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刀镇星河 > 第1224章不与为谋
    “无稽之谈。”

    张信莞尔:“我想查普林局长您好像搞错了什么?这生化战兽的技术,确实是源自于神威科学院不错,我们也确实拿过国防部的补贴。可问题是,最后在生化战兽技术上获得巨大突破的,是目前由阿尔法药业公司资助,我们的张晨光博士主持的生化项目组,得益于后者的努力,我们这一个多月来进展巨大。必须一提的是,我们也有着完整的证据链,来证明这一点。”

    德莫·查普林顿时皱眉:“你这分明是在狡辩!”

    “狡辩?问题是我方这一个月半来的全部视频资料,都有着最高法院认定的司法监控。我想查普林先生,你应该能够在最高法院的证据库,查询得到的。”

    张信悠然自得的将手中的苹果一口吞下,并不吐核:“局长在发难之前,难道就不将具体的情况,仔细打听清楚吗?”

    此时德莫·查普林的神色,已经很不好看:“即便如您所言,我们也有理由怀疑,阿尔法公司技术突破,是源于之前神威科学院的研究积累。除非你们能够证明阿尔法药业公司的研发组,是从零开始。”

    “我当然没法证明,可是查普林局长,请你翻阅你们国防部32439年七月十三日,标号2451的合同文档。”

    张信摇着手指:“联邦国防科技法14245条,民间公司有权向军方收购废置技术,在此基础上进行再研发。所有研发专利,由该公司独占。说实话,我不知你这样饱受尊敬的人为何要急于跳出来,与我们威严为难。可在我看来,查普林局长,你现在就像是个小丑。”

    德莫·查普林的面色,顿时阵青阵白,良久之后,他从牙齿里发出了声音:“张长治先生,联邦需要这项技术,被龙月人威胁的三百亿人民,也需要它——”

    “那么我的回应是,这项技术仍未开发成熟,为国防军广大将士与人民的安危负责,阿尔法公司不能将这套有缺陷的技术投入使用。”

    “你——”

    此时德莫·查普林的语声,已近乎气急败坏:“你应该知道,如果下一场战争,我们继续战败,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作为世袭一等公爵,威严集团的董事长,多少也该有些大局观。联邦的战线崩溃,对你们财阀没好处?”

    “大局观?可查普林先生,我要的条件,对你们国防部而言,其实是举手之劳。我想我的要求,也合乎情理,现在的威严集团,只需要一个公正二字,这不是很简单吗?”

    张信嘲讽的哂笑:“我本人也愿意为国家的安全竭尽所能,可如果这个国家,这个政府,没法给予我们的公民,以最基本的公正,最基本的权利保障,那又怎么让他的子民,全心全意的为它承担风险?除此之外,请告诉你身后的那些人,我们阿尔法公司的技术,确实还未成熟,仍处于改良状态,这点请你与他们务必谅解。”

    那德莫·查普林还打算再说些什么,可张信却已直接在个人终端界面中,点击结束了这次的通讯。

    “是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的局长德莫·查普林?”

    餐桌对面的林丹神色不以为然的问着:“那只是一个小人物,贺空明放在国防部的棋子。你与他说这么多,实在有**份。”

    ——如今他的这位长治哥,可是横跨两大星域的财阀首领,也是为神威张氏开疆拓土,数万年仅见的英主。

    整个地球联邦,能够与之对等交谈的,也不过就是百多号人而已,其中绝不包括一个国防部的局长。

    “好歹也是一个执掌每年五百亿专项研发资金的局长,被你说的这么不堪。”

    张信摇着头:“交流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我得让他们认清楚形势,以免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蠢事出来。”

    “这么说来,也有道理,”

    林丹若有所思的微一颔首:“不得不说,那位元帅的为人做事,实在是鼠目寸光。换成是我,即便不能答应长治哥的条件,也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开罪长治哥您。所以您担心的事情,确实有可能发生。”

    “他不是小家子气,而是为人所制,不得不然。所以,我也没必要一定与他进行交易不可。其实可能的话,我希望那位科隆元帅出山,重新执掌参谋长联席会议或者国防部——”

    张信说到这次,又微微一叹:“不过这暂时是妄想,希望国防军与国防部,有聪明人吧。”

    林丹却笑了起来:“我想如果是科隆元帅,他只怕更不会就范,那可是个老顽固。他曾说过一句话,就是我们国防军的肉哪怕烂了,也不能让别人来当主刀医生。”

    “那位还曾说过这样的话?”

    张信略显意外,随后就微一摇头:“我不管这么多,总之现在,无论是谁挡在我面前,都要有面临被碾碎这一结果的心理准备。”

    他需要尽快突破四阶,也需要尽早返回穹星,谁都休想阻拦住他的脚步。

    ※※※※

    五个小时后,当张信乘坐的神威号终于抵达凤凰星的时候,营州的行政总督与参众两院议长,还有凤凰星的星系行政长官,以及众多议员,都已经在这里等到望眼欲穿了。

    不过当张信走下船之后,却只能与这些营州政坛寒暄几句而已。在通往贵宾区的廊道内,早已等待着无数的的记者,提着各种长枪短炮,对张信一行人进行着围攻。

    “张长治先生,众所周知,就在一天之前,您麾下的武装力量获得了一场辉煌的胜利,用极其轻微的伤亡击败了海盗大舰队,请问您对这场战争有何感想?”

    “——不久前有军事专家评论,您这次的营州星域之行,其实是以身为饵,引诱营州海盗发起袭击。贵公司对这场海盗战争,也是早有准备,请问这是否属实?”

    “我们想知道,威严公司联合舰队的具体伤亡人数,以及最终的杀伤数字——”

    “有传闻说谢莉尔司令官,是几天前您力排众议之后将她启用。所以早在进入营州之前,您就已经认识到她的才能是吗?”

    “请问贵公司采用的引力弹弓战术,是否谢莉尔司令官亲手制定?”

    “你在直播的时候,将直播间的名字,改为女武神的初舞,显露出非同一般的自信。这是坚信谢莉尔司令官,一定能在这场战役中获胜么?”

    “请问贵公司在赢得这场海盗战争之后,接下来会有什么举措。白骑士麾下的大舰队,是否还会继续清肃营州星域的海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