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刀镇星河 > 第1245章事后处理
    “总而言之,你先亲自把韦斯特还有这两姐妹送回神威科学院,做一次彻底的检查再说吧。我调拨一艘战列舰给你,之前缴获的战舰中,有十几艘特殊型号,战力都很不错的。其中两艘,已经完成修复——”

    只是今天张信,注定没法一次性的将这三个俘虏的事情处理完。

    就在这一刻,又有一个通讯信号,接入到他的个人终端界面。

    在武道馆遇袭之后,张信的个人终端号码,早就已经被各方人物打爆。就连总统办公厅,不久前也有通讯信号拨过来。

    不过张信一概没接,他准备等这边的后续事宜,都处理妥当之后再说。

    只是这次联系他的,却是他的个人助理曹月,张信就不能置之不理了。之前不久,他曾给后者安排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任务。

    “主上!遵照您的吩咐,所有的伤员,都已经安排妥当。一共花了九百万联邦币,抽调了凤凰星最顶级的医疗资源,”

    曹月知道张信很在意这件事,所以语声神色都颇为严肃郑重:“虽然其中有个别人员,遭遇精神上的重创。可万幸的是,所有人都活了下来。”

    张信闻言,顿时神色微松:“很好,钱财方面,没必要在意,一直供应到他们痊愈为止,账单直接从我这里走。说来这次,也是我连累了他们。”

    随后他又满意的揉了揉旁边贝妮塔的脑袋:“这次做的很不错,我可以再奖励你十杯草莓圣代。”

    事发之时,他自然不会指望一位挑起营州大乱,使得数百万人死亡的家伙,会顾及周边的情况。

    事实上,无论是卡罗瑟斯,还是那位蝠王,也确实不是那种会将普通人的性命放在心上的家伙。

    而尽管张信早在第一时间,就已让贝妮塔,为周边十里内的所有生命,施加了念力屏障。可这毕竟是贝妮塔才掌握不到一天的神术,具体会有什么样的效果,张信其实是心中没底的。

    可好在这位女神,无愧于其守护神职,做得很不错。

    也幸亏是在这之前,就遇到了贝妮塔。

    否则的话,他唯一的选择就是离开凤凰星,将这二人诱往太空,以免牵连他人。

    贝妮塔正迷醉于张信提供的意式奶冻,被摸头之后,不由一脸的迷糊与不解。可当听到‘十杯草莓圣代’这句话,却立时眉开眼笑。

    她已发现了,张信亲自制作的甜品,要比外面买的那些,要美味的多——

    “然后就是周围的灾情勘定。”

    曹月继续说道:“以辛特勒酒店为中心,周围十里方圆的建筑,都出现不同程度的损毁。辛特勒酒店尤其严重,主结构全部损伤。预计财物损失,达到了一千多万。不过具体有多少,还需继续核实。不得不说,这次的战斗,幸亏是在辛特勒酒店,也幸亏是爆发在武道馆内。”

    辛特勒酒店作为七星级的酒店,位置远离市区,周围的居民有限。而武道馆内部的钢结构,是按照战列舰的标准设计,可以抵抗与减缓震荡与冲击波。

    若非如此,这次的战斗余波,搞不好就要将周围百里方圆的一切,都夷为平地,并导致无数人死亡。

    “意料之中——”

    张信不由想起了他离开辛特勒大酒店的时候,酒店总经理那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这一次,这间酒店的损失,确实很不小。

    不过曹月有一点说错了,没有什么幸或不幸的。

    辛特勒大酒店的武道馆,是他选定的战场,而如果战斗爆发在武道馆之外,那么他不会容许卡罗瑟斯有任何发挥实力的机会的,哪怕是让韦斯特警觉逃走,那也无可奈何。

    “你与辛特勒大酒店的高层谈一谈,让他们估计一个大概的损失,只要不是太过分,我这边可以照价赔付。”

    曹月的眼神,明显不太赞同。

    这次的事件,张信也是受害人,按照联邦法律,是没有赔偿义务的。

    不过考虑到威严集团在凤凰星的名望,曹月还是认同张信,为周围所有居民支付医药费,并补偿财物损失的决断。

    可如果任由辛特勒大酒店开价,她敢打赌,那边一定会得寸进尺,把之后的经营损失也算入进去。

    “这件事的后续,还是交给你来处理,赔偿的数额可以从宽。几千万的钱财而已,没必要太计较,相较于这次我们的收获,其实是赚了的。”

    张信说完之后,就打算切断通讯,可这时他却发现曹月,一副欲言又止的神色。张信不禁又微一扬眉:“曹助理,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是为那些通讯请求,等到晚上,我会以一一处理的。”

    “是光业金融公司的CEO彭意!”

    曹月凝声道:“他说在您遇袭的消息传出之后,有人趁机吸纳我们集团各大子公司的股票。只是他暂时还搞不清楚这些资金的来源,也不知道幕后之人的用意,不过却提醒董事长大人注意。”

    张信闻言,不禁哑然失笑:“这个彭意,嗅觉还是很敏锐的,也很有心。你代我转告他,我个人很感谢他对威严集团的忠诚与贡献。此外,改革者银行的CEO里切尔夫人,已经向我提交了辞职信。看得出来,她的去意甚坚。”

    这位里切尔夫人,就业务能力来说还是很不错的。可她似乎自认需要为改革者银行前段时间的危机背负责任,也不认为自身,能够得到张信,以及神威张氏的信任。

    所以在这家银行渡过过渡期之后,就直接选择了辞职。

    所以他现在,需要为这家银行,寻找一个新的掌舵人了。

    而在结束了与曹月的通讯之后,张信就又询问叶若:“这次一共动用了多少资金?”

    “一百九十多亿联邦币,我手中所有能够动用的黑钱,几乎全投入进去了。”

    叶若说到这次,不禁又‘哼’了一声,表示不满:“很遗憾的是,虽然威严控股第一时间就发布了公告,我也尽全力收购了。可威严各大子公司的股价,还是出现了大规模的抛售潮,在短短一个小时内,跌了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的样子。明明不管都可以的——”

    在她看来,这次收购威严分公司股票的行动,全无必要。占用这么多的资金,却收获寥寥,还会很大程度的,影响她接下来的洗钱计算。

    “怎么能够不管?我既然已经当了威严集团的董事长,那就需要为集团的所有股东负责。这是一个企业家,最基本的道德不是吗?”

    张信神色淡定的回应:“如果是因公司本身的经营出了问题,那也就罢了,我可以置之不理。可这次的事件,我明明可以规避,或者将影响降到最低的,所以责任在我,不能就这么置之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