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刀镇星河 > 第1158章 讨价还价
    “这个很难办,我们内部施加压力可以,但未必就能达到你想要的效果。您应该知道,加韦恩·布拉克副局长的身后,有多大的力量支持。”

    施镇国神色平静,张信的这个要求,可说是早在他预料之中了。

    “可我想无论是人民阵线,还是社民联盟,都不希望他待在这个位置上不是吗?如果在这个时候,东风都压不倒西风,那我真是无话可说了。不过我想这场风暴如果继续下去,对各方都没有好处。总而言之,在加韦恩倒下之前,舆情方面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平复的,”

    张信微微笑着:“然后第二个要求,你们联邦安全局的广成分部长严人英特等监察官,已经在广成分部任职五十六年,为我们广成星域的和平安宁,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我想他有足够的资历,进入联邦安全局总部,承担更重要的责任。还有伊维尔特等监察官,我看好他能接手严人英特等监察官的重担。”

    “这绝不可能!”

    施镇国微一摇头:“联邦安全局内部,自有升迁选拔的程序与制度,不会受外界的因素所影响。”

    张信懒得跟他争论,继续说出第三个要求:“此外我希望联邦安全局,能够根据我方的意志,更换军购弊案的办案人员,并在接下来的调查中,保证最大程度的中立。对了,还有监狱,新泽西星的空气质量不好,对我亲人的身体有碍,我希望你们能够将关押地,转移到地球母星的x1号监狱,或者新洛阳星的x9号监狱,这对贵方而言,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施镇国这次倒是神色平静,却没有再说出反驳的话出来。相较于前两个条件而已,这第三条应该是最容易达成的。

    张信则继续说道:“第四个要求,允许我对父母与族人们保释;第五个要求,也是最后一个,关于近日‘雷霆之怒’的军购招标。我希望你们联邦安全,能够帮我们的神威重工拿下这一订单。”

    “简直荒唐!”

    施镇国一声嗤笑,面上微现嘲讽之意:“张先生,我这次代表联邦安全局,是怀着最大的善意而来。这可不表示,阁下这次可以对我们狮子大开口。”

    “善意?我可感觉不到什么善意。”

    张信摇着头:“据我所知,你们直到两天之前,可都没有与我和解的想法。几天以来你们关于神庭金融中心的调查,与其说是针对杰拉里·阿尔隆德这个犯罪者,倒不如说是在想尽办法为他脱罪。你们是打算寻找证据,然后将这一次的过错,转嫁给我们这样的无辜者不是吗?还有,我与外界的通讯,威严集团的所有资金流动,至今也都在你们的监控之下。还有,就在塔林星,正有上万名贵局的探员,正在翻查着关于我公司的税收报告,交易合同等等。我就想问施局长一句,你们找到可以作为反击的弹药没有?”

    “那天章长佑就在神庭星,这可是事实!我们也有理由怀疑,当天你与他见过面。至于你们之间的关系,通过基因对比就可以确证。”

    施镇国面色清冷:“我想张先生有必要认清楚一点,您可能对联邦安全局的力量,仍心存轻视。而你的威严集团,也绝非是无懈可击。不要怀疑我们的决心与意志,将我们彻底激怒的后果,哪怕是作为神威新王的张先生你,也一样承担不起。”

    “是吗?那我期待着!”

    张信嘿然冷哂:“可我也有一事想要提醒阁下,神威集团目前的敌人,只有你们联邦安全局的现任领导层。与整个联邦安全局为敌,这是何其愚蠢?”

    “二位!二位!”

    克劳德再次插言:“我希望这是一次友好的交涉,请两位保持绅士风范好吗?像你们这样互相威胁,根本就无助于解决问题。”

    他说话的时候,也摊了摊手,表示很无奈:“施局长,你的话我其实很不认可。联邦安全局不是你们的,也不是我们的,而是属于国家所有。它无论做出任何的举措,都必须遵从于法律。而且我这个侄儿,既然能够从荆棘中走出来,又怎么可能畏惧你的威胁?难道他之前的处境,还能够更糟糕吗?还有长治,我也感觉你的要求有些过分了,联邦安全局不是你能够任意敲诈勒索的软蛋。我知道你有着足够的底气,可以应付安全局可能的反击,可长治你该为此付出多少代价?你得知道,这些混蛋只要随便给你炮制一个罪名,就可以让你名下的许多企业,暂时停止运营。”

    施镇国的眉眼微微抽搐,听出了克劳德后一句暗恨的讥讽。可他忍耐了下来,只要这个该死的家伙能够将张长治说服,那么这些许言语上的冒犯,他可以容忍。

    “确实很可怕,不过——”

    张信依旧冷笑看着对面:“你们说我现在,究竟有什么地方要求到你们联邦安全局?所以韦尔顿叔叔,现在的球并不在我的脚下。”

    克劳德不由若有所思:“长治你说的有道理,施局长,不如你先还个价如何?”

    他想至今为止,威严集团的绝大部分资金已被解冻,在经营上已经恢复正常;而军购弊案方面,随着总统府的插手,情况也在好转。就目前阶段,还真没什么需要联邦安全局帮忙的地方。

    “无论是对加韦恩·布拉克副局长施加压力,还是军购弊案的事情都好说。甚至我们可以保证,让加韦恩他引咎辞职。跟你说的另外两件事,无论如何都不可能。”

    施镇国面如锅底,语气强硬:“如果张先生你依然要得寸进尺,那么我们这次谈话,就只能到此为止了。”

    张信却哑然一笑,将一份纸质文件,放在了施镇国的面前:“我想在局长阁下做出决定之前,不妨先看一看这份文件再说!”

    施镇国闻言,不由惊疑不定的打量了张信一眼,随后当他拿在手中翻看了一番之后,却是瞳孔骤然收缩,脸上也血色褪尽。

    “我希望由你们安全局内部人士出面,重启相关事项的调查。”

    张信又拿起了一只苹果,然后一口就咬了大半只:“所以我对于你们安全联邦局,依然是保持着友好态度的不是吗?至少还为我们之间,留了许多余地。”

    施镇国则是深深一个呼吸,语声冷凝:“我怀疑它的真实性,即便是真的,阁下也一定动用了非法手段。”

    “真实性你大可去证实。”

    张信明显有恃无恐:“这当然没法作为呈堂证供,可如果这份文件中的信息有媒体泄露出去,你该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实在不得已,我也可以让律师行向最高司法部申请,调阅你们的相关行动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