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刀镇星河 > 第1173章财讯天眼
    张然很快就发现他的这些话,并没能缓解李梦琪的忧虑,后者依旧是眼神阴郁,神思不属的模样。

    张然见状不禁微一摇头,随后苦笑,他的妻子足够优秀,可一旦涉及到他们的孩子,她的智商就会直接降低到负数。

    这个时候,不更该担心他们在神庭星的大本营,甚至整个广成星域的安全形势吗?

    还有同船的那些老家伙——这些人在被关押的时候是很老实,张然也确信他们对张长治的能力,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认可,甚至是感激。故而张长治身为威严集团董事长的地位,暂时已无可动摇。

    可这些曾经执掌重权的家族长老,怎么都不可能甘于寂寞,任由威严集团被他们儿子摆布的。

    他敢打赌,如果将他们置之不理。那么最多十天时间,威严集团的内部必定会闹出幺蛾子出来——这些老家伙,可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而随后张然,就找到了引开李梦琪注意力的方法,

    “节目好像已经开始了,梦琪你不打算看吗?”

    李梦琪顿时将心中所有的杂念都全数抛开,再次看向了不远处的全息电视。

    他们这次之所以要求押送舰队延迟出发,正是为了这一期的财讯天眼。

    ——虽说自神庭金融中心事件之后,他们母子已经不止一次进行过视频通讯。可张长治的性格还是一如既往,对亲人之间的交流极不耐烦,许多话题都爱理不理。

    这让李梦琪略觉沮丧,也促使她将希望放在了财讯天眼这款节目上。寄望于艾薇儿·贝恩斯的毒舌,能够让她多少了解一下长治他的近况,又是怎样力挽狂澜,将威严集团从崩溃的边缘拉扯回来。

    ——她至今都怀疑自己是在做梦,眼前的一切,都难以让她生出真实感。李梦琪从不知自己的儿子,竟是如此的出色。

    ※※※※

    张信是在家中参与的财讯天眼节目——没办法,虽然艾薇儿·贝恩斯足够大牌,联邦广播公司的影响力,在所有视讯广播公司中,可以排入前十。可张信的威严集团董事长的尊贵身份,注定是没法前往联邦广播公司的总部接受采访的,只能由节目方屈尊。

    所以艾薇儿不得不花费三天的时间,从新洛阳星那边赶至神庭。

    不过这会儿她对神威张家的招待,还是很满意的。尤其神威山庄内的美景,让这位女主持人流连忘返。

    而在节目开始前,张信百无聊赖的在自己的座位上坐着,旁边则是一套专业的摄影仪器,以及相应的拍摄人员。

    至于艾薇儿·贝恩斯,则坐在一旁,由好几个化妆师围绕着,整治妆容。

    亏得是这间书房的面积足够宽广,大到可以容纳这一切。

    张信看的无聊之极,心想这女人可真麻烦。他看艾薇儿那边一时半会是不会有结果了,就干脆打开了个人终端界面,准备处理一些私人事务。

    这个时候,恰好太古律师行的股东合伙人埃尔森·戴德曼,有个视频信号接入进来。

    “司法鉴定已经出来了,法院方面指定的九位心灵专家,有六人认为贵公司的涉案员工,有被心灵干涉的迹象。尤其是李怒的鉴定报告,他确定我们的这些委托人在六年前到十年前的时间段,遭遇过心灵暗示,这将从根本上推翻联邦安全局对于贵公司的指证。”

    就在六天之前,心眼李怒抵达神庭——原本这位负责的心灵鉴定对象杰拉里·阿尔隆德已经被灭口,不过他对这次的军购弊案却很感兴趣,依旧不远万里的赶了过来。

    而以这位在心灵与念力上的权威,一个人就可以将其余所有心灵专家的鉴定结果否决。

    “不过这无助于您的父母与族人脱罪,伯纳迪恩认为,即便这些员工有被心灵干涉过,也没法排除是您这些族人实施犯罪的可能性。此外伯纳迪恩的专案组,主要的侦查方向,是你们家族与龙月人勾结,泄露我方科技与舰船信息的叛国案,据说那位,已经找到了许多旁证。所以现阶段,能够将他们保释出来,已经是我们能够做到的极限了。”

    “那么戴德曼律师,不知你有什么建议没有?”

    “如果能够做好弃车保帅的准备,那么至少您的父母,是可以全身而退的。”

    埃尔森·戴德曼看着张信的脸色:“当然这只是最不得已的选择,毕竟目前,是我方占据优势。如果伯纳迪恩负责的专案组,拿不出新的罪证,那么我一定会让他在法庭上,品尝溃败的结果。”

    “那就先这样吧!”

    张信微一颔首,表示赞赏:“如果贵行能够成功让我公司这些员工脱罪,我会发布消息,再次聘请贵行为我们集团的法律顾问。”

    埃尔森闻言,明显精神大振:“这真是一个好消息!本人代表太古律师行,对董事长的决定深表感谢。除此之外,也请董事长收下我们律师行的一件礼物,希望她能让您收获一次惊喜。”

    “礼物?惊喜?”

    张信早就知道这所谓的‘礼物’是什么东西,可还是配合的扬了扬眉,表示好奇:“不知是什么样的礼物?”

    而下一刻,他就望见了一张视频画面。那是一个沉睡在维生舱内的人影,全身都罩着能够限制念力的束缚衣。旁边则是六位全副武装的法警,穿着联邦军方制式的外骨骼装甲,手里拿着粒子狙击枪,指着维生舱内。

    “这是,那个施采薇?”

    “正是,为了这女人,我们这边颇费了一些功夫,可好在不辱使命。一个小时之后,她的押运船就会抵达神庭星一号船埠,需要您这边派人接手。”

    埃尔森神色肃然的提醒:“由于此事,我们是动用特殊渠道完成,而不是正常诉讼范围,所以就不收您的佣金了,不过必须提醒您的是,这个女人非常危险,即便高她一个等级的高端战力,也未必就能制得住她。”

    “很好,这件事,你的确给了我一个惊喜——”

    张信正要继续说话,却见艾薇儿·贝恩斯那边已经站起了身,他便只好收住了话头:“我现在要准备节目,稍后再聊。”

    等到他切断双方通讯,艾薇儿已然走到了他面前:“张先生,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当然!”

    张信点了点头,朝着自己对面的位置一指:“迫不及待了!”

    艾薇儿哑然失笑,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旁边的拍摄仪器,也恰时打开。

    而艾薇儿·贝恩斯在相互间问好寒暄后的第一个提问,就尽展其辛辣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