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若琳一声轻哼,神色冰冷:“我不是来兴师问罪,还是想要问你,这是否会影响到接下来的作战?”

    “影响确实有,作战时间可能会延长到三个半小时,最终的伤亡也会超出预计至少50%。”

    卡尔萨斯的语声,尽量平静的答着:“这是最优的结果,我已经尽可能降低战损。看来我方想让这些参战的海盗团不发生溃退,是不得不拿出更多的筹码。”

    “你说的轻巧!”

    若琳的眼眸中,浮现了几分阴霾:“为了这次的战役,我们动用的资金,已经达到了52亿联邦币。”

    52亿联邦币可能不算多,可能够逃脱联邦zhèngf监管的资金,数量却是相当有限的。

    “我明白的,可如果能够在这里将威严集团击退,损失再大也是值得的不是吗?”

    卡尔萨斯反问了一句之后,就放缓了语气:“若琳,我觉得你这个时候,与其去担心事后的损失。倒不如专心于作战,只要你们的机甲突击,能够成功扰**对方的阵型,那么我方的伤亡比,自然就会大幅下降。”

    他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全息头盔为他显示的战场全息图。

    此时他们释放的那些机甲战斗群,距离对面的‘碟形阵’只有不到二百万公里。

    如果是全速状态,这些机甲只需要一分钟时间,就可跨越过这段距离。而全速航行的战舰,则只需二分钟左右。

    可事实上这是做不到的,他们的所有战舰,都不得不将更多的能量,投入到火炮充能与力场防护装置中。能够用于推进的动力,只有不到十分之一。

    而那些机甲,尽管不用参与对hè,可它们的引擎,也必须留出一定的余量,用于规避对面的炮火。

    还有前方的那些太空机雷,以及沿途中由对方战舰释放出的金属颗粒,也是巨大的威胁。

    尤其是后者,当机甲与战舰以每秒数万公里的速度进行高速航行时,哪怕是一粒一克的宇宙尘埃,也会对它们的结构,造成致命的冲击。又何况是这些重量都达到十克以上的金属颗粒?

    这迫使所有的机甲,也不得不开启力量盾装置。

    除此之外,全力推进状态也会损耗大量的核燃料,对于他们接下来的战斗会很不利,并不经济.

    所以按照卡尔萨斯的预计,哪怕是在最理想的状态,他们的几个机甲战斗群,也需要至少十分到十二分钟时间,才能跨越这段距离,进入到攻击范围。

    唯独让他感觉奇怪与不安的是,对面至今都没有释放任何机甲,这不像是一个合格的舰队指挥官所为。

    卡尔萨斯相信即便谢莉尔本人限于经验,没能顾及此事,腓特烈·戴蒙德也会做出提醒的。

    所以这很让人不解

    “这个不用你说!”

    若琳冷哼一声:“我只是希望你能够拿出全力,尽可能的降低战损。连个一个小女孩都胜不了,你有什么资格再次站到白骑士艾尔的面前?”

    “行了!你已经干扰到我了”

    这个时候,卡尔萨斯的眉头却微微蹙起,战术地图上的情况,让他感觉不太对劲。尤其是前面那座越来越显庞大的天体。

    而瞬即之后,这位的瞳孔就一阵收缩,凝成了针状。

    良久之后,他才语声沙哑道:“若琳,看来我们得调整方略了。”

    “调整方略?”

    若琳神色不解,可却察觉到了卡尔萨斯语声中的颤音与无力:“又是怎么回事?是对面又有什么变故吗?”

    “不是变故!是引力弹弓,我居然忘记了引力弹弓!”

    卡尔萨斯头罩下的脸,已经是灰败不堪:“很抱歉,虽然我不想承认,可今天的这一战,我们很可能已经输了。”

    “引力弹弓?输了?”

    若琳的脸色,瞬时沉冷如冰:“我不明白,你刚才还是在自信满满”

    卡尔萨斯摇着头:“是我太自大了。至于引力弹弓,你只需要知道,在三十五万公里之后,他们的舰队,就将获得每秒四百三十公里的加速度就可。”

    每秒四百三十公里,这相较于双方战舰全数航行的速度可能不值一提。

    可在这个时候,攻防两方的舰速,都未超过每秒九千公里的情况下,却是相当致命的情况。

    “所以了?”

    若琳已经意识到了什么,面上也没有了丝毫血色。

    “所以我最初的预计有误,我们的机甲突击群,很可能得在二十多分钟后,才能进入接战距离!”

    这不但意味着对面的舰阵可以在此期间,倾泻更多的炮火。也会令他们的机甲,在途中损耗更多的能源。

    若琳也同样想到了后果,语声艰涩:“没有其他办法吗?我们可以尝试现在就脱离战场,分头逃离。”

    “只怕是办不到,一旦舰队崩溃,脱离我的指挥。以对面那位指挥官展现出的计算能力与预判,你能够想象得到后果。那必将是一场灾难,只是一个转向,就会有将近六百艘战舰的战损。之后的三百万公里航程,他们可以将我们的绝大多数战舰一条条的轰沉!”

    “那么以曲速航行的方法脱离呢?”此时若琳的声音中,已含着几分慌**。

    “曲速航行?如果你办得到的话。我们的曲率引擎,根本没有足够的能源储备,此外,如果我猜的没错,这附近应该就有他们的曲率干扰装置。”

    卡尔萨斯向若琳投以嘲讽的目光,尽管后者看不见:“更何况,我方的机甲战斗群,也包括若琳阁下你,难道都不要了吗?”

    若琳不由深吸了一口气,勉力压制住了心绪波动:“是我失了分寸,可是卡尔萨斯,你总得拿出一个可行之策。殿下的黑帆禁卫军与骑士团,绝不能覆亡于此,”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卡尔萨斯看着对面,眼神赤红,闪现着凶横绝厉之色,

    “这个时候绝不能退,也不能散!现在就加速吧若琳!不要在乎死伤,也不要在意能量储备,我需要你指挥的机甲战斗群,以最快的速度,抵近对方阵列!这个时候,是该拿出壁虎断尾的决心了。”

    若琳微微一愣,随后就神色决然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这边会准备的。”

    “还有那些海盗团的首领,不妨开出更大的价码出来,反正他们也拿不到不是吗?我们现在需要足够的肉盾,这些海盗团的存在至关重要。”

    卡尔萨斯的语声冷酷无情,同时以血红色的眼眸,看向了更远方的虚空:“引力弹弓!我们的唯一生机就是引力弹弓,只要强行突破过去,获得引力弹弓的加速度,才能获得一线生机。”请大家关注威信“小 说 全 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