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刀镇星河 > 第1157章副局驾临
    “原来如此”

    张信随手翻了翻谢莉尔整理的捐款名单,发现果然就如后者所言。那些捐赠金额较多的,无不都是之前两个月,主动与威严集团拉开距离的家伙。

    既然站错了队,那自然就该付出代价。

    而这多出来的二十四亿资金,无疑更有利于他下一步在营州星域的步骤与行动。

    这让他略有些后悔,可能之前制定酒会邀请名单的时候,过于严格了。如果能再多放一些人进来,说不定还可以多筹集几亿资金。

    “之前制定的黑名单,还有这几位。”

    张信随手在这张电子文档中的几个人名上画了画:“一个月时间内,我要让他们破产,或者身败名裂,能够做得到吗谢莉尔”

    这些家伙,吃着他们神威张氏的饭,却三心二意也就罢了。在他给了机会之后,居然还如此吝啬,不舍得花钱消灾,这是当张长治这个二世祖,会心慈手软吗

    “如果能够动用整个财阀的资源,那么在正常的情况下,是可以办到的。可我们还不知道,您的敌人会否助他们一臂之力,力度如何。”

    谢莉尔挽了挽耳前的发丝,神色自信:“不过我有十成的把握,让他们在广成星域没有立足之地。”

    “这就足够了,总之我不想再看到他们,还留在神庭星。”

    张信满意的一笑,随后就大步往前,走到了神威山庄的大门处站定。他这可不是要送客人离去,而是要等待两位客人。

    今日参与慈善晚会的宾客,尽管也有一些家世实力都很不俗的大人物,可还远不足以让他这个威严集团的董事长另眼相看。

    也就在大概三分钟之后,一支由100多辆磁悬飞车与军用装甲防护车组成的浩荡车队,缓缓停在了神威山庄的门前。

    随着最中央的那辆加长版豪车放下阶梯,一位气质如鹰一般冷厉的中年,当先走了下来。后面还跟着一位一身军装打扮,年貌约在四十岁左右的,身躯魁梧异常的人物。

    前者正是他之前有过数次视频交流的克劳德德韦尔顿,而后面那位,张信也见过他的3d照片,那正是联邦安全局的另一位副局长施镇国。后者军人出身,退役前曾有着中将军衔,此人也一直都以此为荣。

    张信前迎数步,与克劳德握了握手,面上满是歉意的笑容:“抱歉,抱歉这次本该是晚辈前往船埠迎接两位才对。可这边的慈善晚会早就在媒体上公开了,几个慈善机构也很期待,我身为主人,也不好缺席,实在对不住。”

    克劳德闻言哈哈大笑,给了张信一个亲密的拥抱:“没必要为此道歉的长治,按照古人的说法,我们这叫做不速之客。没有事先约定就匆匆赶来,怎么能怨主人招待不周何况以我们两家的关系,实在没必要这么客气。”

    张信此时,却已把目光看向了他身后的施镇国,同时伸出了右手:“您好,中将先生欢迎光临神威山庄,希望您能宾至如归。”

    施镇国则先以审视的视线看着张信,之后就莞尔一笑,也用力握住了后者的手:“张先生您好贵家这座山庄,可是早在万年之前,就以风景绝佳而闻名联邦。能到这里做客,施某不甚荣幸。”

    当三人在山庄内部的某间书房内分宾主坐下之后,施镇国就直接进入了正题:“张先生,这次我是奉我们撒切尔局长的使命而来,想要询问先生,关于神庭金融中心的那场风波,你要怎样才肯罢手”

    “罢手”

    张信神色不解:“抱歉,我不懂施局长这句话的用意。神庭金融中心已经是几天前的事情,何来罢手之说”

    “可这几天以来,媒体上针对此事的讨论,不但没有半点降温的迹象,反倒还有扩大波及面的趋势。”

    施镇国神色冷然道:“我们想知道,究竟是谁在这件事上兴风作浪。我猜贵公司,为了收买这些媒体,至少已经花费了十二亿联邦币”

    张信不由眯起了眼睛,目里面透出了不满之意:“施局长,有句话叫做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如果你们联邦安全局,有查到我们收买媒体的证据,大可以诉之法庭,或者直接逮捕问罪。可如果是这种无端的指责,我是不会接受的。”

    施镇国气息一窒,一声轻哼。要说证据,他们怎么可能有证据

    威严集团的人也没有可能直接收买,只是洒出大量的金钱,给予这些媒体更多的广告合同而已。

    “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心知肚明我只是想说,如果任由这舆论风向,继续恶化下去,会影响联邦安全局在人民眼中的形象,这对安全局的绝大多数职员是很不公平的。我希望张先生,您能够即刻停止这样的举动。”

    “可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中将先生,如果不是你们联邦安全局做事情有疏漏,又怎么可能会发生神庭金融中心这样的事情那些新闻媒体与政论节目,又哪来的那么多的旧账可翻,又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弹药攻击你们联邦安全局”

    张信悠然自得的拿起了一个苹果,放到嘴边啃着。他很喜欢地球联邦的这种水果,不过这次的吃相却很斯文。

    “你们只说这对安全局的绝大多数职员不公,可难道就没有想过,你们安全局的非法取证,非法搜查,对于我本人,还有我所有家人的伤害”

    施镇国不禁皱了皱眉,在临来之前,他就已经意识到这位神威新王绝不是一个好对付的家伙。

    可却绝未想到,这家伙居然连半点想要与他们谈判的意思都没有。这个家伙,难道一点就不惧怕真正激怒联邦安全局全体的后果

    而在稍作凝思之后,施镇国不由自主的,往克劳德德韦尔顿的方向看了过去。

    后者见状,当即微微一笑:“二位,我们这一次会面,就是为解决问题来的。我想你们这样针锋相对,永远都没可能谈出结果。长治,你们威严集团到底想要什么,不妨先开一个价格,然后看看联邦安全局那边,能不能接受。”

    张信看了这位一眼,随后才正襟危坐,面上多了几分认真之意:“罢了这次就看在韦尔顿叔叔的面子上。”

    他目视着施镇国,语气冷淡而不容置疑:“首先第一点,我不希望那个家伙,还坐在现在的位置上。我很不明白,作为主要责任人之一,他为什么还不引咎辞职我想你们联邦安全局内部,也应该恰当地给予一些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