在逍遥派作客的时候,我听一个逍遥派的小友提起过她。她是丐帮一位四袋弟子的女儿,很喜欢逍遥派的小掌门人,整天跟着缠着。而逍遥派的小掌门为了躲她,经常大半年不在门派之中。”

    “还有这种事?哈哈!”一旁的刑天觉得很好玩,大笑起来。

    灵儿看着小女孩在齐阳身旁坐下,心想:“这个小女孩和齐阳又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