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施镇国还未等天亮,就登上了空地交通艇,来到了神庭星的三号船埠。

    而就在一个小时之后,一艘全副武装,搭载有四门‘捍卫者’主炮的战列舰,就缓缓停靠在船埠之外。

    等到施镇国踏上这艘战列舰时,就见那门廊之后,正有一位紧皱着眉头的职装少女在这里等着他。

    “你答应实在的太爽快了,张长治开出的那些条件,只同意一个,都已经很过分了。”

    “行了!我们没时间与他纠缠——”

    施镇国目不斜视,大步从少女身边走过:“我知道你很坚持原则,可现在恰恰是我们违反了规则,理亏的不是他。你如果有别的办法,可以让他结束舆论攻势,我乐见其成。”

    “你!”

    职装少女神色恼怒,随后又疾步跟在了施镇国的身后:“严人英进入总部也就罢了,这位无论是能力,功勋,还是资历,都已足够。虽然与神威张氏关系深厚,却能够在公务中,基本做到不偏不倚。可伊维尔那个刽子手是怎么回事?他就是张源豢养的一条狗,你不会不知道,张氏家族他们用伊维尔是想要做什么?”

    “你是担心,伊维尔特等监察官上任分部长之后,可能会对广成分部,进行清洗是吧?”

    施镇国平静的回应:“我知道你的想法,这同样也不是我愿意见到的,可事有轻重缓急,我们现在确实无力与张长治纠缠。那个混蛋,抓住我们的痛脚了——”

    说到这里时,他已经走到一间单人公务舱前。这位刷卡进入之后,就直接关门,将职装少女关在了外面。

    之后施镇国就又打开了视频通讯,而仅须臾之后,就有一个神色疲惫的军装老者,出现在他的面前。

    “镇国,你那边的情况怎样?”

    “我发给他的信息,是说感谢张长治先生的招待,他为我准备的五种甜点很好吃。而他的回复是这次的见面很愉快,并等待我的回礼。”

    ——这些话在外人听起来可能有些云山雾罩,可他们要的就是这效果。毕竟双方都是联邦政坛上的重要人物,所有的信息交流,都在司法监控下,不能不小心用词,以免被双方的敌人抓到把柄。

    “那边应该没问题,倒是我们自己这边,局势真的就恶劣到这个地步?”

    “相当的恶劣,太古律师行已经在准备为神威造船,以及神威运输的涉事员工翻案,估计时间就在这一两天内,我们必须阻止局面恶化。”

    军装老者摇着头:“当然这不是最麻烦的,你看看这些——”

    “这是?”

    施镇国仔细看了一眼,随后就瞳孔收缩,那赫然是一连串的失踪与意外死亡名单。

    “这名单,怎么会这么密集?”

    “这就是我今天调查的结果,也是我让你答应他的缘由之一。仅是近年,我们安全局探员的失踪与死亡率,超过之前至少百分之四十五。可有意思的是,这种异常,下面的人本来早该发现的,相关的报告,也早该递送到我这里。”

    军装老者说到这里,就神色怪异的问道:“你现在想到什么?”

    “之前那位圣使杀手团首脑亚历山德的能力——见知障?”

    施镇国语声似有迟疑也似难以置信:“2s?”

    能够影响到他与联邦安全局诸多实力强大的特等探员,自然不是亚历山德这样的超a级能够办到,那只能是2s,超越于他之上的存在。

    思及此处,施镇国不禁又倒吸了一口寒气。

    “更可怕的是,我们现在连我们的对手到底是谁都不清楚。”

    军装老者的眸中,闪现着丝丝冷芒:“所以回来吧,我们现在自顾不暇,确实没必要与他纠缠。威严集团的那个小子,虽然狂妄,可他现在确实不是我们的敌人。”

    而这位不知的是,就在同一时间,位于地球联邦近乎无垠的广大疆域中,某个看似荒凉的星系内。一位坐于水晶王座上的红发青年,蓦然睁开了眼睛。这位的神色,先是有些惊奇,随后就现出了古怪的笑意。

    “居然这么早,就察觉到了吗?”

    也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水晶王座下。那是一个拥有着瀑布般长发的少女,五官精致,脸庞白皙,有着长长的睫毛,好似找不到一点瑕疵。

    不过这位脸上的神色,却是诚惶诚恐。

    “是属下等人无能,将主上您惊醒。”

    “无事!”

    那红发青年不在意的挥了挥手:“是发生了什么变数吗?我感觉到,我们的计划似乎不是很顺畅。”

    “确实出了一点变故,张然与李梦琪之子归来,接手了威严集团。”

    那少女用清澈动听的声音解释道:“原本我们以为这个家伙,是很容易解决的。可结果——”

    “结果不但被他成功解套,将威严集团拉出泥潭,更在军购弊案一事上,倒被反攻算是吗?”

    红发青年在身前虚化,眸中有无数的数据闪过,显然是在查阅着最近的情况,

    “正是!”

    少女满脸的羞愧,将螓首匍匐在地:“请主上责罚!”

    “居然发展到这地步,可真有意思。不过大概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看来是情报方面出了问题,我们低估了神威张家的实力。”

    红发青年神色平静,笑着看向了少女:“这一次的失败,你确实是有责任,可还没到必须要责罚的地步。如果你感觉羞愧,那就去神庭星,去亲手把这个错误挽回吧。神威科学院的那件东西,我希望能尽快得手。营州星域方面的海盗之乱,也必须在一年之内,扩展到广成星域不可,而神威张氏,这是必须除去的障碍,”

    “我亲自前往吗?”

    那少女有些意外:“可之前不是说,必须要控制影响,尽量不要显露痕迹。”

    “没必要了,九大王脉虽然不知究竟,可都已经在紧锣密鼓的准备。联邦安全局那边,看来也是瞒不住了。好在这个时候,差不多也接近于图穷匕见。”

    红发青年微一挥手:“所以月缡,这一次你没必要遮掩,也无需保留,尽情的使用你的力量就好。我看这位神威新王,并不是只用规则内的手段,就可以除掉的家伙。我也不希望,因为这件事久拖不决,被我的那几个兄弟嘲笑。”

    “所以需要尽快在**上抹除?我明白您的意思。”

    少女神色肃然,用手按住了腰间的一件奇异武器:“您的意思就是我的使命,请主上静候佳音。最多两个月时间,我一定会带回张长治的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