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刀镇星河 > 第1164章识时务者
    仅仅一个小时之后,张妍等人都脸色苍白的趴在了重力室的地板上,身上汗如雨下,如死狗一样吐着舌头,重重的喘着气。

    张妍好不容易恢复了点,就很是恼火的冲着张信发出怒吼:“长治哥你是恶魔吗?这简直就是欺负人!我要告你违反人权法案,用念力强制他人行动,这就是犯罪!”

    “你大可以去告,只要你能成功的走到法院。”

    张信语声冷如冰霜:“只是要让你们体会一下,如果没有足够的力量傍身,你们只能是强者眼中的蝼蚁这一事实而已。面对能控制你们思想与行动的念力师,家世与财富,可没法给你们带来半点帮助,”

    “可这点我们早就知道了啊!”

    张妍身边一个少年苦着脸道:“没有了家族作为依靠,我们现在什么都不是,如果威严集团倒下,我们可能连命都保不住,所以我最近也一直都很努力的学习,修炼来着。”

    张信认出这家伙名叫张长歌,是血脉比较亲近的堂弟之一。

    要论到智慧与才能,这些后辈中,自然是以张神意为首。可要说修行上的天赋,此子却是这一代中最顶尖的,

    “是吗?今天你张长歌迟到了整整十五分钟,这叫很努力?威严集团的日子才好过了一点,就又故态复萌了是么?”

    “才没有,我昨天可是加练了一整晚!其他人也差不多,只是——”

    张长歌说到这里,又生出了迟疑,欲言又止的看了张信一眼。

    张妍却毫不客气道:“谁知道你会来的这么早啊?张长治你以前可从来都没有准时过!而且谁会有兴趣,听你来指点武道与念力修行啊,换成是白骑士还差不多?我们能赶过来捧场就很不错了。”

    她似乎又有了力气,再次撑起身:“你还有脸说别人?你自己呢?我们好歹也是有修为的人,长治哥你却是战斗力都不到五的渣滓。对了昨天晚上,你还通宵游戏直播。”

    张信闻言之后,神色才略微好看了一点:“以后记得别迟到!我现在能够抽出这一点时间出来,已经很不容易。这是你们的福气,一旦错过了,你们以后会后悔。”

    可张妍明显不这么看,哼哼的说道:“什么叫做我们的福气?为何以后会后悔?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承认你在商战上还是有一手的,可武道念力,还是算了吧,我们都各有劳师。”

    张信眼神危险的看了张妍一眼:“我想神庭星上的任何武道与念力师,都及不上一位3s的教导。”

    “3s?噗嗤!”

    张妍不禁笑了起来:“哥现在你多大了,怎么还这么中二?你如果是3s,那我肯定是四阶——”

    可她语声未落,众人就只听‘滋’的一声声响。张妍直接被一道闪电劈中,整个人麻痹在原地。

    而更可怕的是,张妍紧接着又动作僵硬的从地上站起,一步一跳的走入到了一旁的‘电疗室’里面。

    仅仅十秒种后,里面响起了更多的‘滋滋’响声,以及一个少女狼哭鬼嚎的声音。

    张信则听如未闻,和煦的笑问在场众多的张氏子弟:“你们也与她是相同看法吗?”

    张长歌不仅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就拨浪鼓一般的摇着头。心想妍妍她果然没有说错,他们这个兄长,就是一个恶魔。

    只是他心里也有疑惑之意,心想这家伙究竟是怎么办到的?是他部下出的手吗,可这附近也没看见有很厉害的人在。只是张长治身边跟着的这些保镖,可没法控制住他们。

    “很好,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是你们首先要明白的道理。”

    张信满意的点了点头,最后又在个人终端里面操作起来:“休息半个小时,期间你们可以物疗室,借助器械与推拿恢复。然后按照我给你们的这套动作练习,这里必须提醒你们,练习的时候动作一定要到位,也不能偷懒。否则的话,后果你们承担不起——”

    只是他才刚说到这里,就又微微皱眉。这是有人给他发来了消息,其中一位是施镇国,这位已经全盘同意了他的要求,不过因另有要事的缘故,就不再赶来神威山庄与他一晤了。

    而另一位,则是克劳德·德·韦尔顿。

    这位是赶来神庭星的用意有二,一是作为中介,调和他与联邦安全局的冲突;二则是想要挽回事态,避免神威张氏彻底倒向人民阵线。

    如今这两个任务都已完成,这位同样有无数事情要做的联邦众议院副院长,同样没有了待在这里的理由。

    不过这位就在神威山庄内,在克劳德临行之前,张信身为地主,还是必须出来送行的。

    只是他面前这群小混蛋——

    可很快张信就不用为此发愁了,此时一道全由念力构成的人形虚影,出现在他的身侧。

    “你有事的话,就过去忙吧。把你的那套动作给我一份,我会盯着他们的。”

    张信不由剑眉微扬,回望身后。发现这来者,正是身躯还躺在神威科学院的张铭,他当即一礼:“见过曾叔祖!”

    没办法,这个人的寿命有好几千岁,甚至还超过了庄严。

    “你是现任的家主,没必要这么多礼。”

    那张铭不以为然的摇着头:“如果要讲究这些繁文缛节,我现在也该对你大礼一拜了。这次我能醒来,应该是你做的手脚吧?感觉比之前轻松了许多,自从我那次重伤以来,就再没有这么好的状态了。”

    张信则是微微一笑:“曾叔祖的这种伤势,我以前见到过,自作主张,还请曾叔祖不要见怪。”

    张铭则洒脱的一挥手:“怎么会见怪?感激都来不及。虽然我很好奇,你是怎样在短短十年之内,拥有这样让我都感觉畏惧的修为,还有这等神奇的手段。不过接下来时间有很多,你先办你的事去吧。”

    张信对张铭能看出他的修为水准,没有半点意外。一方面是之前他在科学院,为张铭疗伤的时候,已经露了马脚;二则是张铭现在使用的念力放大装置,可以让这位在神庭星的周边,拥有着接近于二s级的实力,能够察觉到他的部分根底,半点都不奇怪。

    当下他也不再与这位张家的宿老客气,直接转身就走。

    而张铭则是定定的看着张信的背影,半晌之后,才一声轻叹:“不想我神威张氏,居然还有着这样的造化。”

    随后他又看向旁边的一众少年:“好好练习!家主他说的没错,能够得到他的指点,是你们毕生的幸事。我想这整个联邦,可能就只有不到三十人,能够在武道与念力方面,凌驾于家主之上了。”

    张长歌等人,却不仅暗暗叫苦,心想他们与其被张铭这个老祖宗盯着,那还不如换成走掉的那个恶魔了。

    此外他们也觉惊异不定,心想张长治他有这么厉害吗?整个联邦只有不到三十人能够凌驾于家主之上?这岂不是说,张长治现在很可能已经接近2s?

    可是凭什么?就凭这家伙天天熬夜玩游戏直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