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刀镇星河 > 第1240章游戏结束
    无独有偶,同样在距离凤凰星不到两千光年的所在。

    白骑士艾尔在天行者号战列舰的一条廊道内,接通了自己妹妹谢莉尔·威纶的通信,

    “哟,这不是我们的女武神阁下吗?请问有何贵干?”

    “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谢莉尔·威纶一副气结的神色:“神威保全那边发来的消息,你应该看到了吧?”

    “嗯!有注意到。”

    白骑士艾尔的唇角,浮起了一丝讥讽的笑意:“虽然早猜到陛下把我与轩辕血等人支开,很可能是为了引大鱼上钩。可我也没想到,打算对陛下出手的,居然是蝠王韦斯特这样的人物。”

    谢莉尔见状,顿时微一愣神,随后呢喃着道:“轩辕团长是这样,你也是这样。主上他,难道真的很强么?”

    “只会强到超乎你的想象!”

    白骑士艾尔笑了笑,看着外侧的舷窗:“陛下那边的事情,不用我们操心。你真正该在意的,是如何清肃这边的海盗,减轻各条航道上的护航压力。陛下他对你的重视,谢莉尔你自己,也应该明白的吧?”

    ——他那位主君,不但在那场海盗袭击战之后,以谢莉尔为核心组建了辖制二千八百艘战舰的第三临时治安舰队,居然还将其座舰‘神威’号,都暂时交给了谢莉尔使用。

    “啧,我闻到了某人的醋味,实在太熏鼻了。”

    谢莉尔伸手捂住了瑶鼻:“既然兄长你这么说,那就比比看吧,一个月后,我们两支舰队的战果。兄长你的第一临时治安舰队,可是集结了神威运输公司的所有精锐,如果这样都输给小妹的话,那就未免太难看了。”

    说完这句之后,谢莉尔就直接断掉了通信信号。

    白骑士艾尔则不禁微一摇头,随后又把目光,移向了自己的视界之内。

    蝠王韦斯特么?这个时候,那个家伙多半要变成了死蝙蝠吧?

    不过——

    艾尔的眼神,又渐渐凝重了起来,

    陛下说他的敌人,是超出他们想象的强大,这一点还真没有说错。

    就连2S级别的力量,都能一次性的拿出两位么?这个神秘势力,果然有着与陛下为敌的资格。

    ※※※※

    凤凰星,辛特勒大酒店的武道馆内,贝妮塔蓦然一个闪身,出现在张信的另一侧。她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脖子,发现那里安然无恙。

    这时她才想起自己是个神明,这也是全由神力凝聚的身躯,并没有真实的血肉,所以被风衣男子斩的那一刀,根本无关紧要。

    不过她接下来还是气鼓鼓的,看着张信。如果后者当时施以援手,她也不会被这个黑乎乎的家伙吓一跳。

    远处的林丹,心跳却几乎寂止。

    如果他没看错,这个一身黑色风衣的男子,似乎则是传闻中的蝠王?

    这个认知,让他感觉到绝望,今日难道就是他的死期么?

    张信则是坦然自若,漫不经心的回应着贝妮塔的抱怨:“你看什么看?给你一个教训而已。他是没认出你的根本,换一个实力稍强几线的,这个时候你就已经死了!”

    而十米之外,那将面容隐于礼帽之下的风衣男子见状,不由咧嘴一笑:“有些意思,居然是非人之躯?”

    卡罗瑟斯亦同样错愕,不解地上下看了贝妮塔一眼,只是他随后就把注意力,放回到了张信的身上。

    “不用管她!”

    他没忘记他们这次的最终目标,还是眼前这位神威之王!只有杀了此人,他们这次的凤凰星之行,才能算是圆满。

    而卡罗瑟斯的念力强度,也在这瞬间再次攀至新高,不但使张信二人身下的地面逐渐塌陷,更有蜘蛛网般的裂纹散开,波及到整个武道馆。

    那蝠王韦斯特也再次欺身向前,以常人肉眼难见的速度,继续撕裂着贝妮塔的那些念力与力场屏障,并将酷烈的刀锋,指向了张信的身后。更有一层层的音浪散开,将所有的一切,都震为齑粉。

    可张信这个时候,却是神色爽朗的一笑:“音波?好怀念。不过我现在,似乎是该说Game Over了?”

    就在这一霎那,一波磅礴而细密的电网,完全将这武道馆内所有空间的覆盖。

    于是下一瞬,无论是林丹打出的火焰,还是那若琳招出的冰锥——甚至连卡罗瑟斯制造的重力场也包括在内,都在同一时间失去了效果。地面不再崩裂,那些火焰与寒力,也失去了控制。

    几乎所有的念力师,都能够感觉的到,从他们元神深处涌出的酥麻感。

    贝妮塔的情况更为不堪,她发现这一刻形体都快维持不住了。

    可念力只是三阶中品的蝠王韦斯特,也同样是神色错愕,这一刻,他那一双可以斩破任何战列舰装甲的高周波刀,却被张信强行抓在了手里。

    后者的手,看起来是细嫩宛如白瓷。可那对以最顶尖科技制作的高周波刀,无论怎么震荡,无论散出怎样的高温,都没法脱开这双手的控制。而位于高周波刀两侧的链锯,更是被这位的手指死死的卡住,完全没法动弹。

    “这是——”

    林丹心灵震撼无比,又茫然不解的看着这一幕。

    而那边的张晨光,也放开了被他压制住的魏国,一副早有预料般的神色淡淡说着:“如你所见,四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蚍蜉,闯入了巨龙之巢。所以说了,根本没必要担心。伪装弱者,这只是主上他,惯常玩的游戏而已。”

    魏国已是心神恍惚,看了看脸色忽然煞白的卡罗瑟斯,又望了眼一双短刀都被控制的蝠王韦斯特,然后又猛力的眨了眨眼,他没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这是开什么玩笑!”

    那韦斯特位于礼帽之下的双眼,陡然变为竖瞳。这位直接弃刀用拳,一只手臂层层鼓起,将那袖管撑起,仿佛一只巨锤,猛力的砸往张信的头颅,只是余势,就已使得周围气浪潮卷。

    可他的拳势,才到半途就不得不停止下来。他手臂的内部,似乎被装了一颗炸弹,猛烈的爆炸开来,使得这只肌肉虬结,青筋暴起的手臂,还未接近张信,就已断裂开来,爆出了大量血浆。

    不过后者,也同样没能接近张信。后者的身周,有着一层无形的膜障,将那些碎散的血肉全数拦下。

    韦斯特却毫无畏意,竖瞳之内燃烧着赤红的火焰。他一只断臂快速的生出肉芽,一只手则继续猛烈轰击,势如疯虎,已完全将自身的性命置之度外。

    只是下一瞬,他的一双腿,也猛烈的爆开,直接炸断。而上半边的身躯,也猛然出现了十数个爆点,手臂,胸膛,乃至于五脏六腑——

    一秒钟之前还是一个完好的人,一秒钟之后,韦斯特的躯体,就变得千疮百孔。只能以他的断腿,无力的跪在张信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