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这不是重点!”

    位于中央处的光屏内,一位白发苍苍,穿着高尔夫球衣的老年人语声沉重说着:“我想我们康采儿家族,是时候重新审视与张氏家族之间的关系。”

    “威严集团的强大,对于我们而言是个好消息,有益于康采儿的稳固。本人对族长的能力深表钦佩,正因为您的英明决策,这份准盟友的关系,才能够继续维持!”

    这声音是出自于右侧的光屏:“不过克劳迪恩,盟友也是需要维系的,威严集团与康采儿之间的纽带,还远远不够牢固。”

    “所以,你们想要干涉科伦娜的婚事?”

    克劳迪恩·康采尔似乎早有预料,毫不意外的苦笑了笑:“我对这门婚事并不反对,可却希望诸位,能够尊重科伦娜本人的意见。”

    “科伦娜本人,一个小孩子,她懂什么?”

    那中央光屏中的老者,神色不悦:“家族已经给了她所想要的一切,现在已经到了她回报家族的时候。”

    “所谓的拒婚,不过是在耍小孩子脾气而已,上流社会中谁都不会当真。张长治可是目前地球联邦,最炙手可热的少年俊杰,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克劳迪恩!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康采儿家族需要威严集团的武力为后盾;而神威张氏,也需要康采儿集团的媒体,情报与政治上的资源。两家之间的联盟,是天作之合。更何况——”

    这左面光屏里面的人影,把语声一顿:“这场婚姻,涉及到方方面面。科伦娜她想要退婚,哪有那么简单?这要让其他的世家,如何看待我们康采儿?”

    克劳迪恩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就不能再等一等吗?现在营州方面那边的局面,可还远没有到尘埃落定的地步。甚至这一次,他能否从营州全身而退,都是未知。”

    他很奇怪,按照这几位长老在以往表现出的性格,这时候,该是作壁上观,继续看看大体的走势再决定吗?

    “我的意思是,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答话的是那位白发老者:“如果只是威严集团一家,那么营州那边可能还有悬念,可如果加上康采儿集团,那么任何人都没法在营州,将我们战胜。”

    而此时左面光屏中的壮硕中年,也是眉心紧皱:“不能再拖了,克劳迪恩。张长治这次即便在营州战败,可只要他能安全退回广成,那么威严集团就依然可以维持局面,现在早就不是之前,他们家危如累卵的局面。此外伯纳迪恩的能力再强,也没可能将所有神威张氏的族人,全部绳之以法。倒是我们康采尔,我现在在政党内,已经听到了很不好的风声。有议员认为康采儿集团,在首都附近几个星域的商业版图,已经构成了事实上的舆论垄断。如果两个月后,有一个限制传媒集团的法案列入参众两院的议程,我绝不会感到奇怪。”

    克劳迪恩的神色顿时一肃,他知道现在康采儿集团的局面很艰难,可居然就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吗?

    “不能由着科伦娜任性了,族长大人。现在的事实,是我们更需要威严集团,而不是相反。”

    另一人也是语声沉重道:“原本这件事,我们几人就可以做决定,可最终还是打算予以族长你足够的尊重。”

    克劳迪恩也一声叹息:“我需要再考虑考虑,也请给科伦娜一点时间,为期一个月如何?请体谅一下我这个父亲。”

    那光屏中的三人互视了一眼,最终右侧之人摇头道:“一个月时间太长,最多半个月,就这么决定了。告诉科伦娜,如果她敢于反对,那么接下来家族一定会做出相应的反应。”

    下一瞬,克劳迪恩眼前的三人,就都齐齐结束了视频通讯。克劳迪恩则坐在办公椅上,陷入了深思。

    半晌之后,他才微一摇头,打开了自己通讯簿中的亲人栏。

    ※※※※

    “父亲,你不能这样,”

    一分钟的时间后,科伦娜的神色,显得气急败坏:“什么叫做只给我半个月,这是最后通牒吗?”

    “如果你要这么理解,也不是不可以。”

    在个人终端手环内,传来了克劳迪恩的声音:“这是我能为你争取到的极限了,半个月后,你终究需要做一个抉择。给家族想要的回报,或者彻底的脱离独立。”

    科伦娜不禁微微愣神,此时这位康采儿新闻集团董事长的语气,虽然平静而毫无波动。可她却已从这短短两句,听出了不容动摇的决意。

    “我明白了!”

    科伦娜深吸了口气,神色冷静了下来:“多谢父亲大人,为我争取的这段时间。半个月后,我会给家族一个答复。”

    等到结束视频通讯,科伦娜第一时间,就打开了自己公司的各类报表,尤其是财务方面的报告。

    可她只看了大约十分钟时间,办公室外就响起了敲门声。之后走入进来的,正是她的执行官助理杰弗里女士。

    “是有什么事吗?”

    科伦娜有些不解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是与公司有关?”

    由于她亲自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的关系,所以她眼前的杰弗里女士,实质性的履行着部分cEo的职责。

    不过现在,可是下班时间。

    “是莱芙药妆技术有限公司那边,有了新的情况。”

    杰弗里女士一副愁容不展的神色:“昨天阿尔法药业,向莱芙药妆技术有限公司报价了,总价格九点七亿联邦币。而莱芙药妆的几家大股东,也已经倾向于莱芙药妆的收购方案。”

    科伦娜不由霍然站起:“九点七亿?他们是疯了?”

    莱芙药妆的资产固然庞大,可其负债也高。五年来连续九款产品,都在市场上遭遇了滑铁卢,未能给公司供血。而本身花费巨资自建的营销体系,也连年亏本,成为莱芙药妆的巨大负担。

    所以他们评估的结果,四亿联邦币的报价就是极限。超过这一价格,就可能超出萨洛蒙美妆公司承受的极限。

    可这次阿尔法药业,却直接在这基础上,增加了百分之一百四十二的价格。

    这意味着他们之前长达一个半月,艰苦卓绝的收购谈判,彻底付诸流水。

    “疯了?可能吧。问题是,那位所谓的金融天才,手里有着超过我们数十倍的巨量资金。”

    杰弗里女士轻声一叹:“此外,他还是威严集团的董事会主席,有着足够的能力,整顿莱芙药妆的债务。之前的佐伊购物,改革者银行就是成例。所以,阿尔法药业能够的承受的收购架构,确实远在我方之上。所以我想请董事长,在慎重考虑一下这次的收购案,除非您打算动用家族资源。”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