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刀镇星河 > 第1152章副幕僚长
    那位年轻人一边说着,一边随手将两张电子公文,投影在这位特等军装探员的面前。因他的步伐太快,后面的几位监狱方面管理层,暂时没法看清楚里面的内容,不过那首席**官与联邦安全局局长的公章,却是再清晰不过了。

    再考虑到眼前这些人的身份,这两张文件的真实性,根本无需质疑。

    而仅仅一分钟时间之后,这群人就立在了有着李梦琪铭牌的囚室之前,

    “你们谁是这一层的管理人员劳烦请把门打开”

    说出这句话的,乃是这些公职人员的为首者,此人身躯高大威猛,气度严肃冷峻,顾盼间也是威势十足。

    可后方跟随着的几位军装探员听了之后,却明显一阵迟疑,在原地面面相觑。

    那位秃发探员则是面色铁青道:“你们要见他们可以,不过伯纳迪恩克拉克斯特等检察官有过命令。让我们监狱管理方,阻止所有军购弊案的嫌疑人接触外界资讯。无论任何人,任何形式的探监,都不得携带任何形势的资讯信息入内,以免影响军购弊案的调查”

    “有这种事可我没听说过有这样的法律条文,目前李梦琪等人,依然只是犯罪嫌疑人身份,而不是犯下叛国罪的罪犯。在法院确定他们的罪名之前,政府方的任何权力机构,都必须尊重他们的基本人权。”

    依旧是那位青年,冷笑着开口:“如果真是克拉克斯特等检察官的命令,那就请将相关公文出示给我看我倒真想要看看,这位以能力著称的检察官,是如何践踏我们联邦的宪法”

    秃发探员等人不禁一阵哑然这样的公文,他们即便有,也是无论如何都没可能拿出来的。

    “既然拿不出来,那就请尽快开门。关于我们携带的一些资讯,也请诸位放心,都是经过最高法院司法审核的信息,确定都与军购弊案无关。”

    见眼前几人依旧在迟疑,青年不由推了推眼镜,加重了语气:“我不知道你们几位,与现任联邦安全局副局长加韦恩布拉克有什么样的关联。可我想要提醒你们的是,这位副局长如今已经自身难保。而我们的boss,今次是奉总统使命而来,时间有限这可是现任联邦总统以及人民阵线主席的意志”

    仅仅十秒钟之后,李梦琪的囚室外门,就在众人的注目中缓缓打开。

    室内的这位少妇在望见众人之后,明显是有些意外。而她首先注目的,正是那位身材高大的中年。李梦琪认得这位,如果她没记错,这一个多月也没发生其他变故的话,这位应是担任着总统办公厅副幕僚长的公职。

    “你是,韩择”

    “是我”

    那韩择笑了笑,在李梦琪的面前坐了下来:“三个半月没见,夫人您看起来略有些憔悴。”

    “憔悴这种环境下,在所难免吧昨天我照了镜子,感觉自己已经老了十岁,”

    李梦琪自嘲的笑笑,随后目中又泛起了一抹针一般精芒:“我很好奇,身为总统亲信人物的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是奉哪一方的使命而来”

    韩择清晰的感应到了这位少妇眼中的敌意与戒备,还有那依旧稳如磐石的精神意志。他面上先是浮现出了几分惊叹,随即就微微摇头:“夫人不要误会,我不是你的敌人。在我们谈话之前,请夫人先看一看我带来的这些最新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李梦琪的语气有些狐疑,此时不但没有放下防备,反而眼神更加的锐利,

    毕竟最近这一个多月来,那些络绎不绝前来劝降的人们,可无不都是用我不是你的敌人这一句作为开场白。

    “是关于令郎”韩择的面色温和:“我想您看了这些信息之后,会有益于我们接下来的谈话。”

    李梦琪的面色,顿时更加苍白,她本能的以为是张长治,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不过她接下来再未多言,直接将韩择递送过来的那枚数据储存芯片拿在手中,以自己的个人终端读取。

    这十几天时间,伯纳迪恩全力封锁着她所有接触外界消息的渠道,让她陷入了巨大的不安当中。对于威严集团目前局面的担心,尤其是关于张长治安危的忧虑,几乎就快要将她压垮。

    所以这数据芯片里面,无论是再怎么样糟糕的消息,她都想要在第一时间去掌握。

    可出乎李梦琪意料的是,被她个人终端读取的这些资讯,并不全是张长治的负面新闻。

    尽管后者在这神威张氏正值艰难境地,父母也被囚禁之时,居然还有闲心去玩游戏一事,让她颇感很恼火。可当看到那豪赚百亿的新闻标题时,还是精神威振。

    而等到翻阅到最后,李梦琪的神色已经有些恍惚。她怀疑这些新闻,是否真实考虑到她目前的处境,他们的敌人确实有可能采用这样的方法,对她进行欺骗。

    可如果是真的,那么做下这些事情的张长治,简直就不是自己的儿子。

    “这很匪夷所思其实不久之前,我也感觉很惊讶。令郎在这场事件中的表现,完全配得上他头顶上的王冠。”

    韩择语声诚恳:“我相信最多半天之后,他们对你的信息封锁就将失效,夫人也有的是办法证实此事的。”

    李梦琪已经稳住了心神,她当然知道该如何辨识真假。

    如果这场金融中心事件是真,也就意味着,无论联邦安全局还是司法部,都将面临着舆论上的巨大压力。如今威严集团的局面,虽未接近逆转,可也即将面临极大程度的改善。

    而那位特等检查官阁下,也再没可能有足够的力量,来封锁她与外界的联系。

    “传威严控股或有意收购营州改革者银行加上之前的佐伊连锁购物与万家能源公司,我想你应该是为此而来吧长治他准备介入营州”

    韩择当即赞叹:“不愧是夫人您果然抓住了重点,事实上就在之前不久,总统大人与张长治先生,才有过一次长达半个小时的交谈,”

    “原来如此”

    李梦琪神色复杂,似在感慨,又似在欣慰:“那么总统大人,或者长治他,可有什么话带给我”

    “没有”

    韩择笑了起来:“张长治先生他很谨慎,只是要求总统先生派遣一位亲信,探看所有军购弊案的涉案人至少三分钟时间。而除此之外,我还有巡视x2号监狱的任务,总统大人想要我过来看看,这边有什么不合规之处。”

    李梦琪听到这里,不禁唇角微微上扬。

    这个时候,也的确不需要多余的话了。身为总统特使的韩择到来,就已经足够向所有相关人等,传达一个强力的信号。